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与大法弟子赵静相处的日子


【明慧网2005年2月25日】我是一名厨师,2000年4月份经朋友介绍,我来到吉林站前的一个朝鲜族饭店工作。我在那儿认识了赵静。

那年赵静十几岁,长得很秀丽,大大的眼睛,黑黑的头发,还经常梳着一个小辫。她很单纯、善良,很有朝气,脸上经常泛着灿烂的笑容,说话的声音也很甜美,人又勤劳,她所负责的包房总是打扫的一尘不染的。我们大家都很喜欢她。

过了一段时间,我才发现她在看《转法轮》。我没想到在这儿能碰上同修,高兴之余我告诉她“我也是修炼大法的”,她也很高兴。那时我俩的学法是公开的,饭店的所有人都知道,因为经常给他们讲真象,他们也很理解。在饭店工作,闲余时间比较长,我俩便利用工作之余在休息室一起学法、切磋,有时也谈起她的事。

赵静家住在吉林市丰满区的白山乡榆树村。她叔叔98年引导她走上了修炼道路。赵静说“我们那儿也有炼功点,得法后我们每天都要一起学法,早晨天还没亮呢,我们就起床炼功了,我那时炼功很少间断的。”她还说“我的叔、婶还有姑姑都是修炼人,但我父母反对我炼功,可是她们也拿我没办法。”

和她相处的日子,我的最大感受是,她的思想很简单、纯净,她认定的事情一定会一做到底的,任凭谁也不会动了她的心。记得在2000年9月30日,我和几个同修打算一起去北京证实大法。她得知后,很困惑,问我为什么要去北京证实大法。我便把我对进京证实大法的认识讲给她听,她立刻决定也去北京证实大法,没有任何顾虑,没有一点犹豫,并且说“我回家告诉村里的同修也去北京证实大法。”于是她连夜赶回了村里。后来她叔叔和村里的几个同修去北京证实法,在吉林火车站被村干部、警察劫持,并进了拘留所。

2000年9月30日,我们一行8个功友踏上了进京正法的路。并且在路上我们见证了江氏集团的邪恶伎俩。为了阻止大法弟子的进京上访证实大法。他们在车站、列车上,以及进京的要道布置了很多警力,非法抓捕大法学员,因此有许多大法学员被抓走。而且它们的手段也很卑鄙,它们逼迫乘客骂“法轮大法”、骂“师尊”,如有不从者就会被抓走,弄得整个列车里民怨沸腾。在进京的路上,也不知他们盘查了多少次,也许是证实大法的心比较纯正吧,我们一行顺利的抵达北京。

我们先找到了北京同修,一起在法上交流切磋,通过交流我们找到了差距。通过交流我们看到了不足,家乡的同修大部分还没有走出来证实大法,讲清真象,更谈不上整体配合了。所以我们决定回家乡一边做真象,一边带动周边的功友都能出来。但赵静却说:“我明天要去天安门打横幅证实大法。”我也打算和赵静一起去天安门证实法。第二天,其他6个功友回了家乡,我俩又遇到了一些外地同修,经过交流我们决定在没去天安门之前,利用“十一”这几天在北京城派发真象材料。

就这样赵静和我还有5个同修找到了一家旅馆住了下来。晚上北京同修把真象材料给我们送来,我们凑到一个房间,把真象叠好后把我们的兜子塞得满满的。第二天我们两人一组的在北京城开始派发。我们一个区、一个区的铺开了发。我们也不拘形式,只要能使北京的百姓了解真象就行。自行车的筐里、大门上、卖东西的床位上、游客休息的凳子上、楼上的信箱里或直接递到人们手中。我们从太阳升起开始,边走边发,一直到太阳西下,真象材料基本就发完了。我们从乡村发到城镇,从街道发到各大景点,好多地方都留下了我们证实大法的足迹。每天晚上回到旅馆后,我们一边叠着真象,一边交流,严格的向内找着自身的不足,互相取长补短,在大法中熔炼着。

这期间也曾发生了一些感人的小故事。有一次,赵静和另一同修正在一座大楼里发放真象呢,突然被一个当官模样的老年男人撞见了,那人愤怒的大声喊着“你们干什么呢?真给中国人丢脸!这不是反政府吗?我给你们举报!”然而赵静并不为其所动,并没有害怕,而是坦然的把真象讲给他听。当那个人听明白后就再不作声了,于是两人又继续把真象发完了。有时别人即便知道是她发的真象时,她也不会动心的。她常说“我做的是最神圣的事情,我在救他们呢!在做最好的事儿,为什么要动心呢?”

大约过了45天,我们又一起走上了天安门证实大法。那次证实法场面很壮观,成千上百的大法弟子在天安门证实大法,有打横幅的、有撒真象的、有喊“法轮大法好”的、有制止恶警打人的,邪恶的表现很疯狂,它们有的用警棍打学员、有的拳打脚踢、扯横幅、有的在地上往警车里拖学员、有的追赶学员、还有的使劲驱逐围观百姓,整个过程持续了40多分钟。有许许多多人都见证了这正义与邪恶的场面。那一次抓走了好多学员,但我们几个证实完大法后都闯了出来,安然返回家乡。从去北京到返回虽说只有8、9天的时间,但我却觉得经历了好多好多的事情,真是一言难尽啊!

回到吉林,在老板的要求下,我又回到了原单位上班。赵静在家呆几天后又去了长春,长春同修给她找了个工作,在药店卖药。

2000年11月份的一天,我正在饭店的休息室看书,赵静兴冲冲的进来了。她穿了一件长春同修送她的棉衣,背着在北京一起发真象的兜子,兜子依旧鼓鼓的。脸虽冻得红红的却依然带着灿烂的笑容。我诧异的问她“你不是在长春工作吗?”她说:“我刚从长春回来,明天还得去上班呢。我带来一兜真象。”边说边开兜子拿出了十来种真象材料给我看。我说“哎哟!这么多样啊!咱们这边的真象现在很单调,看来长春功友做的不错呀!”她说:“是啊!”那儿的功友很多都走出来了,进京证实法的可多了。”她又说:“我还放心不下我的家乡,那儿比较偏僻,他们很难看到真象,所以我要把真象发给他们。正好你那儿有摩托车,你托我,咱俩一起去做怎么样?”我看了看表已经是晚上10点来钟了,便说“太晚了,要去的话,半夜也不一定能回来,那你嫂子还不满吉林市找我呀!我还是不去了。”由于我的私心,那一次没能跟她一起去发真象,每每想起都懊悔不已。我怎么也没想到,那一次竟是我见到她的最后一面。

不久,她的叔叔给我打来电话,我才知道2000年11月25日赵静在去北京的途中被恶警迫害死了。据知情者透露是被警犬咬断她的脖筋。(明慧网上有迫害文章)听到了消息我一下惊呆了,我不敢相信我的耳朵,更不敢相信这一切是真实的。我愣在那儿:一个十九岁的小同修,为了修炼真善忍,为了维护正义竟被如此残酷的虐杀了!

在大陆被迫害致死的大法弟子还有很多啊!我现在更清楚了为什么要彻底的全盘否定这场迫害。这决不是出于人的什么怨恨,而是公正高尚的清除宇宙中真正的邪恶势力,铲除从上到下的这些变异因素一直到人类社会的这场邪恶。然而我们在人间的一切圆容方式都是符合“真善忍”的,没有任何过激的行为,这只是溶于法中的法力体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