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村劳教所2000-2001年暴行片断


【明慧网2005年2月25日】王村劳教所是一个涂炭生灵、泯灭良知、迫害善良、正义、迫害理性的刑场,在这里有成百上千的法轮功学员遭到了肉体的摧残、精神的折磨及奴役,从73岁的王军芳老人、60多岁的李桂莲、张华、曲美玲等老太太,到18岁的学生杨苗、高雪娇等都无一幸免。2000年11月3日,因我坚修法轮大法,被非法劳教3年,从非法关押的潍坊潍城看守所转到了山东王村劳教所四分所(现山东第二女子劳教所)。在王村劳教所这所“人间地狱”里,亲眼证实了邪恶之徒的阴险、凶残与毒辣。

当时我被分到一大队的严管班(这个班是从第一女子劳教所迁过来的)。在这严管班里有三个大法弟子:李国华、李玉梅、李建惠。其他的都是社会罪犯9人,是随从济南调过来监控大法弟子的。山东省第一女子劳教所的恶警曾说:“李国华、李玉梅10月27日进了劳教所就带头背法、炼功,闹的劳教所上下不得安宁,不好管理,太顽固了。”王村在11月1日建立起非法抓捕法轮功学员的场所,当天下午她们就被从山东省第一女子劳教所转押到王村劳教所,所以被称为“济南三李”,也成了王村劳教所重点迫害的对象。第二天凌晨,我就看到了被迫害的惨不忍睹的大法弟子李国华。当时她被手铐铐在床上、鼻子里插着大半米长胶皮管。

在劳教所里,我们能经常听到一个威震苍穹的声音:“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千古奇冤!”“还我们师父清白!”“我们要求无罪释放!”这喊声惊天动地,震慑着层层邪恶。这位大法弟子是二楼上的,她的姓名、年龄不详,只听说她是济南的。只要听到这震撼人心的声音,同时就能听到:“警察打人了,警察打大法弟子了!”的声音!这时就听到楼上传来杂乱的脚步声。凳子被踢得滚动的声音,人在地上被拖着走的声音,等一片混乱。我们在楼底下听着这一切,担心着我们的同修,这样的事在劳教所几乎是天天发生着。

在很多很多次的迫害中,最令我难忘的刻骨铭心的就是2000年11月中旬的一天,晚上大约是9点多,我们全队正在被逼迫看乱七八糟的电视节目。这是,楼上又传来了打人的杂乱声,恶警慌忙把电视音量放得很大很大,想压过打人的声音,想扰乱我们,害怕我们听到,就在这时,电视突然中断了信号,而且是三个楼层同时中断,一点声音也没有,一片宁静,在这瞬间的宁静中,我们听清楚了楼上传来“打人啦,打大法弟子啦……”我们一大队的全体同修都不约而同的站了起来,共同抵制邪恶,集体喊出了心中的最强声音:“不许打大法弟子!法轮大法好!”恶警一听都吓慌了,恶警一大队长石翠花带领一大队的全部恶警疯狂的扑上来镇压我们,并大声的吼叫:“坐下,坐下,都快坐下,不许喊,把嘴闭上……”此时,大法使我们的心凝聚在了一起,我们互相挽起了胳膊,纵向都一个抱着一个的腰,形成了一个整体,恶警们怎么拆都拆散不开。这时李国华大声背法:“生无所求,死不惜留……不许打大法弟子!”“法轮大法好!”的声音,此起彼伏,冲出牢房,奔向劳教所的上空,久久回荡。这喊声使一切邪恶胆战心惊、魂飞魄散,恶警们慌忙的使劲去堵我们的嘴,混乱成一片。这时恶警石翠花穷凶极恶的从楼上领来了一群男恶警,每个恶警手里都拎着半米多长的电警棍,黑白圈相间的高压电警棍也随着恶警站了一排,在阴冷的黑夜里格外的显眼,真感觉到了地狱里的阴森恐怖。它们这是刚凶残的电完二楼三楼上的大法弟子才下来,凶鬼恶煞般的将我们圈起来说:“坐下,都坐下。”同时电警棍“啪啪啪”的冒着蓝光对着我们的脖子、脸一阵电,把我们电开,被迫坐了下来,只见邪气十足的石翠花撕下了从前伪善的面具,露出了它那狰狞的凶恶的面孔,喷着唾沫星子咆哮:“把李国华,李玉梅、李建惠、宋宪平带出去。”又邪恶叫嚣着:“劳教所就是专政机构,都配有专政工具,你们不遵守所规所纪,不承认是劳教人员,拒绝劳动,就动用专政工具……”当晚劳教所对我们实行了更严酷的看管,害怕我们再有站出来的或起来炼功,许多恶警都被分到班组里去值班。还有男恶警、所恶警提着电棍查夜的,几乎是不眨眼的在盯着我们。

这次对大法弟子的迫害,令天地都为之震怒,当天晚上,天气骤变,狂风大作,刮了一整夜,我听到恶警们的对话说,狂风把二楼上的木门都刮掉了,楼顶上的天线杆子被刮断,很大很大的桶被刮跑了。呼啸的狂风带着啸声,刮的每层楼的大铁门都轰隆隆的直响,窗户关都关不住,而我们的同修被邪恶带到哪里去了?她们穿的衣服都很单薄。

大法弟子李国华,现年51岁,山东工艺美术学院的副教授,她在王村劳教所遭受了灭绝人寰的迫害,身心受到了极大的摧残,直到出劳教所,她的一条腿还留有残疾。李国华在2000年11月这次迫害中被丧心病狂的邪恶之徒带出去后,铐在外面的大铁门上,在风口上被狂风吹冻了一夜一天。到了第二天下午恶警对李国华实施残酷的高压电刑,将李国华的双手、双脚铐起来,强行塞入带靠背的木头椅子空档里,十多根电棍同时电李国华的双手、双脚,直到十多根电棍的电全部放完,充满电再电。每电完一次时,阴险毒辣的恶警副所长王军就戴上听诊器听听李国华的心脏是否还跳动,如果还跳动就继续电,当李国华被电昏死过去了,男警匪们用冰冷的水把她泼醒,恶警们还邪恶的叫嚣:“还装死,装死就不电你了?继续电!”“我们电你9次,现在还差3、4次了,你坚持着点啊!”真是邪恶至极啊。李国华一次一次的承受着邪恶们的迫害、摧残。嘴里还在默背着大法:“生无所求,死不惜留……”坚定的李国华凭着对大法的坚信,硬是挺了过来,没有向邪恶屈服,邪恶电完了李国华后,将她关入禁闭室继续迫害。事隔几日后,恶警叫我和另一个同修去将李国华接回我们牢房,我们来到禁闭室,看见当时的场面,惊呆了,我的泪水不由得流下来了,李国华被迫害的已经不能自理,邪恶还把她大字形的铐在死刑床上,双腿被邪恶们从脚趾开始挨着往上电,一直电到膝关节,两条胳膊,从手心开始往上电,一直电到胳膊肘,胳膊、腿都已被电烂、电焦,高度电烧伤,还散发着浓水、烂肉的臭味,大小便都不能自理了,更不能行走,是我们把她背回牢房的。即使这样,邪恶们还逼她写保证书,她就写证实法的书信。

当时,有些才分配到劳教所的女警看到李国华被迫害成这样,也忍不住的说:“这个劳教所真邪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