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自曝酷刑 新华社此地无银


【明慧网2004年12月31日】新华社、人民日报和中央电视台等等中共“喉舌”近日一起开动,否定对坚持信仰的法轮功学员进行的酷刑迫害。其手法是,把揭露酷刑的受害人劫持在手,经过三个多月的再次酷刑折磨,然后让受害人公开否认酷刑的存在,并感谢监狱对自己的“关心 ”。且不说这是恐怖分子的手法,单单就酷刑本身,就是欲盖弥彰,这可以从人民网2004年12月7日转载的一篇文章中得到印证。

12月7日,人民网转载了《半月谈》杂志的一篇文章:“半月谈:抗争1500天河南杀人喂狗案疑窦重重”,详细介绍了公安警察为了破案立功利用酷刑折磨受害人的详情,并在编后语中称这种情况“司空见惯” 。

*屈打成招

文中写道:“不堪折磨的江建新开始胡乱招供,刑警队也宣布对江、高二人刑拘。江前前后后共供述了好几种‘杀人’经过,可刑警到江交代的所谓作案地点去调查后,均一无所获。遭到几次‘愚弄’后,办案刑警又一而再地上强制措施,最后江建新供称……”如果说这里的“折磨”、“强制措施”没有明确酷刑的方式,且看以下该文的详细描述:

*坐铁椅子、“车轮战”刑讯

“在刑警队的16天16夜,不间断的讯问让原本魁梧的高铁钢体重骤然减轻了近20斤。据高铁钢回忆,刑警三中队队长贺大勇多次对他威胁:‘我们是一个集体,对个人实行车轮战,就是铁人早晚也会招供的。说吧,免得皮肉受苦。我就不信你是铁嘴钢牙!’贺大勇等6人轮流换班,用野鸡毛捅高铁钢的鼻孔,拿螺丝刀猛敲瓷缸,凡此种种不断袭扰,目的只有一个,让他不能睡觉,让他承认自己杀了人。白天、黑夜,高铁钢就在那把铁椅上受审,身体就像一堆泥瘫在椅子上,稍一打盹就要遭到办案刑警一番拳打脚踢。每次他昏迷之后醒过来,总会发现脸上、头上被打肿的印迹,身上满是从洛阳警校留念字样的瓷缸上敲下的白花花的碎末,总会听见刑警们叫嚷:他妈的,你想把秘密带到棺材里去吗?你就是死了进了棺材,我们也要把棺材盖撬开,让你把秘密说出来再去死!只要能挤出口供,什么手段都能用,车轮战术、体罚都可以用!”这种卑鄙而残酷的手段,几乎所有被非法劳教的法轮功学员都经历过。

*烟头烫手

“就在高铁钢被刑警三中队抓去的那天清晨,江建新也被抓去接受‘突击讯问’。二人被关的地方仅隔两间屋子,每天高铁钢都会听到从江建新那边传来鬼哭狼嚎的声音。后来,江建新在有关诉状里这样不堪回首地写道:我的左手背被刑警用烟头烫伤流脓,头顶一大片头发被揪掉,屁股全被铁凳磨烂化脓(记者见到伤情证明)。”这种很“容易”实施的酷刑遍布全国各地关押法轮功学员的劳教所、看守所、拘留所、监狱等。

*废掉生殖器

该文说:“‘几个刑警还手拿钢丝、电警棍,对我声称要从尿道口捅进去,废掉生殖器,让我彻底变成废人。’回首梦魇岁月,高铁钢洪钟般的嗓门每每低沉沙哑起来。其间,身心几近崩溃的高铁钢使尽力气拿后脑勺直往墙上撞,可撞过之后又被抬到二楼会议室中间圈铐起来。‘镣铐压迫血管,我的脚面肿得像大面包,不会走路了,解手时都需要人搀抬过去。手那时落下了毛病,日后有时开着车,手就突然动不了了。更厉害的是臀部磨烂化脓,现在仍遗留烂痕,遇见阴天下雨还要溃烂。’根据记者调查掌握的大量书证、口供,高铁钢所述,有多位目击者证实。即使如此,高铁钢仍然不 肯屈打成招。”

这种流氓手段,更是屡屡用于迫害法轮功学员。四川警察当众强奸法轮功学员重庆大学研究生魏星艳,马三家劳教所把18名法轮功女学员的衣服扒光后投入男牢房……

*明目张胆以“法轮功”为罪名非法拘禁

该文谈到受害人去北京上访时说:“三门峡市公安局派出了大约40名干警、17辆警车,在俩人可能告状的地方设点堵截。11月初,正当高铁钢奔波于国务院信访办及其它中央机关之间反映冤情时,湖滨公安分局一位政委带人等个正着,将他在三门峡市政府驻京办事处开了个房间控制了两天。湖滨区政法委书记电话中言之凿凿,表示一定要落实市委副书记、政法委书记、公安局长的批示,全力做好高铁钢的稳定工作,解决他的问题。谁知回到三门峡后,前来解决问题的人一个也没有出现,高铁钢反又被关到了湖滨公安分局上回关押他16个昼夜的会议室里面。高铁钢给带队去北京的分局政委打电话,第一次政委答应给问问情况,再打就没有回音;高铁钢两次给110打电话反映公安违法拘禁,那边转来了回复是:高铁钢是练法轮功的,是神经病。”

多么露骨的暴行!“练法轮功的”就按照“神经病”对待?进而就可以非法拘禁?

*司空见惯——令人深思的编后评

该文在介绍了受害人经受的长时间各种各样的酷刑之后,在编后评中写道:“公众已对这样一些典型案件司空见惯:公安机关将某一‘涉嫌犯罪’的公民拘留或者逮捕后,在法定期间内没能收集到足够的有罪证据,就自行或者变相将羁押时间延长数月甚至数年。在羁押期间,‘涉嫌犯罪’的公民遭受了包括‘车轮式讯问’、体罚等在内的虐待,受到了办案干警甚至狱霸的轮番折磨,因而屈打成招。”

如果人们明白,江氏集团把法轮功当作要铲除的对象、中共最大的敌人,加上“打死算自杀”、“怎么处理都不过分”的邪恶命令,这些司空见惯的对“涉嫌犯罪”的百姓无所顾忌的实施上述酷刑的现象,将会怎样更加疯狂的施加到法轮功学员身上?

事实上,中共对法轮功的酷刑迫害,已经广为国际社会所了解,在全世界多个国家以“酷刑罪”对江泽民及其集团成员的法律诉讼,已经把它们对法轮功学员实施的酷刑证据纪录在案,只待将罪犯绳之以法。这岂是“喉舌”们使用新的谎言能够掩盖的?

我们相信,中共“喉舌”这次公然否定5年来一直广泛实施的对法轮功学员的酷刑迫害,既是对国际社会广泛了解其暴行的无力辩护,又是用酷刑迫害来掩盖酷刑迫害的新的犯罪,同时也会让国内大众因为司空见惯的酷刑现象,而更加看清“喉舌”们欺骗民众的本质,因为“喉舌”的谎言扯得过于离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