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应该永远记住的事实(图)(二)

迫害导致法轮功学员终身残疾和严重精神损害的综合报道

【明慧网2005年2月23日】(明慧网记者晓勤综合报道)提到残疾人,人们自然会想到那些天生残障或因意外事故致残的人们。而本文中的法轮功修炼人,他们原本都是心智健全、身体健康的好人,仅仅因为坚持法轮大法“真善忍”的信仰,拒绝接受中共江集团的谎言洗脑, 而被中共当局用酷刑、精神病药物等手段摧残折磨致残、致疯。其中有不少人在被迫害致残、致疯后失去了生命。

“就是要把你们整得生不如死”,这是中共警察在对法轮功学员实施迫害时所说的话,五年多来,在江氏集团对法轮功学员一贯采取的“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的灭绝政策下,中共公安警察的残暴劣性被毫无限制的膨胀,在肆无忌惮的暴虐下,各种酷刑折磨、性摧残、巨额罚款、滥用精神病药物、强制洗脑,以及剥夺工作、居住、就学权利等肉体和精神迫害遍及全国各省、市、自治区。

本文所列举的事例仅是五年多来法轮功学员遭受迫害的冰山一角。

(接前文)

二、强制洗脑导致精神失常

“中国精神卫生观察”组织说,许多中国公民由于修炼法轮功而受到迫害,被送到劳教所或精神病院受精神和体力上的折磨,扣押工资、没收房屋、绑架、监禁、洗脑、暴力虐待等都会接踵而来,有些人在劳教所受到酷刑折磨后精神失常。该组织目前收集到的资料表明,中国全国有一百多家精神病院和诊所涉及参与了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

在五年多的迫害运动中,因强制洗脑导致法轮功学员精神失常的案例在全国各地都有发生。

* 成都祝霞被迫害致精神失常 疑在洗脑班非法关押期间被恶人强奸

成都市光荣小区金荣巷大法弟子祝霞于2001年春节期间,怀着孩子与爱人进京证实大法,被当地公安非法拘留。其爱人被非法判劳教,被关押在四川新华劳教所。祝霞生下孩子没几天,就被抓捕关到四川楠木寺女子劳教所。一年半非法劳教期满后,由于她坚定信仰,被非法延期八个月,在此期间她受尽各种残酷的折磨,就在她绝食抗议的两个月当中,恶警还强行不让她大小便。

2003年6月19日下午两点,祝霞被当地光荣派出所恶警和小区居委会不法分子从家中绑架,先后在彭州市洗脑班、郫县洗脑班、新津县洗脑班被非法关押,在长期酷刑折磨和疯狂洗脑、毒打、游街示众、连续不让睡觉等令人发指的折磨后,原来年轻活泼漂亮、现年32岁的成都法轮功学员祝霞于2004年4月2日回到家中时,身心已经受到严重摧残,被迫害得精神失常。


祝霞遭迫害前

祝霞遭迫害后

现在祝霞经常出现幻觉幻听,并且不分昼夜的折腾、哭、笑、骂人、打门窗,大小便弄得到处都是,盖被子要把被套扯掉只盖棉絮,并且经常用手捂住头部惊恐的大声喊叫:“你们要强奸我吗?”……而且经常说最不能容忍这种事了,特别痛恨的咒骂那些臭男人,在说这些事时,常常咒骂一个叫陆中华(音)的,还有吴波(音)、陈英(音),还有赵威(音)、刘伟(音)等。她还让她母亲打电话去叫吴波(音)他们放稳重一点。从祝霞在精神失常的情况下的这些反应来分析,祝霞很可能是在洗脑班非法关押期间被恶人强奸,精神受到刺激导致精神失常。

祝霞家中现在有一个文革中被迫害成精神病的老父亲,还有一个不满4岁的儿子,祝霞的母亲已经70岁了,每天要照顾两个精神失常者和一个幼小的孩子,加上精神上的压力和经济上的负担,已被拖得身心疲惫,难以支撑……

* 辽宁凌源市杜卫峰被朝阳教养院迫害致疯

辽宁省凌源市法轮功学员杜卫峰四次被非法拘留,两次被非法劳教,两次被开除公职,被朝阳劳动教养院迫害致疯,公安局却反说其是“练法轮功所致”。其母亲何桂华因一家修大法屡遭迫害,心力交瘁,2002年在迫害中抑郁而终。


杜卫峰在遭受残酷迫害之前所照

杜卫峰被迫害精神失常后住進精神病院三天时所照

杜卫峰,现年27岁,原为凌源钢铁公司热电厂管工,凌钢实业公司职工。1994年参加法轮功学习班开始修炼法轮功。 1999年4.25、7.20及2000年10月中旬曾先后三次進京上访,因此几次遭当局非法关押迫害。

2002年杜卫峰,被凌源公安分局非法关押,电棍电击,野蛮殴打并勒索人民币三千元整。2003年七一前夕,杜卫峰仅因邮寄两封内装“法轮大法好”卡片的信件,被凌河公安分局金指导员绑架,拘留半个月后,再次被秘密强行送至朝阳教养院非法关押,拟教养三年。2004年2月23日,教养院的副院长金玉成下指示,对大法弟子施行新一轮迫害,强制转化。杜卫峰被视为重点之一,四大队长戚永顺指使中队长田树山对其施以电刑,逼迫转化。惨无人道的田树山将杜卫峰关進教室,断续的电击了一个下午,长达四个多小时,之后罚站到凌晨十二点,又将杜卫峰拖回教室,继续用电棍电击,传出的阵阵惨叫声惊醒了熟睡的人们,大家无不痛骂田树山灭绝人性。

第二天开饭时,杜卫峰眼含泪花,吃不下饭,中队长田树山逼迫杜卫峰站起来,在食堂当众戳着他的脑门说:“你想吃就吃,不吃就不吃。”边说边对其進行人格侮辱,又经过了一天的迫害,致使杜卫峰实在受不了了,精神崩溃。次日早饭时,沿侧梯爬上了教养院大楼四楼楼顶,意欲以死抗争,被警察阻止后用绳子续下来。教养院以对其保护为名,加重迫害,关進了小号,头戴重盔,手脚镣铐,四肢水平固定在小号地板上,长达一个月之久。3月15日是接见日,杜卫峰的父亲仅在争取的五分钟接见时间里,亲眼目睹了这种酷刑折磨。

杜卫峰在精神与肉体的双重迫害下,出现了严重的精神分裂症,疯疯癫癫,大吼大叫,歇斯底里,震撼了教养院。

2004年3月29日教养院为了推卸罪责,将杜卫峰送回家中,并告诉因精神病被放回。杜卫峰因迫害日久至深,精神高度恐惧,回家后仍然摆脱不了迫害留下的深深烙印,仍然生活在迫害时的恐怖之中,病情继续恶化,赤身往外跑,乱砸家具。现有大法弟子主动筹资千元,将他送到了精神病院治疗。

* 遭精神病院药物摧残 河北衡水教师王冬梅神志不清落水而亡

河北省衡水市武邑县某镇教师王冬梅,女,三十多岁。于2001年在当地市洗脑班被强制洗脑迫害后又被送石家庄劳教所五大队非法劳教。在劳教所期间,她受尽了酷刑折磨和精神摧残,被上绳、电棍电、不让睡觉、长期隔离等。警察利用各种手段都不能逼迫她背叛信仰,就把她转送精神病院,进行药物摧残。她被保外就医接回家后,人们看到王冬梅精神恍惚,行动迟缓,痴呆,很多事情已不能想起,记忆力减退。问她怎么被送精神病院的,她慢吞吞的说自己什么都不知道;问她在医院干什么,她慢吞吞的回答:吃药、打针;问她是否被强制吃药、打针,她说:是。她的两臂还有被上绳时的伤疤,呈黑紫色的一道道痕迹。王冬梅因被药物摧残得神志不清,于2004年3月12日落入水塘丧生。

* 妻子被洗脑后人性扭曲 要求对丈夫施酷刑 林澄涛备受刺激精神失常

大法弟子林澄涛是北京协和医院研究员,被绑架到北京团河劳教所后,受到二大队恶警蒋文来、倪振雄等的残酷迫害。林澄涛艰难地挺过灭绝人性的体罚、虐待后,恶警又不遗余力对其进行精神刺激。他们将林澄涛妻子从天堂河女子劳教所写来的信公开(其妻被洗脑后,居然建议二大队恶警用天堂河暴力转化她们的方式:如电棍、不让睡觉等折磨林澄涛)。林澄涛精神受到严重刺激,冲到门口大声喊叫,从此精神出现障碍。

2002年7月,七大队劳教人员目睹林澄涛头缠纱布,上面渗出殷红血印。后来得知,是被二大队虐待被逼撞墙所致。2002年11月,林澄涛再次遭暴虐后绝食,胆寒心虚的二大队恶警将其秘密转移到四队,捆绑在床上继续迫害。长期残忍的精神、肉体折磨使林澄涛再也无法承受,现已精神失常。为掩盖罪恶,团河劳教所无耻地推卸责任,给林澄涛草草做了“精神不正常”的鉴定后,于2002年12月19日将其保外就医。

* 许秀菊被石家庄市劳教所迫害致精神失常

许秀菊是石家庄市井陉矿区工商银行一名年轻干部,30多岁,时时处处努力做一个好人。2000年夏来到北京和平请愿,遭到恶警毒打关押,被当地公安接回后,非法关押在井陉矿区看守所半个月,期间因炼功曾遭到警察恐吓、殴打、蹲墙根直到昏倒。后由本单位接回转移到招待所,24小时严加看守,一个月后才将其放回。2001年春节前夕,当地派出所多名干警突然又闯入她家,非法抄家后将其带走,关押在看守所20来天,期间她曾绝食抗议,遭到多名警察强暴灌食,放出后,照样受到跟踪监视、骚扰,家里人也同样受到一些不明真象人的误解仇视。

2001年夏天,许秀菊再次进京,遭到了更残酷的迫害,矿区看守所恶警将她大字形铐在床上,正值炎热夏季,身体不能动弹,致使大小便失禁,折磨一个多月后,矿区公安将她送往石家庄市劳教所,非法劳教两年。石家庄市劳教所称“三天内就让她转化”。在一夜难以想象的酷刑折磨下,她违心写下了保证书。恶警还强迫她在大会上揭批、侮辱大法和师尊,往当地有关部门、单位、亲戚、朋友家寄发类似信件。在良知遭到如此蹂躏的极度痛苦中,她再次选择了良知,坚信真善忍,但恶警对其实施了更残酷的长期酷刑折磨,致使她精神全面崩溃,完全疯了。一个亭亭玉立、行为端正的好人硬被迫害到如此地步。人性全无的一女恶警还把精神失常的许秀菊上绳吊起来,致使她脚肿得老高,非常痛苦。她撕心裂肺的哭喊声令人震撼。

* 张海燕被摧残致疯后死亡


张海燕

张海燕,34岁,家住辽宁省黑山县胡家镇西尤村王家自然屯。1996年开始学炼法轮功,修炼不久弯曲的右腿恢复正常,身心受益匪浅。2001年9月中旬,张海燕依法去北京上访遭抓捕,关入黑山看守所,两个多月后又被送到马三家劳教2年。马三家劳教所对她施以吊铐、绳子捆绑、毒打等酷刑。2003年2月份,家人去探望她时,张海燕头被包扎着,手肿得很厉害,已经不知和家里人说话。当时劳教所仍坚持不放人。

又过了一个月即2003年3月21日,劳教所通知家属接人,这时张海燕已经完全精神失常,生活不能自理。马三家劳教所却对家人说:“只放她一个月的假,一个月后我们去接人。”就这样家里人把她接回,回来后发现她的头颈部有3处筷子宽、大约十几公分长而且很深的伤痕。

回来后的10个月时间里,她从来不敢与人说话,甚至与丈夫、孩子都没说过话,家里人从来不敢和她高声说话,哪怕是小孩在她身边高声说话都会把她吓得浑身发抖。她就在这种极度痛苦与恐惧中煎熬着,2004年1月18日含冤离世。留下一个才12岁的孩子。

* 甘肃天水市杨克强被迫害致精神失常

杨克强,男,年59岁,天水市汽车运输总公司客运分公司职工,1998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修炼前,杨克强患多种疾病,如:胃下垂,支气管扩张等。有时,支气管扩张起来就吐血,三天两头住院,钱花了不少,但病却不见好。修炼法轮功后,所有的病痛都消失了。

2002年5月8日,他拿着写有“法轮大法好”的横幅,挂在了市政府门口,被秦城公安分局警察非法抓捕。同天,秦城公安警察派便衣跟踪杨克强的妻子闯进院内,一个姓杨的警察,对着杨克强的妻子连踢带打,稍微挣扎一下,打得就更凶。警察临走时,强行把杨克强的妻子抓走。在公安局时,杨的妻子又吐又咳嗽,吐出来的东西带有血丝。

杨克强被关押在吕二沟看守所33天后,家里人交3000元的“保证金”(现金由股长裴贵林亲自收下),才将人释放。不知道杨克强经历了何等残酷的迫害,放回来后一进家门就打闹起来,他疯疯癫癫的跑出跑进,见到刀、棍、绳就抢抓到手中,见到妻子就乱打乱骂,家人整天提心吊胆。

* 暴力灌食及不明针剂导致鞠亚军神智不清死亡

黑龙江省阿城市玉泉镇普通农民鞠亚军,身体非常健康,平日为人忠厚,老实,是十里八村公认的好人。只因他坚信“真、善、忍”,被非法关押在哈尔滨长林子劳教所。他因抗议非法劳教而绝食,大约在2001年10月21日下午,他被抬進长林子监狱卫生院被暴力灌食,灌食期间被强行注射不明药物。回来后,他头抬不起来,处于神智不清状态,嘴张得很大,大口大口地喘气,说话艰难,并用手不停的指着手臂说:“打针了,打针了……” 劳教所为逃脱罪责,2001年10月24日送其回家,鞠亚军于2001年10月26日早4点18分含冤离开了人世,年仅33岁,抛下7旬的老父和年幼的孩子。

* 海南省文昌市史月琴被迫害致精神失常后身亡

史月琴,女,海南省文昌市人,三十多岁,原海南省粮食局职工。她多次到省政府上访讲真话,被非法关押,公安多次非法去她家抄家,还把她抓到公安局连续审讯三天三夜,拳打脚踢,钢筋打,单手吊。史月琴虽然被打得遍体伤痕还是说法轮大法好。公安后来把她非法关押在秀英第一看守所,直到2000年元旦才放回来。史月琴上北京为法轮功鸣冤,被抓后,被非法关押几个月后又放出来。不久,史月琴第二次上北京,被抓后,在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一段时间后被送到海南省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遭到了非人的折磨。不久她又被送到了海南省精神病医院──安宁医院。她在安宁医院被作为精神病强行所谓“治疗”了一个多月后,医院终于打电话给劳教所,叫劳教所来接人,付医疗费。劳教所没有去医院接人,而是让安宁医院打电话叫史月琴的姐姐去接,并由史月琴的姐姐付了3800多元钱。由于她被海南省精神病院注射了大量破坏神经中枢的药物,回家后表现出行为有些失常,并终于在2003年3月6日早上跳楼身亡。

* 李艳林被武汉市第一看守所折磨得精神失常

李艳林,女,湖北省武汉市法轮功学员。于2001年4月被抓,被非法判刑三年,关押在武汉市第一看守所。李艳林因不服判决一直在上诉,并因绝食抗议迫害,而被强行灌食。后来家人发现送东西去看守所时,收条上的笔迹不是李艳林本人的笔迹。经再三要求,看守所同意李艳林的父亲看他女儿一面。原来李艳林已被折磨的精神失常,都不认识自己的老父亲。李艳林的父亲要求将女儿保外救治,看守所讲要报上去批。

* 辽宁苏菊珍被药物摧残致疯

辽宁省葫芦岛市绥中县前所镇古城苏菊珍,女,40多岁,曾以美容美发为生。修炼法轮功前有严重的心脏病、胃病、胆道蛔虫、胰腺炎等疾病,小腿经常浮肿。修炼法轮功后不久多年的疾病全部消失。

1999年7月,苏菊珍为了给法轮功说一句公道话進京上访,途中被截回家。8月,她再次進京上访,被抓至绥中看守所,身上携带的2000元钱被不法警察抢走。1999年10月31日,苏菊珍被劫持到马三家教养院,之后又被转到张士教养院、少管所、龙山教养院、沈新教养院、大北监狱等法西斯集中营迫害。在这期间,她遭到多种酷刑折磨。有一次马三家警察邱萍等人把苏菊珍拉到沈阳的某医院精神病治疗处,又给开了几瓶治疗精神病的药,天天有专人强制她服用破坏中枢神经的药物。不久,她被迫害致精神失常。

2002 年春节,苏菊珍的家人接到教养院通知接她回家,被告知拿1500元付“医药费”(即破坏神经中枢的药物的费用)。当时苏菊珍是由几个人架着走出教养院大门的,四肢已无活动能力,两眼目光呆滞,面部毫无表情。她回家后二十二天才能進食。家人后来无意中发现她的小便处仍有未愈合的伤口、身上有针眼。

* 江小英被江西马家垅劳教所折磨致精神失常

江西九江市法轮功学员江小英,女,50岁左右,原九江精神病院大夫。在马家垅劳教所因长期被高压折磨,精神出现异常。江小英是处于昏迷状态被抬進马家垅的,约2002年下半年,她从八里湖拘留所逃脱后不久再落虎口,被送進马家垅。这段经历她无法回忆清楚,因一直昏迷,疑为再次被抓时遭毒打所致。到马家垅后她经常昏迷。受恶警暗示的犯人变着法子折磨她:冬天在她昏迷时用冷水泼她,泼湿了被子不准晒,用开水烫她的手,用针扎指尖(指尖有针眼),掐掉身上的皮,打得到处青一块紫一块。衣服与被掐破的皮肉粘在一起揭都揭不开。

江小英向劳教所反映情况,恶警不但不管还毫无人性的反问:“你不是昏迷了,怎么知道别人打你?”清醒时,江小英也常被打耳光或被恶警用肘关节打。一次一吸毒犯把她堵在墙角打,并用一只脏鞋塞她的嘴,另一次被一个力气很大的吸毒犯打伤,她要求医治,恶警却置之不理,三个月后被带去瑞昌市医院检查,发现肺部感染,残酷的折磨使江小英骨瘦如柴,生活不能自理。而且行为异常:喝尿、捡食水果皮。

* 黑龙江依兰县法轮功学员单玉琴被迫害致疯后死去


单玉琴被迫害前照片

黑龙江省依兰县法轮功学员单玉琴, 女,48岁,因坚持说真话屡遭迫害。2000年2月单玉琴依法进京上访,被依兰县达连河镇公安分局非法抓捕,关进依兰县第二看守所,并被勒索2500元钱。2000年7月,又被非法关押34天。被勒索1500元人民币。2000年11月27日,她正在家睡觉时又被达连河镇公安分局恶警抓进看守所,非法关押210天,被勒索960元。

2001年,单玉琴又一次被达连河公安分局非法抓捕,并被非法判劳教两年。在万家劳教所关押期间,单玉琴被恶警残酷毒打,用电棍电,戴手铐吊铐,手铐都卡进了肉里,手脖子至今仍留有伤疤,一嘴牙齿被打掉14颗。

长期的折磨,使单玉琴的身体每况愈下,导致她“小脑萎缩”、“高血压”、半身不好使,生活不能自理。最后竟被迫害得哭笑无常。在这种情况下,万家劳教所才通知达连河镇政府和公安分局让家属去接人,可是镇政府毛永峰书记和公安分局负责人竟然不给盖章。后来毛永峰到万家劳教所去办事,万家劳教所提出让单玉琴“保外就医”。毛永峰却说:“她不没死吗?只要有一口气在,就得在这呆着。”致使单玉琴又被关押了6个月,病情加重。直到2003年12月30日,依兰县“610”和家属才共同把单玉琴接了回来。回家后单玉琴病情继续恶化,卧床不起,哭笑无常,神志不清,于2004年8月20日含冤去世。

* 黑龙江省哈尔滨监狱将王密迫害致精神失常

法轮功学员王密,男,42岁,毕业于牡丹江师专,在鸡西市某中学任体育教师,黑龙江省双城市人,1997年开始修炼法轮功。

2001年7月王密因讲真象被鸡西市鸡冠区法院判有期徒刑10年,于2002年4月被非法关押在哈尔滨监狱。关押期间,王密因坚持修炼,被一名刑事犯人用铁拐杖猛击头部昏迷三天三夜,哈尔滨监狱医院诊断为严重脑震荡。经院长刘朋德、主管大队长金恒权商议,决定留医院观察治疗,诊断存档。而打伤王密的刑事犯人被主管干部王春发询问后,此事不了了之。

黑龙江省监狱管理局为逃避国际人权组织对哈尔滨监狱残酷迫害法轮功事实的调查,于2004年7月1日将哈尔滨监狱100多名法轮功学员分别转入牡丹江、泰来及大庆监狱关押。王密被转入大庆监狱后,出现精神分裂,行动异常,光身乱跑,记忆失常,满口乱言。

* 18岁少女郭雪莲被北京新安劳教所迫害致精神失常

18岁的花季少女,天真烂漫,对美好未来的憧憬,使世界上的一切在她们眼里都充满着诗情画意,然而,郭雪莲,这名象雪莲花般纯洁无瑕的少女,却在18岁时横遭江氏集团爪牙的暴力摧残,从此精神失常…

2000年12月,山东18岁少女郭雪莲在北京街头散发传单,告诉世人真象,被恶警抓到北京调遣处。在那里,雪莲惨遭非人的迫害,后被押送到北京大兴县新安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

在劳教所里,郭雪莲受到了令人难以想象的折磨。一次恶警把她扑倒在地,有的骑在她身上,有的扭着胳膊,将她暴打一顿。之后,人性全无的恶警赵磊(音)、白××等将她绑起来,使用4根电棍同时电她,致使她头顶有两处被电棍电破出血。恶警还曾强行给郭雪莲注射毒针(药名不详),并在她饭里放不知名的药……在劳教所短短几个月的暴力、药物等极度的身心摧残下,郭雪莲精神失常了。

从劳教所回家3年多,被摧残的精神失常的郭雪莲,经常乱跑乱跳,说话语无伦次;时常脱去衣服,一丝不挂;动不动就打人、骂人,连父母都打骂。3年多来,雪莲的父母陪着她度过了一千多个难熬的日日夜夜,母亲几乎天天以泪洗面,全家人度日如年。知情的村邻都哀叹:好好的一个孩子被坏人糟蹋成这样,真是可怜哪!这是什么世道啊?!

* 酷刑洗脑致精神失常 河北科技大学副教授被开除公职

河北科技大学副教授李惠云博士,女,41岁。因修炼法轮功遭河北科技大学政治打手多种形式的迫害,如:故意捏造教学事故,不让她出国领奖,停止教课让她象文革时期被迫害的那些老教授一样打扫卫生等等。李惠云曾多次找河北科技大学总校党委书记王英英讲真象、要求恢复基本权益。王英英不但不理会,反而对她继续加重迫害。

2004年2月24日李惠云和丈夫宋洪水同时被绑架到“河北省会法制教育培训中心”进行强制洗脑迫害。期间李惠云遭到连续多天不让睡觉、打头、烟头烫等残酷摧残,导致精神失常。2004年8月10日被非法送去石家庄劳教所继续迫害,才几天,李惠云就被送去医院。期间劳教所一直对家人封锁消息并以谎言欺瞒。家人是在李惠云被送去医院两星期后,才得知真情的。即使如此,劳教所依然胁迫医院大夫,不允许家人探视。李惠云70岁的老母亲,为了能够见上女儿一面,到劳教所苦苦哀求甚至下跪!才得以在两名便衣警察的监视下与女儿见了一面。

2004年11月末在李惠云仍在住院期间,河北科技大学政治打手丧失人性,将她开除公职。

* 河北武安市种蘑菇能手赵申兴被迫害致精神失常

河北省武安市种植蘑菇能手赵申兴, 50多岁,是武安市城关镇五街人,武安市第一个种蘑菇的老行家,被武安市誉为种蘑菇的能手。赵申兴是一位法轮功修炼者,他平时事事处处都按“真、善、忍”去做,顾客来买蘑菇,他从不缺斤少两。

2004年农历四月二十左右,武安市公安局一科科长张利华伙同副科长张太保等人,非法闯入赵申兴家进行搜查,强行把赵申兴送进武安市看守所。在看守所里,他被疯狂迫害。610恶徒高飞将赵申兴的两只胳膊拉成一字形,把两只手分别铐在两张上下铺的床架上。然后一群帮凶用电棍电、用橡胶棒打,打了很久,其中有一个帮凶郭飞(磁县)把木棍都打断了。

赵申兴遭受了精神与肉体的双重折磨,终致精神崩溃,目光呆滞,抓啥吃啥,甚至在监室里吃别人拉出的粪便。而恶警王志明却散布谣言说赵申兴装疯,甚至说他是炼法轮功炼成这样的,继续迫害。在这期间恶警们还给赵申兴强行注射不明药物。

* 王玉珍被王村劳教所迫害成精神分裂

王玉珍,女,41岁,山东威海乳山市夏村镇北江村人,五年来全家都遭到了邪恶迫害。2004年6月份,王玉珍被乳山恶警绑架,经酷刑摧残后绑架至王村劳教所非法劳教3年。

2005年1月中旬,王玉珍的家人接到王村劳教所的电话,叫家人送钱给王玉珍治病。后来又告诉不用拿钱,过来看看,声称王玉珍病得不轻。王玉珍的女儿和亲戚来到王村劳教所后,心虚的恶警没敢让他们进门,叫他们在大门外等着。当她的女儿看到两眼发呆、神智不清的王玉珍被恶警架出来时禁不住放声大哭。修炼后身体健壮的王玉珍在王村劳教所半年,就被摧残折磨成一个精神分裂、面无表情、四肢不能正常活动的废人。

劳教所恶警把王玉珍丢在大门外就毫无人性的关上了大门,任凭王玉珍的女儿在大门外怎样哭喊:“要原来的妈妈,我妈是做好人,你们为什么把她迫害成这样?”大门里面的恶警再没敢露面。悲痛欲绝的女儿只好花了500多元钱租车把母亲接回了家。

* 杨淑会被佳木斯劳教所迫害致精神失常

40多岁的法轮功学员杨淑会于2000年9月被佳木斯劳教所干警迫害致精神失常后,继续遭恶警毒打、酷刑摧残。干警经常象疯了一样的三、四个人一起打她。大队长何强说:“杨淑会,你不就想回家吗?就不让你回去!”

2000年9月,佳木斯劳教所干警林伟(监狱接来的),为了达到转化率获得高额奖金,把杨淑会双脚朝天吊铐起来,铐得杨树会声声惨叫,稍有同情心的人听到这撕心裂肺的喊叫声无不落泪啊!在这之前,劳教所已经找茬铐了她半个月了,其中“大背铐”把她给铐昏过去了。40多岁的杨淑会长期遭受这种精神和肉体上的残酷摧残,终于导致精神失常。

有一次,恶警李秀锦当班。在吃晚饭回来的路上,精神失常的杨淑会神情恍惚东张西望,李秀锦到队伍中一把将她的双手拧在了背后,杨淑会大声的叫着,李秀锦叫一个干警把队伍带走,也不知道后来把杨淑会怎么样了,她回来就哭,问也问不出来。

杨淑会病情严重期间不能睡觉,总想回家。有时鞋也不穿,光着脚就跑,再不就大喊。劳教所戒备森严,她怎能跑出去哪?每次都被抓回来打得够呛,从来都不管她是被迫害成精神病而减轻一点折磨。

* * * * * *

邪恶中共和江泽民集团对法轮功的灭绝迫害已经持续五年多了。这里的每一个惨绝人寰的迫害案例,都记录了中共和江氏集团对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修炼人欠下的血债,记录了中共、江氏集团及其追随者的滔天大罪,“这万古大罪,这恶贯满穹宇的大罪,使众大穹一切神都震怒了!”(《向世间转轮》)神对于中共邪灵与中共在世间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恶流氓集团的惩罚终将全面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