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监利县610及公安局不法人员对胡顺先的迫害


【明慧网2005年2月24日】湖北省监利县容城镇胡顺先,现年61岁,于1996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在修炼之前,她一直深受牛皮癣病痛的折磨,30多年了,多方求治,钱花了不少,都没有得到有效治疗,手中长期不离药,曾在医院被诊断是皮癌而送回。但通过这几年修炼法轮大法,没有花费1分钱,却让她的病不治而愈,这是所有接触过她的人包括公安干警都有目共睹的事。

修炼法轮大法不仅解除了胡顺先的病痛,同时也减轻了她家庭的经济负担。以前,她家靠开一个冰棒批发来维持生计,没炼功之前,只是一个“私利”当前的人,为了少缴电费就把商用电开成居民用电户头;后来通过学法,明白了做人应该按“真、善、忍”的标准去做,事事处处要为别人着想,于是她就拿了一万元钱去电管所补交电费。她的身心之所以能得到这样的改变,都是受益于法轮大法,法轮大法使人身体健康,道德回升,这样的功法无论对个人、家庭,还是社会都是有百利而无一害的。法轮功在国家和群众的赞扬声中,迅速传播开来。

天有不测风云,中共政法委书记罗干的连襟,所谓的“中科院院士”何祚庥,在天津少年报上对法轮功进行诽谤、诬陷。天津的学员就向报社要求澄清事实,结果等来的是公安干警的抓人、抄家。在这种情况下,天津的学员就去北京上访(这就是99年4.25的和平上访,没有口号、没有横幅,只是安安静静地等待总理接见)。当时,学员只是提出3点要求。1、释放被关学员;2、允许法轮功书籍出版。3、执行国家对气功的“三不”政策(不支持,不反对,不宣传)。朱镕基总理,接见学员代表后,对第一点作出了解决。不久,人民日报、新闻联播上都发表了谈话,强调国家没有反对法轮功,也没有不允许党员、干部练法轮功。当时国际社会对朱总理的开明政策给予了高度赞扬,称为4.25事件为中国民主文明新的里程碑。

然而,当时集党、政、军大权—体的国家主席江××因妒忌法轮功修者日众,妒忌朱镕基总理所赢得的国际国内的声誉。利用手中权力私自定法轮功为×教,不顾乔石等人的劝阻,践踏国家宪法,一意孤行,下令在99年7月19日一夜之间全国抓人,从此惨无人道的迫害法轮功。同时灾难也就降临到了胡顺先这个一字不识、只知道按“真、善、忍”做好人的老太婆身上来了。

1999年9月某日半夜,胡顺先她们一家人正在熟睡中,监利公安局国安大队队长付岳成带领三名干警,身着便装,在没有任何手续的情况下,非法闯入她家,进行非法抄家。然后说要她和其妹胡年先(大法弟子)去说几句话,非法将她们强行带走,这一去就是非法拘留15天,释放时,还得交300元钱给拘留所。当时抄家时,她家坐垫下的一百元零钱,也不知身犯何法,被国安队干警余一华一并带走。

半个月后,胡顺先从拘留所出来,才知已无家可归。原先她在贺龙广场租了一块地皮,花了不多钱在上面搭建了六间房屋,买了6个桌球台,和老伴带着孙女住在这面,靠此维持生计。谁知却被国安大队非法查封,没收。在这样无家可归,无法生活的情况下,她连续到公安局三次找说法,她们不仅不给她解决问题,而且还连推带骂将她赶了出来。她当时对他们说:“你们不让我生活,我就去北京上访”。他们却说:“你去吧。去了我就关死你”。

胡顺先想,不知道还有多少和我一样受冤的大法弟子,政府—定是不了解法轮功的真实情况,我去北京向政府讲清真象。相信政府明白了我们只是—群无任何政治目地,只是修炼自己,—心向善的善良百姓时,一定会给我们伸冤的。于是她走上了去北京上访的路,那知到了北京,连信访办的门都没摸着,就被抓进北京公安局,不仅没有谁听她的诉说,反而是电棍加拳脚。她被监利县公安局接回来后,又非法关押在一看守所39天,一直到腊月二十三,政保大队向她家人索要5000元保金,并又交300元钱给一看守所,才放其回家。原本已贫困的家,更是雪上加霜。

从此,胡顺先就一直居无定所,生活无着落。宪法既然给予了每个公民都有信仰的自由和言论自由的权利,有上访的权利,为什么别人可以上访,而炼法轮功的受冤了就不能上访呢!难道法律面前不是人人平等吗?信访办的大门是因人而开吗?于是,她于2000年上半年又一次进京上访。刚到武汉火车站就被闻讯赶来的监利县公安干警抓回。

这一次又非法关押了4个半月,直到她在一看守所瘦得皮包骨,已无法行走,每天只能喝—点水。干警害怕她死在里面才放其回家,走时又被看守所罚了一千元钱。刚家后,她坚持学法炼功,半个月内身体很快康复了。当时又快要过年了,她就和妹妹胡年先一起去上车看望80多岁的老母亲,帮其收洗,准备过年,在那里住了几天。谁知公安局说她失去了监控,到处在找她们,一天大约9点多钟的时候,二街居委会裴主任,伙同上车派出所干警闯入其母家,说是要接她们回城关过年,强行非法将她们拖上警车,井又非法抄家。她们就这样被带到了城南派出所,一进派出所干警曾熙就恶狠狠的说:“你们把我害得好苦,害得我扣了—千元奖金,”当时其妹说:“我们又没害你。”

干警曾熙听后恼羞成怒,上来就是一耳光把其妹打翻在地,接着就是拳打脚踢,她上去拉时,四、五个干警一起上来将她拉起来往地上摔。同时几名干警拖住其妹,上衣全被剥到头部,上身赤裸,任由曾熙打了一顿。胡顺先她们被打得不能行走,才被抬上了警车,送到拘留所,抬着扔进了号室。三天后,转到一看守所。就这样她们两个年近60岁的老姐妹,没有犯过任何罪,却惨遭毒打,并非法关押。在这过程中,她们仍遵循一个修炼人的准则,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只是善意劝他们不要打人,打人是犯法的。

胡顺先大女儿郑从秀得知她们无辜被关又遭毒打,就找各级领导要求放人,并要到一看守所接见,有关领导被她弄得实在不得安宁,只好同意在腊月三十,让其母女见一面。但事先国安队长付岳成欺骗她说她女儿实在太厉害,让他们不能安宁,并许诺,只要她们说没被打,正月初八就放她们回家。结果等待的却是非法劳教一年。胡顺先女儿并没有炼法轮功,心中充满悲愤,在这种情况下只好去北京上访,被监利县公安局抓回去,非法劳教三年。劳教期间在没有其女儿同意签字的情况下,又单方面判其离婚。好好一个家,就这样被监利县公安局拆散了。

自从劳教回家后,各方面的压力更大,周围人都用一种怪异的眼光看待她们。因江××流氓集团惊心策划的“天安门自焚案”、到后来的杀人案,把不明真象的广大群众对法轮功的仇恨煽动到了极点。胡顺先修炼法轮大法多年,师父所有法理深深烙入脑海:“对炼功人来说,我们要求比较严格,炼功人不能杀生。不管是佛家、道家,奇门功法,也不管是哪一门哪一派,只要是正法修炼,都把它看得很绝对,都不能杀生,这一点是肯定的。”(《转法轮》P229)自杀也是有罪的。再则,每个大法弟子到北京去上访只是为了向政府讲清真象,和申诉在地方所受到的迫害。如果是为了什么圆满自焚,那么北京每天自焚的人应该是络绎不绝了。一个修炼人绝不会自杀,杀人。以前在没有镇压之前,那么多炼功的人怎么没有谁自杀,杀人。镇压之后,就突然发生了这些事呢?在国外(包括香港台湾)有那么多修炼者,没有谁自焚杀人,怎么到中国大陆后就水土不服了呢?另外,从焦点访谈播放的镜头可以看出破绽百出。

(1)王进东看上去烧得黑焦,可他两腿间装着汽油的雪碧瓶却完好无损。最易燃烧的头发还安好无恙。并且受过烧伤的人应该是很痛苦的。他却没有半点痛苦之态。这只能说明他预先用了防火材料。

(2)小女孩刘思影既然做了气管切割手术,气管里还插放有管子,怎么四天后就能接受记者采访,并唱歌呢?2个月后,一个活鲜鲜的生命怎么突然死了呢?

这“天安门自焚案”与历史上罗马皇帝尼禄为了迫害基督教,放火烧罗马城然后嫁祸于基督徒,是多么惊人的相似呀!然而那些从来就没有看过法轮功的书籍(因禁止出版也看不到)的人是很难辨别真伪的。为了让人们不受蒙蔽,为了让人们不再误解,不再仇视法轮功。胡顺先向群众发传单、讲真象,只是讲清真实情况,并没有涉及任何政治。结果又被关押2个月。

这次回家后,不法人员没让她安宁。有一天,城南派出所所长刘祥带领一班人开着警车又闯入她家,谎称其妹胡年先在他们所里吵闹,要其去劝解.她对他们说:“我妹妹是修炼的人,绝不会吵闹,你们不用骗人,我不会去。”

刘祥一看谎言败露,就原形毕露,抓住她的衣领就往车上拖。结果撞在车上,顿时鲜血直流,也弄了刘祥一身,他们只好将她送进医院包扎。医生一量血压,当时高达200,而他们却不顾这样高的血压随时都可以给她带来生命危险,还是将她非法关进了看守所。后来提审,才知道是因为另—名大法弟子李巧枝被他们逼迫得离家出走了,他们找不到李巧枝就来抓她顶替。

就这样胡顺先又被无辜的关押了3个多月。后来在绝食抗议下,才释放她,与此同时不法人员又将其妹胡年先,以村干部找谈话为由骗至警办后非法关押,并劳教一年。

胡顺先回家后居委会又派人日夜紧跟,在其床头搭了一个铺,吃饭,睡觉,上厕所,寸步不离,弄得她家里人不得安宁。在这百般无奈下,胡顺先只好离家出走。开始靠吃菜叶度日,后来就是去拾破烂,换点钱生活,夜间睡涵管。流浪了几个月后,以为公安局不会再找她了,就到红城租了一间民房住下。可又被不明真象仇视法轮功的人举报了,又被非法关押9个多月。而在其离家出走后,公安局为了找她,向其家人施加压力,要她小女儿单位不准其女儿上班,每天开着警车,大批人到家逼问,逼得她女儿要跳楼才罢休。不法人员又开车到朱河另一妹妹家,将妹夫抓来关押一夜,吓得她妹妹当场休克。并且连邻居苏奶奶也不放过,说她有帮助其“逃脱”的嫌疑,无辜将她抓去关了几个小时。

这几年来,胡顺先一家所受到的肉体和精神的迫害,成了其家人永远无法挥不去的阴影。这一切都是江××及其追随者所犯下的罪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