饱受病苦终悟道,严肃修炼再精進


【明慧网2004年12月22日】我是一名得法十年的大法弟子。在今年8月2号早上起来打坐时,刚盘上腿,头突然眩晕起来了,象快速电风扇一样的速度旋转,我就躺下了,喊起正在睡觉的女儿按住我的身体,当时头脑清醒的认识到应该正念除黑手,这一念在我和女儿心中同时发出来了。

紧接这两天翻心的呕吐,两眼不能睁,闭着双眼,眼珠也不能转动一点,眼珠只要转动一点就象一切要倒了,头、脖子是直的更不能动,只能平视躺在床上,大小便都在床上,那样的情况下,我和女儿每天上、下午只读一讲《转法轮》,在另一同修和我女儿帮我发正念清除的情况下,在第三天晚上我开始下地扶着家具在屋里走路,头、脖子还是不能转动。

谁知后来这三月成了一条艰难的路。我刚能下地自理:失眠,耳背,耳鸣等等折磨的我痛苦至极。这迫害的耳鸣是不能用常人的耳鸣能理解的,有时整个头被鸣声包围了,躺不住,坐不住,《转法轮》这本书想学拿不起来,没有以前那种爱不释手放不下的状态,越发正念鸣声越响,响得如雷,炼功只能睁眼炼,静不下来,整天头昏昏沉沉,有时脖子好像架不住这个头一样。怕心也出来了,明慧周刊也不敢看了,再听到别的同修有病魔状态也不敢听了,有时半夜2点左右在楼群里炼炼动功,这样一拖,我自感正念不足到几乎是没有了正念,记忆也不好,看法看了后头,忘了前头,渴望有正念而没有正念,同修见我给我讲了很多,我也愿意听,就是过后记不住,想不起来,痛苦的我只怕时间长了同修烦了,我带着哀求的口气:你们拿我当一年级小学生慢慢的说,我好记住。

我对师父讲的全盘否定旧势力的法理也模糊不清,自身受难,不知所措,感到力不从心,无能为力,痛苦的眼泪不知流了多少,现在又没有5年前那种宽松的修炼环境了,我多需要同修的帮助啊!可我也知道我是她们碰上的难题,当时身体状态在我心中有了一定压力,学法十年,尤其后5年的镇压,知道我学法的人更多了,时间一拖长,会给大法带来一定的负面影响,不用谈维持生活的生意了,连照顾女儿的生活也受影响了,母女相依为命生活将近20年了,女儿的眼泪牵动了我做母亲的情,自己的身体也承受了很大。

在压力,在母女亲情的促使下,我和那些劳教队写“转化”的一样,也妥协了,在离我家很远的哥哥家输了液,当时自己也明白这不是病,这是正念不足闯不过来,只想暂时抑制一下,再加大力度学法闯过来,可第一次抑制失败,第二次抑制又失败了,师父也点悟我不能输液了,我也觉得得法十年了,这样输液有难言的耻辱,我也不想拿药当拐杖走最后这段路,自己也不想当修炼人中的“残疾人”,我明白师父是不要一个不合格的弟子的,这段时间我真是在痛苦的挣扎着想爬起来又摔倒力不从心……

有的同修看到了我的不足,诚恳的劝我:要和常人讲的常人病理东西一刀两断,对他们讲的东西应该做到“视而不见,听而不闻”,诚心的问我从现在开始,或者从明天开始行吗?善的力量打动了我,我从内心感到有力的回答 “行”!从那儿起,我觉得再听到亲朋好友来电话讲些什么,我明白是旧势力黑手在利用常人的嘴让我来接受它们的东西,我排斥了,干扰少了,电话也少了。

还有的同修得知我用药了,着急劝我,告诉我放下生死才能超越生死。我认为我不想死,不等于我怕死,我承受的痛苦太多了,痛苦的折磨,超过死亡的痛苦,让你感受到生不如死的感觉,因为师父没有让我们这样的用死亡方式圆满,我们是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我们还肩负着救度众生的使命,我身体恢复了,我还要救度众生呢!几次同修劝我,但长时间的折磨,我的人心刚放下又起来了,还是看得很重。在一次电话中同修又这样劝我“放下生死,不就这一百来斤嘛”(其实这个讲法也是有偏差的,不都在法上,因为大法讲的放下生死是放下对生死的执著与恐惧,而不是放下肉体;大法修炼需要肉身才能在世间继续),我没在法上认识,执著于解决眼前的困难本身(而不是去掉困难背后的成因),就答应了:“行,就这一百来斤无所谓。”转天早上睁开眼,我感到浑身发软,两腿无力,不想起来了,只想这样昏昏沉沉的躺着,我这才猛得觉得不对劲:我这不成了答应旧势力黑手了吗?我死了正中它的意,我不能死,师父给我们的安排是好好的活着修炼。

我猛的又起来了,就这样在痛苦的折磨中挣扎已三个多月了。在这期间我也找到了自己这段时间好多不足,师父让我们做的三件事,自己一段时间偏激了,对学法炼功发正念重视不够,生活不富裕,对情竟又执著了,对自己做过的证实法、救度众生的事和同修交流时显示心、欢喜心全出来了,不是证实法,成了证实个人了,在反迫害中有时候基点站在人上了,总觉得我虽没被劳教,但对我迫害太大了,跟踪盯梢,24小时监视,等等,那时真是度日如年,求安逸的心也出来了,对个人修炼也放松了,遇到问题,很少内修内找,直到病魔出现,又用药物抑制,一错再错。

我苦苦的思索,去掉一个怕心又来一个心,这些心是哪里来的呢?问题根子在哪里呢?一天突然想到:是不是根本执著这么长时间还没去掉造成的?放不下对人的执迷,没有从根本上严肃对待修炼。认识到这里,我觉得自己应用“真善忍”大法来归正自己,主动同化新的宇宙,做“无私无我”的正觉。

现在又一位同修每天和我一起学法,帮我发正念清理,我的状态比以前恢复,头脑渐渐清醒,不再整天昏昏沉沉,一个星期前我想把我这段经历写出来,可干扰很大,耳鸣的厉害,这两天我又看到了黑手还有和人模样的怪物阴笑着看着我,我今天一鼓作气把它写出来,我要把旧势力对我的一切安排全部彻底解体,把这一切安排中的黑手烂鬼彻底解体。

虽然我今天写出来此事,但此次教训,不仅让我承受了难以言状的痛苦,更拖拽着我宝贵的正法修炼时间的分分秒秒,其中的损失无法计量,还差一点给大法带来负面的影响。

我更加知道修炼是严肃的,法在看,事在做,但人心不实质的真正改变,一切表面形式都不是真正的修炼,随师正法修炼的路,无上的光荣,无比的幸运,但路真的很窄,用人心对待师父正法之事,稍微的松懈,不精進,都有可能给邪恶留下可钻的缝隙。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