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地铁车厢内的一次讲真象经历


【明慧网2005年2月22日】在纽约讲真象中,我发现展板有其特殊的作用,直观的画面、简洁的文字很能打动人心。我挑选了一块一面是法轮功学员高蓉蓉被大陆恶警电击毁容,一面是西人法轮功学员打坐炼功的展板作为我不离手的讲真象的工具,无论是走在街上,还是坐地铁,我不时的根据人群的位置和多少不断变化着展板的角度,尽量让更多的人看到它。大多数人一看到高蓉蓉被毁容的照片都是情不自禁的瞪大眼睛注视着,显然他们的心受到了震撼。这时同修们主动的发真象资料,接资料人的较多。

这一天早上,在地铁车厢内,我又举着展板,同修们逐个的发资料。坐在我对面的一位中国老年男子也接了中文小册子在看。这时上来一对中年的中国夫妇坐在我旁边,也接了资料在看。突然,那个老年男子将真象小册子向椅子上一扔,与我旁边的中年夫妇大声说起了广东话,我们三个学员都是北方人听不太懂广东话,但可以肯定的是他们在攻击大法。我们立即发正念,但他仍然在讲。旁边的中年男子也将手中的中文小册子捻来捻去。我想不能让他们再继续下去。于是我与旁边的中年夫妇聊了起来。我谈了很多,我们为什么来这儿,我们的资料及费用是怎么来的。中共不仅迫害法轮功,还迫害了其它团体和普通老百姓,而且这场对法轮功的镇压还害了参与迫害的警察、干部等等。

等我停下来时,那位老年男子向我再要一本真象小册子,我很奇怪,说:“你刚才不是扔了吗?”他指了指自己的包,意思是没扔。旁边的同修说:“我看到他捡起来放到了包里。”那对中年夫妇也说:“他的意思是再要一本给他的朋友。”我连忙又给了他一本。那位老年男子下车时还很礼貌的说了声“再见”。

他下车后,一位接了英文资料的年轻姑娘要给我录像,我举正展板让她录了正反两面的内容。那个姑娘说她母亲是韩国人,父亲是中国人。

我想那个老年男子态度的变化也许就是经历了一场激烈的正邪较量的结果。他在另外空间邪恶因素的控制下扔了资料,我们在讲真象,发正念的过程中清除了控制他的邪恶,所以他态度发生了180度大转弯。那位为我录像的姑娘因为见证了这一幕对大法产生了敬佩之心。

我想是师父鼓励我们做得更好,坚持下去。我悟到用语言讲真象清除邪恶很重要,也很有效。

由于受层次所限,悟的不一定对,请同修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