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明否定旧势力“不是嘴上说的”


【明慧网2005年2月23日】最近我周围有个同修离世了,她以前和我一起被关押过,50多岁,当时还是很坚定的。后来在劳教所面对残酷的迫害,闯不过去,违心的写了“三书”。去年出来后写了严正声明,但思想上没有彻底摆脱在劳教所留下的阴影,一直被病魔缠绕,而且越来越严重,最后就走了。这事对我震动很大,因为我也曾经严重跌倒过。

由于自己修得不扎实,怕心、求安逸之心和各种执著太强盛,以及思想业力的干扰,在旧势力五年的邪恶迫害中,我也走了弯路,犯了很多错误,写过“三书”,由于没突破的东西积攒的太多,在最消沉的时候我已找不到任何办法来改变自己的状态,觉得无可奈何,险些毁了这万古机缘。由于师尊洪大的慈悲,点化、鼓励我从新振作起来,安排多名同修来帮助我,我才从旧势力的无底深渊中爬起来的,从黑手烂鬼的层层捆绑中挣脱出来,各方面正在逐步归正,直至做好。

一、声明中要从本质上认识、分析错误的根源

我知道对于走过弯路的学员来讲,严正声明不只是简单的形式,而是在另外空间真真切切的毁掉了旧势力迫害自己的凭证。我也给一些同修整理发送过声明,而我自己却一直没有严肃认真的作过声明,以前只简单笼统的写过几句,请人代发,但没有对所走的弯路进行认真的搜索回忆和分析总结。

因我曾经长期处于一种强大的压抑之中,特别是从劳教所出来后,头皮都处于紧张状态,对于没走过去的地方,记忆已经模糊或者不想再去触动。由于自己太软弱无力,那种环境,那种邪恶的气氛一旦再现,就会把自己导入那种无法抗拒的痛苦中,身体虽然还直立着,但心已经蜷缩起来了,犹如荒漠中的一只孤羊遇到了狼群包围,越来越不敢去想那越来越近的残酷;另一方面,在人心驱使下只想谈自己做的好的,不想让自己做的差的曝光。所以对所犯错误的严重性没有真正认识上来,对于从此应该如何归正自己也没有痛下决心。这次声明确实只是一种形式。

随着不断的学法归正,我越来越认识到任何掩饰和有意弱化自己曾犯的错误都是不行的。为什么犯错误,是因为自己的心性在那一点上还没有达到那么高的标准;时间过得久了,这个错误已经淡忘了,是不是今天做个声明,那个标准就不知不觉达到了呢?我发现在某一点上跌倒时是什么心性,在归正时还得在那个心性标准上提高,也就是没过去的关还得“重来”,但不是说把以前旧势力的安排再走一遍,我们不承认旧势力,但还有考验这方面心性的事出现,比如想起“陈谷子、烂糠壳”,或是其它形式。所以真正要提高上来,自己必须面对以前的污点,而且要仔细分析当初为什么过不去,总结经验教训,从新做好,因为我们是明明白白的修炼,而不是糊里糊涂就提高了。所以在严正声明中仔细叙述犯错误的经过和认真分析错误的根源就很必要。

二、声明不是喊口号,写了声明要去做到

严正声明是毁掉与旧势力的签约,是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在我们从新升华时,它就没有任何借口把我们拖住、绑住,但并不是写了声明,以前跌倒的方面就都不知不觉提高上来了。更不能认为师父不放弃我,我就有保险了,因此不严格要求自己;认为我今天犯了错误明天做好就行,明天又没过去,后天做好就行,拿师父的慈悲开玩笑。

虽然师父讲过跌倒了没什么,赶快爬起来,但是大法的标准是绝不含糊的,即使学员做了声明,在归正的过程中,在心性上面临类似考验时,要堂堂正正的走过去也不是嘴上说的,还得咬紧牙关才行。当我要在某一点上真正归正时,就发现所遇到的阻力和表现出的“不清醒”使写声明时的那种“慷慨无畏”的状态大大打了折扣,甚至有时还不想过去或想赖过去,一次性没过去的也有。

这种情况,我发现有的同修在某些方面也存在。

有个同修说:“我睡会儿觉,你们一个小时后喊我。”同修知道他睡一个小时是不够的,于是一个多小时后才喊他。人睡昏沉了,就不清醒了,先是“嗯——嗯——”答而不起;接着喊,就不高兴了,把耳朵蒙起来;再喊下去,就冒火了——“有像你这样喊人的吗?喊一遍就够了嘛,我不晓得起来吗?听见就烦,睡点觉都不清静。”类似的语言就出来了,人还不一定起来。这种情况经常出现,而且还有其它更严重的“反复事”,过后同修常笑他:清醒的时候说,“当我睡着了,一定要叫醒我”;睡着了时说,“走开,谁要你喊”。没在磨难之中时的“陈辞”是不能代表在磨难中的真实表现的。该同修曾是两次从劳教所闯出来的,没有向邪恶妥协过。

在劳教所严酷的迫害下,有同修违心写了“三书”,于是减轻了肉体上的迫害,各方面宽松一点,吃饭睡觉状态好一点,于是有精神了,清醒了,宣布“三书”作废;结果又马上面临残酷迫害,于是又写了更彻底的“三书”。这就是在本质上还没有提高到更高的标准,所以过不去。当然那时的我连宣布“三书”作废的勇气都没有,只想快快混到期满,脱离这个邪恶黑窝。

我周围的年轻同修曾在男女关系上犯错误的有好几个,其中有一个在7.20后长期犯此错误,后通过同修的帮助认识到了,但我还觉得她的声明发出去没多久,就又听到了她怀上小孩的消息。她事后当然知道又错了,非常痛苦,甚至想以死来洗清这一错误和终结面临的各种麻烦。所以认识到了,决不等于是真正提高了;把你从新推回到那种状态,你能过得去,这才说明提高了。说来容易,色关人人闯过,当被“色”的因素控制后,身体的冲动和思想上想立即得到的“美好”都在严重的干扰自己的正念,瞬间就决定了人是飞跃还是停留甚至跌落,不象清醒时谈起来那么容易。

我清楚的知道自己既不属于正念闯出劳教所的,也不属于在劳教所有勇气宣布“三书”作废的,而且对色的执著也比较严重,虽然没有在现实中去犯男女关系的错误,但曾经在消沉的阶段严重的在想象中去犯过这个错误,而且现在时常会想起那种“美好”状态来,从而干扰自己。就这样一个状态,所以我更真切的体验到自己在归正过程中的阻力更大,真正理解了什么叫“不是嘴上说的”。

* * * * *

虽然有了以上的认识,但总以自己很忙为借口,一直没有从新严肃的写声明。仔细查查,其实还是有这样一种思想:认为我在心里已经不承认旧势力了,在“明慧”声明虽也很重要,但不是绝对的原则问题,况且我已经写过一次了,第二步的缓一缓也行。于是今天推明天,就这么拖下来了;这也是走了旧势力的路,达到了它继续操控自己的目地。

近几天我的怕心和对色的执著又起来了,又犯了一次错误,而且又传来写过声明的同修离世的消息,这才使我不得不对严正声明重视起来。先看看前次是怎么写的吧,一搜索,“明慧”根本就没有自己的声明,我才认识到问题的严重。于是放下手中的“繁忙”,严肃认真的写严正声明,宣布以前所有的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彻底否定旧势力的安排。我要把以前的错误仔仔细细的一个一个的拔出来, 然后一一声明那些错误的言行全部作废。

个人认识,不妥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