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凌海市张玉安被锦州教养院折磨得行走困难


【明慧网2005年2月23日】辽宁省凌海市建业乡大法弟子张玉安,坚持修炼,屡次遭到非法关押迫害。2002年7月20日早上四点钟,被当地派出所恶警闯入家中绑架并非法劳教。被锦州教养院一个姓柴的恶警用长2寸宽的木方毒打头顶,被恶警闫国生用带刺的苍蝇拍打脸,长期被迫坐小凳,使他的双腿不能走路,至今依然没有恢复。

张玉安得法前是一个疾病缠身的人,在病魔的痛苦中挣扎了五年:他患有失眠症、血压低、心动过速、肾炎等多种疾病,到处求医问药,在部队医院抓的药1500元一付,吃了三付,不吃就不行了,什么活也干不了,非常痛苦。1998年11月26日这天,他的人生有了光明,经人介绍他有幸得到法轮大法,当他第一遍看完《转法轮》之后,他觉得这是一部修炼的宝书,而且是真正性命双修功法,教人修心性、做更好的人。从此,他按照书里的要求做,结果奇迹发生了,这些疾病不治而愈,什么活都能干了。

99年7-20开始江××利用中共政权迫害大法时,张玉安觉得修炼大法做更好的人这没有错,所以一直在炼。当天安门自焚出现在电视上的时候,他非常吃惊:这哪是炼法轮功的,自焚漏洞百出,天安门广场上的便衣警察平时一个接着一个的,而王进东他们在广场上打坐、喝汽油到点火大约二十分钟(这是中央电视台焦点访谈说的)这么长时间,难道警察都回家睡觉去了?而且还是大年三十发生的事。从电视上看王进东根本就不是炼法轮功的样子,连双盘腿都不会;刘葆荣自称是老学员,光《转法轮》就看了三百多遍,但要从炼功者角度看,她根本没看过《转法轮》,翻遍所有大法书,哪有德燃烧冒白烟的话呢?刘思影喉管切开还能说话、唱歌?真是天大谎言。

由于电视媒体不断造假,反而使张玉安更加坚定了修炼的信心。他被多次非法罚款、拘留。在拘留所第二次被提审时,恶警刘曾如把他的嘴唇打碎了,淌了一夜血,把被子润透一片,伤疤几个月才长平。拘留所到期后仍不放他,张玉安绝食抗议6天才被释放。

2002年7月20日的一大早四点钟,现任派出所所长张光和他的属下张老七闯入张玉安家,硬说马路旁电线杆子上的法轮大法好的标语是他贴的,也不容他分辩,把他绑上就开始乱翻,翻走《转法轮》和《大圆满法》各一本,法像两张,法轮图两张,然后张光和他帮凶架着张玉安就往外拽。当时张玉安家中只有86岁的老母,老人当时就吓傻了,只是哭,站在那直哆嗦。张玉安看到老母被吓成这样,想安慰一下,恶警张光不让,他们不顾老人的安危,架着他就往车里推。到派出所后张玉安遭张光毒打,后被送到凌海拘留所,5天后被非法送到看守所。张玉安到看守所后被扎过凉水盆、灌过盐水,看守所所长用尼龙棒打他的腿,腿上留下像黄纸钱一样的棒痕,周围都紫了,好几个月才好。

2002年8月8日,张玉安被非法劳动教养三年。刚刚开始,锦州教养院不法人员整天对他强制洗脑转化。一个修炼真、善、忍做道德高尚的人,你往哪转化他呢?让他去偷、去抢、去骗、去嫖、去做坏事吗?

2002年9月迫害升级,酷刑转化开始了,两个恶警为一班,4个小时一换,还有后备的,打学员时都上,一帮人围着打,还有电刑、手铐、倒背手、铐在暖气管子上站不起来、又坐不下、罚站。有的学员长达4天4夜不让睡觉,就那样站着,腿都站坏了,到解教时脚走路还不方便。张玉安的脸被恶警闫国生用带刺的苍蝇拍打得都是小眼,好几个月才长平。打完后恶警当时就遭恶报,差点背过气去,吃了一把药才缓过来。

在迫害中,张玉安的头顶心被姓柴的恶警用长2寸宽2公分厚2尺长的木方毒打,打得耳朵都不通气,到现在脑子还响当当呢。再加上长期被迫坐小凳,使他的双腿不能走路,得扶着别人的肩头走。就这样张玉安还被迫害着,后来他坚决不配合邪恶,恶人们就把他从大班关押到严管班,整天强制坐小凳。

后来张玉安坐凳也坐不住,经常摔到地上,起床时也经常摔跟头。大队长白金龙叫四防把他背到楼上敲打他的膝盖,没有反应,这时他们看真的不行了,叫张玉安的家属到教养院协商保外,拿500元钱到医院复查。张玉安上医院是四防背着去的,还被戴上手铐,从医院回来后又被关押1个月才叫他保外回家。张玉安到现在走路还很困难。

以上是大法弟子张玉安的部分被迫害事实。中共江××集团动用国家大量的财力、物力、人力去镇压这些信仰真、善、忍的人群,就光锦州教养院关押法轮功学员的二大队每年就要耗资40─50万元,全国又有多少这样的教养院,把这笔钱用到真正改善老百姓的生活上而不迫害老百姓,该多好啊!然而五年多的迫害还在中国继续着,无数的大法弟子及其家属还在遭受无辜的迫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