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子劫后重逢(图)


【明慧网2005年2月3日】2005年2月1日,对于法轮功学员徐志伟和他的母亲张翠女士来说可以说是终身难忘的,因为中共江氏集团对法轮功的迫害,这对母子天涯相隔无法相见长达八年。在这过去的八年里,徐志伟的家庭经历了母亲因为修炼法轮功而在中国被非法抓捕两次,举家被抄,护照没收;父亲病重去世,他本人却因护照被拒绝延期而无法回国探望等等变故,而作为唯一的孩子,徐志伟在海外也進行长达五年的营救母亲的活动。在海外法轮功学员的努力下,在美国参众两院的议员们的正义支持下,分别八年的母子终于团圆,在芝加哥奥黑尔(O’Hare)国际机场里,当母子再次相见相拥抱头哭泣的时候,许多一旁观看的人们都不禁流下了泪水……新唐人电视台和芝加哥每日信息报(Chicago Daily Herald)专门到现场采访,记录下了这一感人时刻。

高精度图片
分隔八载母子终相见

妈妈的故事

1997年,徐志伟踏上美国国土,象所有的海外留学生一样,开始了他在美攻读博士学位的留学生涯。因为他是独子,他说自己有一个心愿就是在美国立住脚后能够把父母接来看看,远在天边的本应该是享受天伦之乐的父母此时也是最希望和这个唯一的孩子团圆,然而,这个本是最普通的心愿却在1999年中共江氏集团开始打压法轮功那时起破灭了。

徐先生说:“从我有记忆开始,我就是一个调皮、不爱学习,几乎天天闯祸的孩子,父母为我简直是操碎了心,尤其是妈妈,她的脾气也越来越暴躁。父母都是普通工人,每天的工作负荷量很大,当妈妈50多岁时,身体里所有的器官都出了毛病,心脏、胃最为严重,甚至医院已经下了病危通知书。虽然我已经长大懂事,并且以优异的成绩成为当地唯一的大学生,但这些都无法挽回妈妈虚弱的身体。直到1995年,妈妈开始修炼一种缓、慢、圆的打坐气功-- 法轮功,我亲眼目睹了法轮功是如何把一个脾气暴躁、体质极差的中年妇女变成一个心胸开阔、脸色红润、身体健康的妈妈,那种天壤之别至今仍被亲友们津津乐道。

我感觉妈妈的第二次生命开始了,那种生命的勃勃生机不是来源于我的出国、结婚等喜事,而是来源于她内在的一种升华,妈妈说那种升华就是李洪志老师所教的--真、善、忍。妈妈说她还有一个心愿,希望我们全家每个人都能够走進真善忍的法理来,这才是天下最幸福的家庭。然而1999年7月20日以后,在中国大陆,千千万万个这样幸福的家庭破碎了,铺天盖地的一边倒的打压法轮功后,妈妈的心都碎了。她实在想不明白政府的所作所为,她向地方政府诉说,石沉大海;她向地方公安部门诉说,却被盯梢监控;她没有别的办法只有在2000年初的冬天走向了北京国家信访办,她说她那时的心愿只有一个,告诉政府:法轮大法好!她得到的又是什么呢?关押、拘留、遣送、不准亲人探视等待,面对种种不公和层层升级的打压,妈妈为她的信仰自由开始绝食。”

看着眼前这位平静,面色红润的老妈妈,真不敢让人相信,她曾经绝食10天!

据她自己介绍:“在我绝食十天后,我的身体状况一切良好,看守所的人和医生都惊呼我为“老神仙”,我只是一名普通的法轮功学员,我的第二次生命都是在炼法轮功后才得以延续的,象我这样的人在中国大陆有千千万万,我怎么可能再昧着良心说法轮功不好呢?!“

2001年4月,徐志伟的母亲张翠女士因给功友送经文,被人告发,第二次被捕入狱。这次的被抓,使得徐志伟父母的在武汉的家也被抄了,家里只剩四壁,警察们拿走了所有的东西,包括法轮功的资料、徐志伟写回家的信、寄回的美元和他妈妈的护照。张翠女士的护照被没收后,使得母子团圆的希望更加渺茫,而在海外的儿子也开始了营救母亲的活动,在他把这件事情在海外曝光后,市公安局的人居然对徐志伟的父母说:希望你们的儿子在海外不要再闹了,对我们以前对你的“待遇”能够谅解。

徐先生的父亲因多年来家庭变故巨大,心力交瘁,于2003年遗憾的离开了人世,母亲从此孤零一人。然而,就在徐先生为营救母亲而四处奔波时,他自己怎么也没有想到,中共已经把对法轮功的迫害延伸到了海外,而他本人和家庭也成了受害人。


在过去的五年里,徐先生经常这样通过接受媒体采访的方式向人们讲述自己的故事,呼吁停止迫害法轮功。图为2001年接受美国CBS电视台新闻采访

一个普通海外法轮功学员家庭的故事

受徐志伟妈妈的影响,1997年开始,徐志伟夫妇双双都走上了修炼法轮功的道路,并一直在当地和学校里洪法,据徐先生介绍说:“在海外,来自学业、生计等方面的压力特别的大,我们是实实在在的感觉到了是法轮功的法理和修炼方法令我们的心胸更开阔、身体精力更充沛,家庭更和睦。也正是因为我们共同的信仰,帮助我们夫妻携手一起走过了许多风雨同舟的日子。在学校,我的成绩优异,又打一手好篮球,再加上愿意帮助别人吧,我们结识的朋友很多,我们一直向周围所有的华人讲述法轮功的博大精深,朋友们也都很信服。我们和其他学员在一起一直在学校坚持洪法、炼功。然而1999年打压法轮功后,学校的中国留学生会主席告诉我,我们夫妇的名字已经被上报到领事馆了。”

2001年5月,徐先生以优秀的成绩获得计算机博士学位,并任职于摩托罗拉中心实验室高级研究员,举家也搬到了芝加哥。在芝加哥,和所有的法轮功学员一样,他们一如既往的和平呼吁停止在中国大陆对法轮功的迫害和这场对“真善忍”的扼杀。

徐先生说:“芝加哥有一个中国领事馆,来到芝加哥后,这里也就成了我们夫妇最常去的地方了,因为我觉得这里是唯一一个在海外可以反映我们心声的地方。我们到那里去只是想告诉中国的驻外官员,在美国一样有很多人在修炼法轮功,请他们转达我们的呼吁:停止迫害法轮功。同时,我也借我妈妈的例子接受了多家媒体包括CBS 2的采访。还多次在新闻发布会上发言,呼吁停止迫害。”

2001年底,徐志伟夫妇的孩子出世了,徐先生感慨地说:“那一刻起,我真的感受到了中国的一句老话:养儿方知父母恩。但是我的妈妈却不能亲手抱一抱她的小孙子,我是独子,我真的能够理解妈妈的遗憾和渴望。因为中共的抄家,妈妈失去的不仅仅是护照,而是失去了一个公民和一个祖母最基本的权利。”

2002年4月,在孩子五个月大的时候,徐志伟的护照即将过期而到领事馆里办理延期手续,然而中国领事馆拒绝给他办理护照延期,也就是说,徐志伟从此失去了合法的护照。他说:“虽然我知道领事馆里有我们的名字,但是我觉得为一个公民办理正常的手续是我的基本权利,没想到,在中共眼里,法轮功学员是没有这样的权利的。”

据悉,领事馆就拒绝延期徐志伟的护照所给予的理由竟然是“危害国家安全罪”?!然而这个扣在头上的“巨大”罪名却没有任何的理由和具体的内容,领事馆里只是一遍遍重复他们在执行上级指令,他们没有权力云云。就这样,没有合法的护照,徐志伟就无法回家探望父母,母子团圆的希望就更是一个遥不可及的梦了。


徐先生于2002年在领馆内对来办理手续的华人发表声明,讲述领馆拒延护照的经过

海外营救 正义呼声

从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的那一天起,徐志伟就没有停止过营救母亲的活动,无论是接受媒体采访,拜访国会参众两院的议员们,参加洪法活动向世人讲述母亲的故事等等,越来越多的人们知道了这对母子的天涯各一方的无法相见的故事,越来越多的人们也开始询问并希望给予帮助,从公司的同事主动帮助联系媒体,海外法轮功学员的整体努力,到伊利诺州联邦参议员,众议员办公室里开始重视并联系美国驻中国大使馆等等,当人们明白这场对法轮功的迫害的真象后,来自各方的正义呼声也越来越多,特别是当徐志伟的母亲再次取得护照后,可以说从签证到入关一切都非常顺利,众多正义的努力终于让母子团圆的希望不再是一个梦了。

在机场里,许多人被这对母子在历经八年磨难后重逢的场面感动的流下了眼泪,徐先生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一个母亲来美国探望儿子是件很平常的事情,然而,我和我的妈妈却用了五年的时间,由于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我们全家天各一方,不能见面,因为共产党本身就是一个反宇宙和反人类的,根本无法在它的国土统治下容忍“真善忍”,江泽民和共产党的互相勾结,发动了这场史无前例的迫害,直接的结果就是导致了千千万万法轮功家庭的破裂,我们家的例子只是沧海一粟。那么,为什么我今天还能够和我的母亲重逢呢?就是因为越来越多的善良有正义感的人们对我们的关心和帮助,还有今天来到现场欢迎我母亲的部分法轮功学员们,在营救我母亲的过程当中,非常多的人给予了帮助,让我更加坚信中共打压法轮功是不可能长久的,从一开始就注定了失败的结局,我相信中国人民终究会享有信仰自由和基本的人权,人类将更加的美好。”


法轮功学员也到场欢迎
高精度图片
母子相见,分外开心
高精度图片
母子共同接受媒体采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