摒除人心杂念 正念救度众生


【明慧网2005年2月4日】1999年7月20日邪恶迫害大法以来,本地区很多大法弟子走出来证实大法,有力地震慑了邪恶,挽救了许多受骗上当的众生。在迫害中,有许多大法弟子被关進了监狱、劳教所。在2002年以前,大法弟子在监狱、劳教所里对大法坚定不移的正念有力地抑制了邪恶。即使有少数被所谓“转化”的也都不是心甘情愿,他们心里都知道自己是做错了。

2001年11月23日司法部“海口会议”后,邪恶加大了对被关押的大法弟子的迫害。他们公然叫嚣“要使用一切手段来‘转化’法轮功学员”,他们明目张胆的唆使,甚至于强迫监狱、劳教所里的刑事犯罪分子、吸毒劳教人员迫害大法弟子。这些刑事犯罪分子、吸毒劳教人员为了获得奖励减期,在这些邪恶警察怂恿下,魔性极度膨胀,残忍至极地长时间连续不断的迫害大法弟子。有的大法弟子被迫害致死,有的被打残。即使在这样严酷的形势下,监狱、劳教所里大法弟子仍然对大法坚信不疑。到了2002年4-5月,却出现了许多大法弟子被转化的情形。甚至于过去被认为是“最坚定”的人被“转化”了。他们甚至还和邪恶一起来对付其他没有转化的大法弟子了,由于他们过去有一定的影响,而且还编出一套鬼话来骗人,结果加重了迫害,欺骗了更多的大法弟子,起了邪恶所不能的作用。这种情形造成的恶果,至今影响还很坏,使监狱、劳教所里的大法弟子承受着严酷的迫害。

在这正法即将结束之际,我们不能容忍这种状况继续下去。在揭露邪恶迫害的同时,需要认真吸取教训,摒弃自身存在的人心执著,才能彻底否定旧势力的迫害,才能正念救度众生。

教训之一,大法弟子在证实大法取得了阶段性成果时,对邪恶绝不能掉以轻心。

2001年上半年,邪恶对监狱、劳教所里的大法弟子企图分化瓦解,绑架一些大法弟子到其它队、所去强迫“转化”,有的被打死,有的被打残,期满非法延期不释放等手段迫害大法弟子。针对邪恶的迫害,大法弟子進行了反迫害:拒绝执行邪恶命令,集合点名不应答,不穿劳改(教)人员服装,集体炼功、绝食抗议非法延期关押,要求无罪释放。大法弟子的行动打乱了邪恶的阵脚。他们疯狂打压挣扎了几天就草草收场。释放了到期的大法弟子,对大法弟子的行动也不来干涉了,强行转队(所)转化也不搞了,一些警察开始反思自己,形势相对宽松多了。

在这种情况下,很多大法弟子松懈了,没有抓紧抓好这个有利时机主动向受骗上当的干警讲清真象肃清流毒,没有抓紧时机向受骗上当的刑事犯罪分子和劳教人员讲清真象,没有抓紧时机切磋学法提高自己,没有继续抓紧发正念清除另外空间的邪恶,给邪恶留下了可乘之机。当邪恶卷土重来时,就更为疯狂和残暴。

其实这里边暴露出一个什么问题呀?就是对师父、对大法的威力信心不足,只是要想争得一个比较宽松环境,而不是从根本上否定邪恶的旧势力的迫害。对当初提出来的要求无罪释放的正当要求没有坚持下去,从某种意义上讲,就是承认了旧势力的迫害。

教训之二,大法弟子在任何时候都应当是一个整体。

2002年前,当邪恶迫害大法弟子时,其他的大法弟子都会站出来抗议,作为一个整体有力的抑制了邪恶。而到2002年邪恶迫害很严重时,监狱、劳教所里的大法弟子们却出现了不好的状态,当邪恶迫害某个大法弟子时,其他的人却沉默了;甚至有邪悟的转化者还给邪恶出主意,指使恶警、坏人去“打醒”大法弟子;告诉邪恶“只要把某某转化了,就能带动哪些人”;还帮助邪恶散布谣言,动摇大法弟子的正信;最恶毒的就是向邪恶通风报信,加重了迫害。造成这种情况既有邪恶在大法弟子间挑拨离间制造矛盾的因素,也有的大法弟子对正法认识不足,把邪恶的迫害认为是个人修炼中应该吃的苦,还的业,消极承受;还有最主要的原因,就是怕心,害怕被加重迫害。因此就给了邪恶可乘之机,分化瓦解,迫害越来越重。没有正念制止邪恶的恶行,邪恶就越来越肆无忌惮。

教训之三,大法弟子在任何情况下都必须是堂堂正正的,绝对不能有任何过激行为。

在迫害很严重而且持续很长时间的情况下,有极个别大法弟子采用了一些极端的如跳楼、撞墙、吞食金属物等方式来抗议邪恶的迫害。结果给邪恶找到了加大迫害的借口。他们以保证安全为由,专门调集多次坐牢的、恶习深重的、爱动手打人的刑事犯罪分子和吸毒劳教人员来当“包夹”人员,恶警和这些坏人动辄就把大法弟子捆绑起来,或几个人把大法弟子按在地上毒打,或把大法弟子吊铐起来,或者任意限制大法弟子活动,曰“保证安全”。

师父多次在不同场合都讲过,大法弟子必须是堂堂正正的修炼。“自杀是不对的。你真的非常坚强,你能够坚定得死都不怕你自杀干啥?是要看你坚定的那一面,但是自杀那怎么给你算呢?……因为师父在法中都讲了自杀是有罪的,你怎么不按着法的要求做呀?!还不是一般的悟性问题,是不是哪?我说了,在那个邪恶环境下压力是很大,但是反过来讲,你们是干啥来了?你们是在承受常人的魔难来了吗?等待你们的又是什么呢?”(《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这是一个非常严重的教训。

教训之四,大法弟子在任何时候都不能执著于任何功能。

有的大法学员的一些功能神通开放着,能看到在正法清除邪恶中的一些情况,在开始时也能够正确对待大法与功能有关系。但是在长时间不断清除邪恶过程中,由于旧势力的干扰和破坏,有的人不能正确把握自己了:有的人以为自己已经完成任务了,因为他看到给自己安排的一切都结束了;有的自心生魔,认为自己了不起;有的执著于低灵的东西,告诉他什么就信什么;有的人不能正确把握自己,把修炼中看到的景象随便告诉常人,结果被邪恶利用来攻击大法,也造成了一些不好的影响。这些人有的已经明白过来了,有的还执迷不悟,还在到处散布流言蜚语,给大法造成严重的负面影响。

教训之五,大法弟子在任何时候都必须坚持以法为师,不能看别人,对邪悟者邪说绝对不能听之任之。

2002年,一些过去人们觉得“表现很好”的学员“转化”了,而且是在过去多次考验中有出色表现的人,或负责人。他(她)们的转化本来是他(她)们自己的事,但是他们却编造了一些谎言欺骗了一些学法不深、人心重的大法弟子。他(她)们说什么:“现在转化是正法進程的需要”,“现在转化是真正的维护大法”,“转化就是最大限度符合常人修炼”,“这个法太大了,根本就不能在常人社会用这种方式传,所以肯定要出问题”等等。有因承受不住迫害而违心“转化”的人,旧势力的黑手就给他们演化出“圆满”的假象,演化出“转化正确”的假象:有的人“转化”后梦见画了一个很大的圆;有的“转化”后看到一个成熟的果实;有的看见自己站在岔路口,一个神告诉他:你转化了就可如何如何。邪恶以各种形式干扰大法弟子的正信。其实有很多大法学员对这些邪说是有一定认识的,知道是错的,但是由于种种人心执著没有及时予以驳斥,甚至于为了自己“转化”找借口而主动接受。结果导致了邪说以讹传讹,谎言竟成了“真理”。很多人因此铸成大错。

师父早就指出“人就是人,关键时刻是很难放下人的观念的,但却总要找一些借口来说服自己。”(《位置》)这些邪说完全是那些向邪恶转化者在保护自己的人心、私心,对大法犯了罪还想显示自己、想“证实”自己比别人好。而且反过来把别人放在被纠正的位置上,这不正是受中共党文化、流氓逻辑毒害的表现吗?这不是对魔性的大放纵吗?

教训之六,大法弟子必须放下任何执著,任何时候都不能以任何借口配合邪恶。

邪恶迫害大法弟子的一个重要手段就是利用已经“转化”的学员去“帮助”转化大法弟子,他们叫嚣要“以法破法”。去做“转化”的学员除了邪悟者是真心帮助邪恶外,绝大多数从内心是不愿帮助邪恶的,他们根本上还是出于人心的执著放不下,还是一个“怕”,还是一个想早日出去求安逸的心作祟,为此不惜出卖法、亵渎师父,对正法造成了负面影响,对大法弟子整体也造成不好影响。还有的学员具有各种专长,邪恶往往诱骗利用他们专长做一些事,然后把他们作为教育转化工作的“成绩”大肆宣传。作为大法弟子怎么能配合邪恶呢?这只会帮助邪恶掩盖罪行啊。

其实,出现这些问题的根本还是在于我们没有学好法,没有严肃对待修炼。所有这些问题师父在法中早就给我们讲过,为什么还是出了这些问题了呢?根本问题还是出于执著自我,为私、为我的人心杂念。如果一心想的都是证实大法,而没有证实自己、显示自己、保护自己在人中名利的心,就绝对不会如此误入歧途。虽然绝大多数人已经明白了自己的错误,从新开始努力做好大法弟子三件事。但毕竟是很危险的。

但还有极少数人仍执迷不悟,他(她)们不学法,不炼功,执著于证实自己“转化”没有错。他(她)们有的断章取义的在法中找证实自己正确的依据,有的在法中寻章摘句的为邪恶攻击大法寻找“证据”,还扬言“要从法中跳出去,看到法的另一面”。师父说:“大法是宇宙的法,大法创造了宇宙中的一切生命,大法开创了宇宙不同层次生命的生存环境与标准,也给不同层次的生命创造了不同的智慧,包括人类的文化,洪传大法的目地是正宇宙的法,同时使大法在人间的弟子圆满,大法还在开创新的人类,也同样会给人类带来新的文化。”(《随意所用》)他(她)们要跳到哪里去?真是狂妄至极啊。有的还在主动配合邪恶,窜到劳教所、洗脑班去做“转化”工作,说什么“形神全灭”都不怕。他(她)们甚至于否认邪恶的迫害,否认迫害事实真象,还说什么“讲真象是去跟常人争斗”。其实他(她)们已经成为邪恶的帮凶打手。

作为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承担着重大责任,要走好每一步证实大法救度众生,必须要摒除人心杂念,才能在严峻考验面前做到正念正行,“因为呢,一个修炼的人在你修炼过程当中一直走到最后的一步都离不开对你的根本考验。”(《在美国西部法会上讲法》)。“人类社会是修炼的好场所,是因为这里的一切都会使人执著,因此而能走出来、去除一切对人类社会的执著,才伟大、才能圆满。”(《不政治》)

不当之处请同修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