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我母亲的遭遇看江氏集团对法轮功的迫害

给北京科技大学职工及家属的一封公开信


【明慧网2004年10月2日】(按:北京法轮功学员赵世全一直被迫流离失所在外,他母亲在高压下违心的写了不修炼的保证,精神上造成很大伤害,于上月去世。赵世全回来刚办完母亲的丧事就被不法人员绑架至洗脑班。希望善良的人关注他目前的处境。)

我母亲叫聂焕莹,是北京科技大学幼儿园退休职工,1997年开始修炼法轮功,我母亲炼功前有脑血栓,右半身瘫痪,长期依靠药物维持,每月药费至少500元。自修炼法轮功后身体快速好转,一个月后完全停药,七年至少给国家节约4万多元。我父亲随母亲学法炼功后精神状态变化也很大,对生活充满了信心,对人说:“炼功就是棒”。我父母在炼功前身体都不好,家庭经济又困难,父母身体的健康给全家带来了欢乐,做儿女看到父母对生活重新焕发出的信心,儿女工作学习的积极性也高了。父母在学习法轮功后懂得要做一个好人,每次国家灾区捐款捐物他们都很积极。法轮大法给我们全家带来了希望。

以前我的母亲每天早上,晚上都和学员在科技大学炼功点和大家一起炼功,自从1999年7.20法轮功被非法镇压之后再也没有这个和大家一起炼功的环境了,只能在家里偷偷炼。但是这样也不行,五道口派出所来我家找我母亲,逼迫她写放弃修炼法轮功的保证书,我母亲没有答应他们的要求,并从自身的受益情况告诉他们法轮大法的好处。派出所的人走之后,居委会开始多次找我母亲谈话,逼迫她写放弃修炼的保证书,在无奈的情况下我母亲违心的写了不修炼的保证。这件事情对我母亲精神上造成很大伤害,人也开始变的消沉,学法炼功受到了干扰。

为了强迫我去洗脑班,居委会、五道口派出所、海淀分局三番五次来我家,给我父母施加压力。在很大的压力下,有一次在我回家时,我父亲竟打电话通知五道口派出所,五道口派出所张伟、柏力等四人将我从家中绑架至洗脑班(颐和园后面一个宾馆,学院路办事处郭海东亲口说这里是他们强迫对法轮功洗脑的基地)。此后我的父母心里一直很内疚,良心不安,从此根本就无法再学法炼功,脸色变得苍白,原来正常学法炼功时红润的脸色再也没有了,身体也开始急速衰退。今年,母亲原来的脑血栓又重新复发,很快转肺炎于前不久离开人世。

我母亲去世之后,很多不明真象的人说:那家炼法轮功的人去世了,但他们并不了解这几年来由于对法轮功的镇压,我的母亲身心所受到的巨大伤害。

法轮功自92年由李洪志老师传出,凡学法炼功者普遍人心向善、道德回升,并以其祛病健身的神奇功效而在中国迅速传播,1998年10月,根据北京十一位医学工作者对该地区12731位法轮功学员(其中患一种以上疾病者11890人,占93.4%)所做的健身功效调查统计报告,健身功效达99.1%。平均每人每年节省医药费大约3270元,为家庭、社会、国家节省大量医疗费用与医疗资源,很能说明法轮功是福国利民的好功法。

对法轮功的镇压从一开始就完全是非法的行为。江××出于个人的妒嫉心理,不顾事实,迫害修炼法轮功的好人,上千人被迫害致死,许多人因此被劳教、判刑,为达到个人目地,动用一切国家机器,宣传媒体造谣诬陷法轮功及李洪志老师,许多善良的中国人因此而仇视修炼法轮大法的好人,许多政府官员被迫参与对法轮功的镇压。江氏流氓集团的这种犯罪行为已受到国际社会强烈的谴责,许多正义之士共同发起了“全球公审江泽民大联盟”,江泽民及其追随者因对法轮功犯下的罪行必将受到惩罚。

“善有善报,恶有恶报”,破坏佛法及修炼人的修炼更是罪孽极大,希望居委会、派出所、街道办事处工作人员不要再被谎言蒙骗或受一时利益驱使,参与这种伤天害理的事,给自己及家人带来不幸,我真诚的希望那些受谎言欺骗曾做过错事的人能尽快悔改,告诉身边的亲朋好友法轮功的真象,弥补给大法带来的损失,也是为自己开创美好的未来,明白法轮功真象的人都会从自己的善行中得到福分,希望我母亲这样的遭遇不要再发生,希望法轮功学员在中国能有一个自由、公正的炼功环境。

科大居委会:(010)62332737;(010)62332736
主任 张文元 (家电) (010)62334732
副主任 郭惠敏:(010)62334463
赵光华 副主任:(010)62334728
李秀兰 副主任:(010)62333053
北科大社区民警:柏力 联系电话:13051285429
社区居委会电话:(010)82372737
东升派出所电话:(010)82317177;(010)62311235;(010)62329664
学院路街道:010-62311353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