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同修邹松涛


【明慧网2005年2月2日】邹松涛,已被邪恶势力迫害致死了。但他那不惧邪恶、坚不可摧维护法的正念,令一切邪恶为之胆寒。邹松涛是山东海洋大学的研究生。他个子不高,戴着眼镜,一副书生的样子。他为人谦和,心地善良,得法后非常精進。我俩虽不在一个城市,但却有缘多次在一起学法交流。

99年4.25之后,听说大法山东青岛辅导站(分站,负责整个青岛市及各县的大法工作)4.25到北京和平上访的学员并不多。大法济南辅导站(总站)了解了一下情况。7月份,我和几个同修一起去了青岛。

我们和青岛辅导站部分负责人一起开了个交流会。交流中,一位负责人说:“4.25在北京发生的事,很多学员不知道,知道情况的学员却想等接到辅导站负责人通知后再去北京上访,但因为当时辅导站负责人没有任何反应,学员们因此失去维护法的机会。据了解青岛市只去了五、六个学员,其中就有邹松涛。今天邹松涛也来了。”(现在我们通过看《金佛》那篇文章,就会看清当时辅导站负责人及学员各自存在的问题。)我们请邹松涛谈一谈。

我记不住他当时谈的原话了,但很明显的我觉得他法理很明,特别他说虽然自己不是辅导站负责人,但维护法是作为一个大法弟子应该做的,所以4.25到北京上访无论辅导站通知与否,都不是不去维护法的理由。

交流结束后,我提议能否增加邹松涛为青岛辅导站的负责人。

99年7.20之前,我得到消息说总站已同意邹松涛为大法山东青岛辅导站(分站)副站长。(这个情况,青岛地区的大多数学员可能不知道,因为随之而来的对大法的迫害开始了。)

99年7月21日上午,在去北京证实大法的路上,我用手机打通了邹松涛的手机,告诉他我的情况,他平静的说:“同修,从昨天开始公安已将我家围住,现在我正在与公安交涉。我很羡慕你能去北京护法,你是对的。”

7月21日晚上,我打手机给邹松涛,告诉他我已到了北京,他及时的将网上的消息告诉了我,并希望我通知更多的同修走出来护法。再后来,我便和他失去了联系。

99年9月,我仍被非法软禁。一天晚上,我接到了邹松涛的电话,在电话里我听到很嘈杂的声音。我问他:“你现在在哪?”他回答:“我在火车上,去北京上访。你去不去?”我深为他的正气所打动,在邪恶极度猖狂的时候,他仍敢站出来维护大法,这决不是一时的冲动,而是对法坚信的真实的心性体现。后来得知与他一起去北京上访的有他的妻子张云鹤。

2000年5月底,邹松涛突然出现在我的眼前。(因他一直被非法关押、监视,我能再一次见到他,确实觉得有些突然。)他身穿米黄色的上衣,理着短发,非常精神。我问他的来意,他平静的说:“我给你带来了师父的新经文《心自明》,还有师父在山中静观学员与世人的彩色照片。恶警跟踪我,让我甩掉了。”好久没看到师父新经文了,今日得到我激动的不知说什么好。

我们互相把各自当地的情况交流了一下,互相找了找存在的不足,進一步明确了以后应如何做好大法工作,以及如何抵制假经文。最后,我问他受迫害的情况,他淡淡说了一句:“它们打得我很重,头都打肿了,但我不怕,决不配合它们。”我说起我们这里有个负责人上访回来在迫害中写了保证书,他说:“师父在法中讲‘船翻帆断逃命去’。”我点点头。

他要回青岛了,我骑摩托车送他去车站。在等车的人群中,身穿米黄色上衣的他,是那么的显眼。突然,我意识到了他回去后将面临的一切,心中感到非常不安。车来了,他上了车,向我挥手道别,没想到,这一次的相见竟成了我与他在人世的最后一次见面。

2000年11月我到青岛市,从一同修那里惊闻邹松涛被迫害致死的消息,我真不敢相信,一个年轻轻的生命就这样走了。同修给了我一张纸条看,并说:“这就是邹松涛写的。”我一看是邹松涛的笔迹。纸条是一张从笔记本中撕下的纸(具体内容记不清),大意是劳教所内有严管班,坚定的大法弟子在严管班内,他就是其中的一个,同时还说从外地去了一帮被转化的人向学员散布邪悟谎言,提醒同修注意。

前一段时间,我跟另一同修提起邹松涛,述说他的维护法的坚定正念,同修建议我写一篇文章,但我一直不太想写,其中原因之一就是我不愿相信邹松涛已经走了,我希望他还在人世中,继续做师父讲的“全面讲清真象,正念清除邪恶,救度众生,坚定的维护法”(《精進要旨(二)》“大法坚不可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