良心使我不能再沉默


【明慧网2005年2月16日】前几日,中央电视台播出了所谓的在监狱没有迫害、折磨大法弟子的报导,并攻击大法,这纯粹是在颠倒黑白,目的是为了掩盖真象。中共中央政府内部下文件迫害法轮功学员之后,在各个监狱、劳教所展开了大规模、有组织、有预谋的惨无人道的迫害。现在罪行被揭露出来了,却又竭力的去掩盖,反而将事实的报导诬陷为造谣,真是贼喊抓贼,充分的揭露了邪恶无耻的流氓嘴脸。

我是一名天津市大法弟子,经历了一段时间的劳教生活,亲身经历了劳教所的邪恶环境,亲眼目睹了许多对大法弟子的血腥迫害。而这种迫害正是江××等一伙邪恶之徒利用手中的权力,利用一批恶警利欲熏心和踩着别人以便自己升迁的变异心理展开的灭绝人性的迫害。

在天津市双口劳教所,每个大法弟子一进所,首先被强制“过轮”,白天被迫干活,晚上遭受一夜一夜的毒打和折磨,有的人被打得奄奄一息,浑身上下都是青紫的。大法弟子周向阳,2000年被邪恶绑架进双口劳教所之后,因为不配合邪恶的所谓“转化”,双口劳教所一中队中队长用电棍、警棍整整折磨了他一晚,将电棍伸到他的嘴里,电得他的舌头上到处都是烧焦的伤痕,嘴肿了很大。

双口劳教所恶警扬志秋指使刑事犯折磨一名刚入队的大法弟子,用拳脚、棍棒猛击他的腹部,用木棍压他的小腿肚的肌肉,致使腹部被打得淤血,肚中有一大块硬邦邦的肿块,小腿肚全是黑紫的,肿得跟柱子一样粗。即使这样,恶警郎涛还逼着他在操场跑步,后来又纵容刑事犯逼他举着手,两根香烟在他的手上一点一点的着完,手上两排血泡,屋里都是一股人肉的糊味。

大法弟子唐坚,在双口劳教所一中队就遭到恶警的残酷迫害,后来调到五中队后开始绝食抗议迫害,恶警杨志秋许诺刑事犯王化明减期,怂恿他迫害唐坚。王化明大冬天把唐坚身上浇透凉水,将电扇开到最大吹冻他。恶徒王化明还灭绝人性的往唐坚嘴里灌大便、吐痰,拳打脚踢更是经常发生。恶警杨志秋不但不制止,还让人把唐坚所在监舍的玻璃用纸糊住,纵容王化明继续迫害唐坚。唐坚被折磨得骨瘦如柴,在2004年被折磨致死,死时身上都是伤痕。

2003年春节过后,天津市劳教局下达了转化一名法轮功学员给若干奖金的邪恶政策。在利益的驱动下,在天津所有的劳教所都开始了新一轮最惨无人道的针对大法弟子的迫害,双口劳教所购入了大批的电棍、警棍,准备了大量的刑具,各种《劳教条例》中不允许用的刑具都用上了,拳打脚踢是最轻的了。

恶警杨志秋调到一中队任教导员,将各队坚持不写悔过的法轮功学员分批调到一中队迫害,一万五千伏的电棍一用就是好几根,人被电在地上翻滚,惨叫声不绝于耳。

很多学员连续一个月甚至更长时间不让睡觉,一打盹,拳头棍棒雨点般的袭来。恶警逼着大法弟子保持一个姿势不动,一动就用烟头烫,用警具打。

恶警用细尼龙绳将人五花大绑,绳子都深陷到了肉里。即使是绝食的学员,身体已经非常虚弱了,恶警仍不顾其死活,对他们进行各种体罚和迫害。有的学员被打得嘴里吐血,昏迷,墙上留下了斑斑血迹,这就是所谓的“全国模范劳教所”里发生的事情。

就是因为坚信真、善、忍,就是因为想向政府反映实情,一批又一批的大法弟子被绑架进了劳教所、监狱这些邪恶势力的黑窝。因为对法轮功学员的转化与干警的奖金挂钩,这种惨绝人寰的迫害,不仅在双口劳教所经常发生,在其它劳教所、监狱,也是相当普遍的。所谓的《劳教工作条例》,实际上还不如一张废纸。

在劳教所中有这样一句话:白天不懂夜的黑。恶警迫害大法弟子往往是在天黑了之后,这恰恰说明了他们心理的霉暗,所作所为是多么的无耻和怕曝光。但是纸里能包住火吗?几十万大法弟子被关进监狱、劳教所,只要你坚持真理,就会受到方方面面的迫害和折磨,有哪个坚信大法的大法弟子没有遭到过毒打或者不让睡觉,或者被加重劳动量,或者其它变相的折磨和迫害?这么多人的嘴邪恶能堵上吗?更何况一千三百多有名有姓有地址可查的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

那血淋淋的事实,一具具满身伤痕的尸体和许多被打伤致残的大法弟子这样惨烈的事实是根本无法掩盖的,而且这种对人的生命的无理的灭绝人性的践踏仍在进行着,仍有大法弟子被邪恶迫害致死,这种迫害必须被制止。我作为一名大法弟子,良心不能使我再沉默,我应该将这些真象告诉世人,揭露邪恶利用其控制的媒体竭力掩盖下的这场血腥的迫害。

一个被江氏集团操纵的政府迫害人民,而且是迫害死那么多的好人,使多少本来幸福的家庭妻离子散、家破人亡。这种迫害却还被其所控制的媒体在竭力的掩盖,甚至还在不知羞耻的竭力的在美化,多么邪恶呀!但是真象是绝对掩盖不住的,邪恶永远压不住正的。这是必然的。犯罪者必将为他们所做的一切恶事负责,必将受到法建和历史的审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