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溪教养院迫害大法弟子的部分事实


【明慧网2005年2月18日】本溪市位于辽宁省东部山区,本溪教养所是一个所谓的部级单位。教养所院内的栏杆上醒目地写着什么“立警为公,外树形象”,可它究竟是个什么形象呢?

在这个邪恶的集中营里非法关押了四市二县的大法弟子,有丹东市、营口市、盘锦市、本溪市、县、桓仁县的大法弟子,关押最多时上百人,截至2004年直接参与迫害了上千名大法弟子,造成死亡及精神失常者数人。

本溪邪恶教养所直接参与指挥的政委陈忠维(军转)五十多岁;副院长吴纲五十来岁。关押大法弟子的地方叫戒毒所,所长刘绍实50多岁;副所长郑涛、郭铁鹰、富景荣,恶警王志铎、丁会波、毛申生、梁伟春、韩昌录等。

邪恶之徒们从社会上雇佣了一群犹大和干警们狼狈为奸,残酷迫害大法弟子。他们有工程师、大学教师、政府离职官员,据内部消息讲政法委直接给他们开资,每个每天30元,节假日给他们发油、水果等,和干警一样的待遇。

他们对新绑架来的大法弟子进行强行洗脑,利用邪悟的那些人围攻,也就是歪曲师父的法,引导其邪悟。在此提醒遇到此种情况的同修注意,如遇到邪恶之徒围攻时,要尽量地少说或不说话。因为那些生命是专门干那件事的,已有5年的时间了,得救的希望很渺茫,你越能讲、越能说邪恶越乐。希望同修了解邪恶之徒怕什么,不怕什么(这是在狱中几年的个人见解),集中更强大的念力清除邪恶。

如2003年来的大法弟子高东,盘锦油田技术工人,大学文化,在盘锦市遭受残酷迫害,于2003年7月被转入本溪市教养院迫害。邪恶之徒知道高东比较难对付,于是就给高东准备了一个单间,封闭式强行洗脑迫害数日,造成他精神失常,小便失禁。2004年9月份被送回家,手中还拿着一本《转法轮》书,这是流氓教养所有史以来,第一位手拿《转法轮》被专车送回家的第一人。高东绝食期间,丁会波用灌食用的粗针管往高东的胃里打气,或多加盐(粥里)进行迫害。

本溪教养所对大法弟子实施迫害的第二种手段:肉体折磨。他们针对不同的人,采用不同的方法迫害。有的大法弟子刚来三天,就遭到非法绑架迫害。他们以找你谈话为借口,把你骗到一个小屋内,屋里已经站好了十来个恶人,趁你不注意,两个恶人分别掐住你的两个胳膊反捆起来,剩下的犹大把你的腿双盘,然后把头和被绑的双腿用绳子捆上,头和腿只有20厘米的距离,长时间迫害。

大法弟子宋某某,被绑腿之后,腿底下还垫上两块方木板,犹大李月华脚穿带尖的高跟鞋站在双盘的腿上蹦,直到宋某某昏死,才肯罢休;大法弟子张某某到本溪后被强行洗脑无效,被邪恶之徒强行捆绑,胳膊反捆,头和腿都被绑上,恶人还打他的嘴巴子,腰部都已被打肿。然后恶警在犹大的配合下将他抬起一米高往下摔,抬起,摔下数次进行迫害。

大法弟子姜某某被捆绑迫害数小时,松开双腿已不会走路,至今走路还瘸一拐的。

大法弟子王某某到教养所后,强行洗脑无效。在刘绍实等的指挥下,王志铎、丁会波直接参与对其进行捆绑迫害。干警王志铎扬言:我有江泽民保护,什么也不怕,我就迫害你,我看你能怎的。捆绑后还不出气,犹大付玉芝(女)穿着高跟鞋抬起一只脚踩到王某某的脖子上,使头和腿紧贴在一起不动,进行长时间迫害,差点使他昏死过去才肯罢休。

大法弟子张某某被送到教养所强行洗脑无效后,一群邪恶之徒蜂拥而上把两个胳膊反捆,腿双盘,头和腿又捆在一起(距离约20厘米)后,被抬放到一个长约70厘米,宽约50厘米的长方形木凳上。由于腿宽凳窄,身体向侧倾斜数小时,肋骨正好搁在长方凳的棱子上,腿下还塞上大法的书籍污辱迫害数小时,那只木凳子至今还放在戒毒所的楼上。

大法弟子叶某某,被送到教养所后,被强行洗脑迫害。来时180多斤的身体,几个月后体重下降到130多斤。在外时血压正常,现在血压升到240,目前身体非常虚弱。尽管身体那样,邪恶也没对他放手,有时丁会波对他进行罚站迫害到半夜12点,受到的都是非人的待遇。

本溪教养所对大法弟子迫害的第三种手段,他们在普教五大队设一个抻房。他们把不屈服的大法弟子和妥协后又声明重新修炼的大法弟子强行带到五大队抻房。把左手和右手用手铐子铐上抻平,左脚和右脚掰开,用脚铐铐住抻开,左脚与右脚之间的距离约70厘米左右,扣住之后每只脚只能有一寸宽的活动空间,如有大小便有人给接,一抻就是十天八天不等。

恶人对大法弟子的迫害还不止这些,干警对不屈服的大法学员张嘴就加期,关押二年的又加期四个月,两个月的不等。而且多次进小号、抻房,有的大法弟子不听恶人安排的,或者不干活的,被加期、关小号;不写所谓的作业题的,被加期、关小号;发现有背诵经文的加期、关小号。关小号的有的长达一个月之久,小号长约1米,宽约1.8米,阴暗潮湿,给你一床尿臊被,晚上睡觉有小动物在身体上乱跑,奇痒无比,他们也根本不把大法弟子当人看。

在一次偶然的谈话中,一个姓王的普教无意中说出了一起本溪恶警迫害大法弟子邱志炎的真象。他说:“邱志炎送到咱队时还很清醒,然后干警拿了四把刚刚充满高负荷的电棍,一直把电棍里的电都打没了,后来就神智不清,家人来也不认识了,直到逝世。”本溪流氓教养所迫害大法弟子又一桩血案浮出了水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