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封朋友的回信


【明慧网2005年2月25日】我的名字叫做芳沂,同学大部分都叫我小可。我在高三毕业前几个月里开始学炼法轮功,爸爸妈妈比我还要早就开始修炼了。高三那一年,功课压力很大,同学之间为了成绩的好坏而彼此竞争的学习环境,使我变得越来越不快乐,越来越失去自我。妈妈问满是压力的我要不要看看《转法轮》─这是一本法轮功修炼者都会看的书。我不以为意,只是想反正书也读不下去,换本书来看看也不错,没想到的是,这本书的内容深深的吸引了我。

我依稀记得,那一次我舍不得把书放下了,觉得书中所讲的道理真好!从来没有人跟我讲过这些道理!于是我就开始学炼法轮功了。在我的心里,法轮大法的“真、善、忍”始终影响着我,在大学四年里,我时时会要求自己要尽量做到“真、善、忍”。不管对同学、对老师、对周遭的人事物,我都是这样要求自己的,虽然有的时候我没有做好,但是我还是会提醒自己下次要做好。而每当我做好的时候,我真的很快乐!

去年(2004年),我从大学里毕业了,从台北回到家乡后,原本很少再联络的国、高中同学,反而在这时候又联络上了。为了让更多的人知道法轮大法好,认清中共江泽民流氓集团的谎言与可怕,我一直持续性的用电子邮件的方式,寄法轮功的真象资料给我的这些老同学,其中也包括了大学的同学。而最近发生的一件事令我很开心。

事情是这样的,一开始有个同学来信问我,为什么我寄的资料几乎都是法轮功的消息?我寄了一封信跟她解释说“如果我不寄给你们,你们几乎是不可能主动接触这方面的新闻的,所以我就自己送上门罗!”后来,为了解释的更清楚,于是我写了一封信寄给我平常会寄电子邮件的同学与老师,信中我这样提到:

各位好:

或许我真得不太会讲话!虽然自己知道学法轮功好,但是每当朋友问起法轮功的事,我就好紧张而且有些激动!甚至很想把自己知道的迫害真象,一股脑儿的全告诉大家,希望大家千万别相信中共(江泽民流氓集团)造谣的谎言!这些谎言真的害了好多人,好多家庭因此支离破碎,好多人因此失去生命(其中不乏教师、学生、妇女、老人、与小孩……)这场迫害的可怕,不是生长在海外的我们所能想像的。而且它并未停止,它还在继续,是被隐藏的,被掩盖的。

或许大家会觉得,这些迫害的事我都知道啊,但是又能怎样呢!也或许大家会觉得,这些事情又与我有什么关系呢!是啊!或许毕竟这些事并没有发生在你我的眼前,也或许这些受苦的人不是自己的亲人,所以真的没什么感觉!但是将心比心吧!你也有家人,也有想要保护的人吧!这些在中国大陆受苦的法轮功学员,也一样有家人,有想要保护的人啊!

所以,请试着听一听法轮功学员的心声,如果可以的话,请顺手把我寄给您的法轮功新闻,也转寄给您的朋友好吗?毕竟,我一个人的力量真的有限!祝福您!

没想到,我的一位大学四年的同学竟然回了一封信给我,她对我说:

小可:

跟你做了四年的同学,对你也有一定程度的了解。我非常明了法轮功对你的深刻影响,它的确将你带入另一个自我提升的境界,这是身为同学兼室友的我由衷为你欣喜的。我也深知你热衷法轮功并不带有任何目的(指的是功利目的),纯粹是真心投入并想要释出事实的真象(甚或是在精神心灵上的修为)。

你说的不错,我也注意到了,你只要遇到别人问起法轮功的事就会有种极欲解释的激动却又深怕别人误会的模样。所以,我也会尽量避免主动提及这类事情。但若你提及,我也不会排斥的。不主动的原因是我了解法轮功与中国大陆(中共)的优劣分别了,所以,自始至终我都是站在法轮功这方的,并不是以同情的角度,是以一种人文及人权的方式来看待这类事情。我所说的都是一种以非法轮功学员所看待的立场。或许这种立场不足以深入法轮功学员的内心,但是你必须知道,有诸多非法轮功学员是支持你们的,他们可能没有发声,但存在他们心中的是公理、是正义。向别人介绍法轮功是件好事,但要轻松自在,如果自己都激动紧张,别人怎么会随喜自在呢?所以,日后你面对这些事情可以不要肾上腺加速运作,不要太紧张,我明白你对法轮功学员受到迫害之事的愤忿,因为你可能视这些学员如家人一般,但是爱人之心一般大众也有,或许他们不是学员,所以没有激烈的发声啊!你要先相信别人也有爱人之心,就算他们不是学员,就算他们没有激烈表态,你仍要从容允许别人相对于你在激烈解释之时流露轻松的表情。

其实我言不达意,我只是想让你知道,纵使我不是法轮功学员,但是仍与你在同一阵线,就算是一种默默的支持,因为多数大众是不习惯强烈发声的。所以,不要怕别人不了解法轮功或误会法轮功,我也知道可能真的会有人误会法轮功,但这就是对法轮功学员的应变考验吧!

* * * * *

这封回信的内容出乎我意料之外,但是真的令我好感动!原来,我的朋友一直都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