认清邪恶旧势力本质 留得人身在世证实法


【明慧网2005年2月23日】我们大法弟子如今已走过了正法修炼的六个年头,在这场宇宙中从未有过的邪恶旧势力对大法和大法弟子的所谓检验中,有许多大法弟子在巨难中坚定的走了过来,然而却有一些大法弟子被邪恶旧势力迫害致死,还有的同修至今仍被“病魔”缠身,无力自拔……作为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我们来在人世间的使命是助师正法、救度众生,同时我们也是世人得救的唯一希望。每个在人世间的大法弟子在救度世人中所起到的作用都应该是巨大的,那么我们就应充分认清旧势力毁灭众生的邪恶本质,不承认旧势力安排,留得人身和自由堂堂正正证实法。

1999年7.20以前我们的学法小组有近百名大法弟子,我们还记得在1998年时,有一位表面上很精進的老年大法弟子,突然有一天出现脑血栓的症状,几天后便离开人世,当时她的离去对一些新学员也起到了一些负面作用。99年7.20以后,我们学法小组的绝大多数的大法弟子先后陆续進京上访,利用各种方式讲清真象证实法,同时也遭到了邪恶的残酷迫害。有的被非法劳教、判刑,还有五名坚定的大法弟子被监狱、劳教所迫害致死,三名被邪恶以“病业”的形式夺走生命。

* 在迫害中有的同修法理不明、消极承受,后被邪恶残酷迫害致死。

我们的学法小组有一年轻的女大法弟子,7.20迫害开始以后她曾几次進京上访,并从未向邪恶妥协过,后来被开除公职。接着被非法关押在当地看守所九个多月,在那种邪恶的环境中,她坚持公开学法、炼功开创环境,后被无条件释放。回来后她没有停止证实法的脚步,多次与当地其他同修交流,带动许多同修走出来,她因此也被邪恶列为迫害的重点。后来她再次進京上访,被北京某派出所恶警非法抓捕,遭各种酷刑折磨:毒打、钢针扎指尖、烟头烫……她没有屈服,后正念走脱。回来后继续利用各种方式证实法,她在魔难中破除邪恶迫害的表现令当地的许多大法弟子都很敬佩。

2000年11月她因做大法的真象资料被邪恶抓捕,后被非法判刑五年。她面对邪恶迫害绝食抵制120多天后,她被监狱保外就医回家,回家后她又再一次投入到正法洪流中。但在与许多同修的交流中,她总是讲她在魔难中如何提高和破除邪恶的表现,在她的言行中我们看到了把邪恶的每次迫害当成了正念闯关。虽然承受了很多,但没有真正的从法理上明白:这场邪恶的考验根本就不应该存在,大法弟子的使命是坚定的维护法和讲清真象、救度众生,可正一切不正的,不是来承受魔难和所谓的提高来的。她也从未系统的把自己遭受各种残酷迫害的过程写出来上网曝光,面对无理智的邪恶迫害一直消极承受,在她看来对她的残酷迫害也许是不可避免的,因为她就是邪恶重点迫害的对象。

2002年3月8日她再次被邪恶抓捕,在派出所她遭受上大挂等酷刑折磨。接着她又被非法劫持回监狱。她再一次绝食抵制迫害,被邪恶之徒割开血管强制注射破坏中枢神经的药物,整天被四肢固定绑在病床上。后来她生命垂危时,监狱才让其家人几次到医院护理。她见到家人后,也没有把她在迫害中所遭受的酷刑折磨告诉给自己的家人,而是怕他们伤心难过,隐瞒了自己遭受迫害的细节。家人也没有把她在监狱里遭受的残酷迫害及时让更多的人知道,2002年5月14日,她经历各种残酷折磨后被监狱迫害致死。

她因屡次被关押和多次遭受残酷迫害,身心都受到极大损害。在每次被迫害中,她都坚强的承受了过来,并曾多次闯了出来。她也因此而形成了固有的观念,把在魔难中消极承受邪恶的迫害当成了正法修炼的一部分,而没有从思想中认清邪恶根本就不配考验我们,洗脑班、看守所、劳教所、监狱更不是我们大法弟子应该呆的地方,无论在里面表现的如何,被非法关押其实都是不同程度的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

* 魔难中面对“病业”表现无可奈何。

还有一年轻的女大法弟子,任何环境中她都坚持修炼。在邪恶的黑嘴子劳教所,她曾因坚定修炼,33天被逼迫只睡了22个小时,她都没有屈服。后因被迫害严重,出现肺结核症状,她被保外回家。

回来后,她每天坚持学法、炼功、发正念,她还把自己在劳教所遭受的迫害写出来上网曝光,每天表面表现也很“精進”,学法、炼功、发正念从不耽误,但却很少走出去讲真象,在她的思想当中她总认为等身体好了以后才能出去讲真象,她现在暂时还走不了……结果她身体状况却越来越恶化。在劳教所面对邪恶疯狂迫害时,她知道正念抵制,但在家中她面对自己每况愈下的身体状况,她却迷惑了。由一开始能够行走、正常進食到逐渐不能行动、不能吃东西。周围的大法弟子也经常和她共同的发正念,帮助清理迫害她的另外空间的邪恶因素,也经常和她交流,但收效不大。她把邪恶旧势力迫害她身体的“病业”表现认为是自然的、就是这样的,这种表现对她来讲简直是无法逾越的“死关”,她也在一直努力的试图“战胜”病业,但几个月后她却被病魔夺走了年轻的生命。

还有一位老年大法弟子,得法后身体各种病状消失,几年来一直坚定修炼,也利用各种方式讲真象证实法。2003年年末,她的身体出现糖尿病的症状,一天要上几十遍厕所,她每天努力学法、炼功、发正念,但病状却没有减轻。她也知道不应该承认旧势力的安排,可是从此却开始不吃带糖的食物等,外出的次数也越来越少,身体日渐消瘦,最后学法困、炼功困难、发正念不静,修炼状态越来越差。后来连屋都不能出,最后她被“病业”形式夺走了生命。

* 非法关押失去人身自由,也是邪恶旧势力的安排。

有一非常坚定的大法弟子,多次被邪恶非法抓捕,关進拘留所、看守所、劳教所,在任何环境中他都坚定证实法。但在他思想中却有一个很大的误区,他主观的认为尽管多次被抓捕、关押也是在证实法,在破除魔难中他总是认为自己虽然承受了很多邪恶的迫害,但从中自己也得到了提高,积累了威德,他曾先后被九次抓捕都正念闯出。回来后他并没有静心学法,没有找到自己被邪恶迫害的深层原因所在。而九次“闯关”却成为他与别人交流的主要话题。2004年6月他在外地被邪恶再一次抓捕,邪恶为给他定罪,伪造了许多所谓证据,非法对他判重刑12年。

往往大法弟子被非法抓捕、关押可能是因为自己有执著、有漏才被邪恶抓到了迫害的借口,我们应清醒的认识到:大法弟子即使有执著、有漏,也不应成为邪恶迫害的借口,而应自己主动在大法中修去。被抓捕、关押绝不是师父安排的路,反而是邪恶的旧势力利用我们未修去的执著和有在魔难中能提高、积累威德等错误想法才成为被迫害的借口。而在这其中师父是看到了大法弟子在迫害中还有坚定修炼和想出去救度更多众生的这颗心,所以说大法弟子才能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正念闯出魔窟。

邪恶旧势力的根本目地就是毁灭众生。每个大法弟子在外面可以救度多少众生啊,可是旧势力就死死的盯着每个大法弟子,寻找各种借口伺机迫害。如被它们抓到迫害的借口,就把我们投入牢狱失去自由,何谈救度众生,从中旧势力就达到了它们为私的目地。

* 在正法修炼中思想行为一致,才能彻底否定旧势力的安排。

在正法的最后,我们周围还有一些大法弟子出现了被邪恶迫害致死、被“病魔”夺走生命,还有的至今仍在被“病业”缠身无力自拔。许多同修面对这种魔难时,都从表面法理上知道了这是邪恶的迫害,应发正念清除,并不承认这种强加给自己的迫害,但在行为上却与大法对修炼人的标准背道而驰。有的出现“病业”后,一边到医院進行治疗一边发正念,这种做法怎么能是修炼人所为呢?

一位2003年末从监狱闯出的大法弟子,回来后身体极度虚弱,生活不能自理。但她没有因此而向“病魔”妥协,而是顽强的站了起来。她首先把自己在监狱所遭受的残酷迫害写出来在明慧网曝光。并不用亲人护理,坚持自己独立行走,自己独自進食、穿衣服……一口面条她曾吃了三、四个小时,一件衣服穿了几个小时,10几米的路需要走半天,独立从床上爬起来这一个动作就需要半个多小时,就这样她还坚持到单位向同事和所有能够遇到的世人揭露迫害讲大法真象……半年后她的身体恢复了正常。

另一位2004年在吉林某监狱被迫害至生命垂危,医生确定为肾病综合症,经过大法弟子的共同营救正念闯出的大法弟子。他身体的突出表现是全身浮肿,浑身整天往外渗水,呼吸困难,连路都不能走。在从监狱回家的路上,司机一看他当时的身体状况吓得都不敢拉他,害怕他马上死在车上。

回到家后身体状况進一步恶化,出现生命危险,家人准备把他送医院進行治疗。但他还是坚定的信师信法,并首先他把自己和其他同修在监狱所遭受的残酷迫害写出来在明慧网曝光,然后又做了酷刑演示。在这个过程中他还一方面不断加强学法、炼功、发正念,并多次与同修交流,明确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使命,另一方面利用各种方式向世人讲清真象,一月后他身体基本恢复正常。家人感到非常惊奇,周围世人从他身上看到了大法的神奇,同时也开始了解了大法的真象。

* 我们应从法理上明白来人世间的真正目地。

其实我们应清醒的认识到:作为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的使命和责任——讲清真象、救度众生,这也是我们来在人世间的真正目地。首先我们从思想中要有一个清晰的认识,大法弟子所展现给人的不应都是被邪恶残酷迫害,同时也更应该把大法的美好展现给世人。

如果在正法修炼中我们被邪恶迫害不管是失去人体、人身自由,还是被各种“病业”、“魔难”等所困扰,那一定是邪恶旧势力的干扰和强加给我们的迫害。当我们出现这些不正确状态时,一方面我们以法为师,坚决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另一方面我们不管在历史上和旧势力有什么样的复杂原因,但在今天的正法修炼中,我们就是时刻信师信法,认清邪恶旧势力本质,留得人身在世证实法,坚定的走师父安排的正法修炼之路。

以上为个人一点认识,不妥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