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弟子金成全在吉林监狱遭受残酷迫害


【明慧网2005年2月21日】2002年6月7日凌晨2点,大法弟子金成全和其他几名大法弟子在延吉市被非法抓捕,由于不肯向邪恶妥协写“四书”,他遭到一系列的残酷迫害

被抓捕的当天,他被送到和龙市刑警队。电脑、印刷机、激光打印机等价值七千多元的物品被非法抄走,还有夹克上衣、五百元现金等。

警察审问金成全,让他讲出同修的姓名、地址,他不讲,恶警就象疯子一样给他戴上手铐、脚铐,并拿直径25~30厘米的粗棒子拼命打他。木棍打折了2根,他们不但不同情,更加变本加厉,用穿皮鞋的脚踩他的腿、脚(造成的伤至今连走路还很难)。从凌晨到晚间9点见不着一粒米,一滴水。

6月13日晚上5点,金成全从看守所叫出去受审。他们给他戴死刑犯一样的刑具,手铐、脚铐连在一起,加上六个警察,十五天的备用米和菜,还有酒等,把他押到了距离和龙市六十里地以外的林业场。他们对他说,不说也行,要是审讯中死了,就把他扔进豆满江(江的名字),人们会以为这是北朝鲜的饥民饿死了。

从夜晚开始,他们把金成全吊在空中,手铐、脚铐都铐上,抽打他。手铐一受力就越来越紧,都扎进肉里边,那个疼痛如同刀削骨头一般,全身剧痛,还加上木棍打,拳打,皮鞋踢,牛皮鞭抽打。6个警察轮着打,实在打累了,就用不干胶把他的嘴封住,两个鼻孔插入点着火的烟,连续烧了6支烟,致使他不省人事,昏过去了。他们一看他昏了,就用凉水喷,醒来再加酷刑。金成全被打的在一个时期生活不能自理了。作为一个活生生的人,他已经瘦得骨瘦如柴。劳教所以外的人有谁会相信世界上竟有这种事呢?

酷刑的后果是:左肾出问题造成浮肿,小便吃力、失禁;脊椎粉碎性骨折,连30斤重的东西也不能拎,一到阴雨天更厉害;烟呛得中毒,记忆衰退,许多往事想不起来;脖子的颈椎骨质增生,压迫神经;后脑勺时常疼,甚至连眼睛看东西都时常模糊。

在检察院开庭审判时,金成全多次向法庭反映受到刑讯逼供的事实和身体由于酷刑造成严重后遗症的事实。但法院与警察官官相护,根本都不听。

2002年,他被和龙市法院以《法律实行破坏罪》,判了五年有期徒刑,于2003年2月25日被押送到吉林省吉林监狱,安排到第10大队。从那天开始,他们逼迫他写决裂书、悔过书、认罪书、保证书等。作为修炼人,大法比个人生命还重要,怎么能写呢? 他拒绝了他们的要求。

监狱的恶警比公安局的恶警更加阴险、邪恶。他们利用罪犯迫害大法弟子,按对大法弟子迫害、伤害的程度给罪犯打分。从26日下午开始,罪犯把他拖到水房对他施暴:罪犯抱着他的头往墙上撞;用拳猛击命门穴;脚踢;用胶皮管抽打;用打火机烧胡子,眉毛……。罪犯们还拿他寻开心,拍手叫好。他们是一群禽兽不如的恶人,做出的事都失去人性:一天之内把他全身衣服扒光七、八次,弹睾丸、掐臀部,掐的一块块黑紫;在十个手指尖和脚趾尖扎进门针;从早5点到晚上八点,盘腿、直腰、受刑;罚坐板子上面钉上鼓出来的塞子的板上……,接连的酷刑,使他半个身子都已经象是死了,体重剩下不到七十斤。

监狱有严管处和小号。在那里面所受到的折磨更是不能用言语表达。天天让人躺在固定床上,胳膊、腿被拉直、抻开,再用手、脚铐固定(所以叫固定床)。躺久了肉都会烂。上固定床的人的手、脚被节节抻,受这种酷刑折磨变成残废人的多得很,还有两名修炼者和几个罪犯已经在那里被折磨死了。

人死了,要讲明死因。在警察的暗示下,罪犯(出面)证实。警察对参与证实的罪犯给加分,利于犯人减期。所以罪犯谁都愿意证实。如此看来监狱的死亡证实资料几乎都是伪证,谁敢说实话自己就得进那个严管小号。

监狱警察如果转化一个修炼者,就可得奖金一千元。为了满足自己的金钱欲望,恶警就不择手段来转化大法弟子,甚至用犯罪方法都不怕。金成全挣扎在生死线上整整26天,那真是一种生不如死的状态。

金成全至今还在吉林监狱遭受迫害,请正义之士伸出援助之手,制止这场迫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