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援救沈阳市皇姑区居民宁玉英一家

致沈阳市民及社会各界的公开信

【明慧网2005年2月18日】喜庆的农历新年刚刚过去,元宵佳节又将来临,在阖家团圆、共享美好时光的同时,沈阳的市民们,你可知就在你们身边,有这么一家人,连续七个新年承受着骨肉分离、无法团聚的痛楚,而这痛苦的来源只因他们想做一个好人……

这家人就住在皇姑区宁山路五三小区4号楼(宁山路66-1号)8单元6楼2号。男主人叫张连生,因为厚道勤恳、乐于助人,邻里都亲切称他“张大哥”,他的妻子宁玉英也是一个仁孝知礼的贤淑妇女,更受同事和街坊的喜爱,年轻人见到她都会和这位“宁姐”拉拉家常,说说心里话。他们的独生子张明不但长的流光俊秀,更是个品学兼优、人见人爱的好孩子。这个家没有更多的物质财富,但相亲相爱的幸福却着实让人羡慕。

但是生活总是有苦有乐的。人最怕有病,尤其在社会福利无保障的制度下。不知什么时候开始,宁玉英患上了神经衰弱,整夜整夜的睡不着觉,这人一睡不好觉,身体就一天天的瘦了下去,工作和生活也颇受影响,加上白天繁忙的工作,又患上了颈椎骨质增生、风湿、严重的胃溃疡等。1994年,在一次体检中,医生更是无情的告诉宁玉英,她患上了“囊虫病”,即一种因为吃了有寄生虫的肉而使血管和肌肉中也生出寄生虫的顽症,这种寄生虫的卵会随着毛细血管运行到全身各处,并在不固定的潜伏期过后滋生,只有不断的动手术一个个取出,但是这种虫子的顽强的繁殖力却是无法控制的,当它们在人脑中大量繁殖时,人的生命也就面临着威胁。在两次痛苦的手术后,医生告诉家人,在头部扫描时,发现在宁玉英的脑膜上发现了数个囊虫成虫和很多虫卵,这就是她为什么常常头痛的原因。任何人也许都不愿去体验当这一切发生时这一家人的心情……

疾病使这个家庭失去了笑声,宁玉英更是被折磨的痛苦不堪,原本的温柔贤淑变成了脾气暴烈,她会因一点点小事将滚烫的饭菜盖向孩子的小脸,而懂事的孩子在受到了委屈后只敢偷偷的到厕所哭,而她自己也时时为自己的行为懊悔至极。西医大夫向她摆手,中医师也向她摇头,偏方也试了一个又一个,但又能怎样呢?只是让人越来越失去对生活的信心。

1995年8月15日,也许对你们来说,这是一个被淡忘了的、不能再普通的日子,可是对于宁玉英一家来说,却是个永远无法忘记的日子。就在那一天,宁玉英静静的站在小区内,望着刚建的“法轮大法义务教功点”的旗帜,一缕清曲带着久违了的祥和、美好,盖过城市的喧嚣沁入宁玉英的心田。她放下手中刚刚买好的菜,也加入到这祥和的人群中。这一天,辅导员告诉宁玉英:法轮功是教人向善做好人的。这句话,深深的感染了她,也就是从那一刻起,她的生命出现了奇迹。

炼功第四天,折磨宁玉英多年的胃溃疡症状在数小时剧痛后永远的消失了;一个月后,她的神经衰弱、颈椎病、风湿病也不见了;而数月后的一天,她仿佛从梦中惊醒般的意识到,可怕的囊虫病不知何时起不治而愈了!宁玉英觉得天都比以往蓝了,空气更清新了。消失多年的笑容再次灿烂在宁玉英愈显年轻的脸上,这笑容来自宁静而充实的内心,来自法轮功让人难以置信的神奇。

“一人得法,全家受益。”法轮功创始人李先生的这句话在宁玉英的家充分的体现出来。宁玉英修炼法轮功后,儿子张明也主动每天学法炼功,“真善忍”的法理象一股来自圣国的甘泉滋润着孩子的心灵,使他不但学习成绩优异,并在完成高中课程的同时,以每年5至8科的奇异速度自学完成着大专及大本的自考课程;他因善良懂事、在同学中有着优良信誉被评为班长、团支书、学生会主席等,各种奖状越来越多,而不染烟酒、不碰赌毒的良好生活习惯也从未让父母操过心。

“忽如一夜妖风虐,血染中原万莲台”。99年4月23日,天津警察无故抓捕殴打45名法轮功学员,消息一经传开,全国各地的学员都给予了关注,当听说天津市有关领导说此事必须向中央反映时,抱着对政府的期望,人们自发去往北京。宁玉英的儿子张明就是其中一个,他的同学至今还记得,刚刚结束了一天考试的张明听到这个消息15分钟后,就只身背着书包出现在开往北京的列车上。第二天的考场上,他的位置空着。而又有谁知道,此刻的他站在北京淅淅沥沥的小雨中,和来自全国的修炼法轮功的在校学生们见证着这段历史。4.25事件被妥善处理后,张明才和其他的学员一样,默默的回到家。同学们为他没有参加考试而惋惜,他说了一句让全班同学无言以对的话:“好人都不让做了,这书读的再好又有何用呀?!”

7月22日,有一亿人在其中身心受益的法轮大法被无妄定为所谓的“非法组织”,这个消息就像在亿万修炼者的心头插了一把刀!是用中国人在历次运动中的自保心理对待,还是做个真正说真话、办真事的好人?也许每个法轮功修炼者都自问过,宁玉英和儿子张明选择做个真正的好人。于是他们和所有去省委上访的学员一样,被关押在沈阳市五里河体育场。从那天开始,宁玉英一家人开始了为做一个好人而被无辜迫害的生活。

99年10月,政府中的一些惟恐天下不乱者准备利用手中的权力向法轮功发难,这些亲身受益的法轮功学员怎能坐视不管呢?!宁玉英和几个学员坐上开往北京的列车。然而一颗向政府讲明事实的诚恳之心,换来的却是失去自由……

宁玉英被押回沈阳,手上留着被手铐禁锢出的深痕。这群对小偷歹徒总是束手无策的警察竟然无赖的向宁玉英的丈夫要钱,名曰:差旅费。两个警察还拿着一张纸条,诈骗张连生说是宁玉英向他们借了钱,一定要“还”。忠厚的张连生给了钱。事后证实,宁玉英没有向任何人借过钱,而骗钱的警察是市分局的,这件事就连辖区派出所的警察知道后都感到丢脸。

宁玉英被关押在沈阳女子看守所,每天不停的做着手工。下过一场雪后,张连生带着儿子骑了二个多小时车到看守所想去看望玉英,而迎接他们的是看守所警察恶狠狠的声音:“看什么看!门都没有,只让送钱,不许见人!”孩子站在门外厚厚的雪中,想着此刻只有一墙之隔的母亲,不禁对着看守所内大喊:“妈,我和我爸来看你来了!炼法轮功没有错!你一定会早早回来的!”高墙内的宁静承载着孩子真诚的心声回荡。墙内的高楼上,几个人站在铁窗里向他合十,这个佛家最普通的问候让他知道,母亲和那些同是母亲的人一定在其中,而这墙内墙外的心呀,早已融在了一起,一直也没分开过。

那年的农历新年,爷俩儿相对无语。而孩子的那句“早早回来”却等待了五个月。等玉英回家时,人被折磨的很瘦很瘦,面色苍白。家人这才得知,除了每天劳动外,大冬天看守所内不给她们被子盖,家里寄钱都在警察的庇护下被一些人弄“丢”了,更不让人说话,不让人刷牙洗脸……

残酷的折磨、自由被剥夺、经济被敲诈,这一切不能改变人的!母子二人开始向身边的亲人、邻居、同学、同事讲着真象,很多人心中的疑惑被解开,很多充满仇恨的心被挽救,而更多的辛酸和人们的不理解被他们当做更加努力讲清真象的动力。

2000年11月20日,年仅18岁的张明因向人们讲法轮功真象被沈阳市皇姑区泰山派出所恶警绑架,关入沈阳张士教养院。所有知道消息的人都惊呆了:一个品学兼优、不染恶习;昨天还是优秀学生干部、先进团员的好学生,今天就成了“敌我矛盾”的斗争对象?谁也不会想到,就是这些所谓的“人民”警察竟像土匪强盗一样,闯进他的家,把屋子翻了个底朝天,大吃大喝、打扑克看电视,临走时,仅以“取证”为名,搬走了家中万余元的物品而没留下一张收据或白条,一边下楼一边抱怨:“他们家没有某某家有钱,某某家我们少说也拿了两万多的……”这件事几乎所有认识他们的人都知道,一个看着张明长大的老大姨气的不停骂道:“流氓呀,流氓呀,一群喝百姓血的流氓呀!”两行老泪的背后,也许是人们更多的反思和清醒。

2001年4月,泰山派出所的一群把“人民不当人、把好人当作眼中钉”的恶警再次来到张家,将宁玉英再次绑架送入沈阳龙山教养院。一时间,妻子孩子都突然离开了自己,而原因只是他们要做个好人,这是怎么了?张连生的头发一夜全白了。

2001年末,宁玉英在龙山被迫害身体浮肿而被所谓的“保外就医”,回家时人竟肿了二十斤。随后,张明也被宣布所谓的“期满释放”。一家人总算能在一起见个面了,邻居纷纷过来问候,为他们而不平。

本想好好过个年,但是谁知道张家的管辖派出所受“610”指示,多次到家骚扰,要求他们签写什么“保证书”,保证什么?保证不做好人了?保证配合这场所有百姓都大呼“邪恶”的镇压?简直是全中国人的耻辱!为了不配合这一切不符合良心、道义、天理的一切迫害,为了不承认这一切编造的、害人的、把人往地狱里拖的谎言,那年农历新年,宁玉英和张明只好离开家,到外地过年。

2002年“十六大”召开前,家中只有张明一个人,大门被龙山教养院的女恶人杨敏等几个恶警狠狠的砸着,他们站在门外大吵大嚷:“开门!快开门!再不开就把你们家门砸开了!”宁玉英再次被恶警在工作单位绑架。

让我们来看看这段来自宁玉英同事的讲述吧。当时单位领导问恶警:“你们怎么不讲理呀?说抓人就抓人呀?这可是我们单位最好的职工,连续多少年的劳模了!她要去阻止开“十六大”?怀疑,仅仅是怀疑?奔五十的人了,你们是不是搞糊涂了!”警察说:“没搞错!就是她!去过北京,喊过“法轮大法好”!她假如再去了北京,那我的奖金都没了!还是关起来放心!”这套台词已成了当今警察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统一大合唱了。

2003年5月8日,再次脱离龙山教养院魔掌的宁玉英又成了沈阳市沈和区朱剪炉派出所迫害的对象,一次突如其来的“抄家”,几个恶警把这位只有一米五高的中年妇女从六楼绑架到楼下的警车里,宁玉英大声喊道:“抓好人了!你们凭什么绑架我!”几分钟内,楼下聚集了一百多名群众:这不是总帮大家义务扫楼梯的宁姐吗?怎么连外衣都没穿就把人往车里塞呀?到底是“办案”还是耍流氓呀!

第二天,邪恶的警察因为从宁玉英身上找不出任何借口而把她放了,这次可不是强迫她坐车回家了,而是将她随便放在大街上。一个中年妇女没穿外衣被警车放在大街上,人人都来问怎么了?宁玉英就实话实说了……

没过几天,沈阳市公安分局、沈阳市610办公室,几个恶警在皇姑区崇山派出所恶警李刚(80年生人,家住皇姑区明廉附近,因迫害法轮功学员并利用关系调至皇姑区公安分局)带领下,偷偷撬开张家大门窜入,但他们怎么知道“得道多助”的道理,宁玉英和张明早已在邻居的通知下离开了家。

又只剩张连生一个人过年了,骨肉分离的日子什么时候才能结束呀?2004年12月1日,国际互联网上的一则消息再次将老张的心刺伤:“2004年12月16日,中国大陆沈阳市法轮功学员宁玉英被北京市通州区疃里派出所绑架,至今生死不明、音信全无,其子下落不明……”

如今,我们只知道善良的宁玉英被北京恶警残酷的折磨,曾被剥夺睡觉、上厕所的基本权利,宁玉英进行了绝食抗议,身体损害很大。而同时,沈阳市公安局及宁山派出所在接到通知后,没有给家属应有的知情权,一致外推,希望北京公安将宁玉英判刑后再接管,以便推卸人民百姓的谴责。

人生在世,无论权贵贫贱,都希望能有一个团圆的家庭、安定的生活。而新的一年也理应是个新的开始,“乌云不会永远着住太阳”。在我们阖家团圆的时候,我们能否尽一份力量,来帮帮这个被迫害的家庭呢?能否尽早的圆了张连生一家的团圆愿呢?相信越来越多的善良人都会伸出您温暖的手来做我们力所能及的事情,哪怕是一个援救电话,提供一点宁玉英的消息,都会增强正义的力量,都会让玉英尽早的回家!

迫害宁玉英的恶人及单位电话:

北京相关恶人及单位:
通州区宋庄镇潼里新村居民委员会 邮编101118  电话010-89599012
通州区宋庄镇潼里新村派出所 邮编101118  电话010-69590859
通州区公安局预审大队五探组 电话010-81591328
北京市公安局办公电话朝阳区分局 电话010-65524936
朝阳公安分局刑侦支队 电话010-85953570或64237407

沈阳市相关恶人及单位:
沈阳市皇姑区崇山派出所 邮编110036 电话024- 86842821
沈阳市皇姑区崇山路街道委员会 邮编110036
泰山公安派出所 电话024-86808152(曾对数十名学员进行过抢劫、绑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