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伊通县国保大队李小东、孙淑萍、付立军恶行纪实


【明慧网2005年2月6日】我叫孙亚芳,女,38岁,家住吉林省伊通县伊通镇庆德村。2004年9月12日中午,我和丈夫贡林正在家中,伊通县公安局国保大队恶警李小东、孙淑萍、付立军伙同西街派出所的恶警突然闯入我家,未出示任何证件、手续,进屋不容分说就让我们俩跟他们走,我们夫妇不服从,五、六个警察疯狂的将我在地上连拖带拽硬往家门外的道上拖,我的鞋子都被拖掉了,半个多小时后,他们将我硬塞进车里。我的丈夫也同时被不法警察劫持。

车上有一个警察恶狠狠的用一只手拽我头发和衣服领子勒住脖子,把我窝在车里,另一只手用拳头猛捶我的面部,致使我呼吸困难,几乎窒息,那种感受无法用语言表达!头发掉了好几绺,打得我晕头转向才住手。当时孙淑萍就坐在我右边看着。

他们把我绑架到公安局国保大队,我一进屋就瘫软在地上,倚靠在桌子旁(我当天正来例假),当时屋里很多人都向我连吼带叫,不一会儿,恶警付立军什么也没说,就突然向我胸部踹一脚,然后又用笤帚向我的脸抽来。经过一阵子的连打带拽的折磨,我躺在地上,非常难受。不知隔了多长时间,大约下午4点左右,一个1.80米左右高的大个子,长瓜脸,30多岁,穿一个黄色夹克,手里拿着一个一尺来长、手指粗的棍子,一进屋就开始对我刑讯逼供,我不说话,他就上来揪住我的衣服领子开始打我的手骨头节,又用棍子凶狠的打我脑袋, 他们毫无人性的不知打了多长时间,打了多少下,脑袋嗡嗡作响,满都是包。然后又用一本很厚的书砍我胳膊,这时我的两只手也肿起来了,他又用棍子重复打我的手,他的棍子每落下来,我的心、手都钻心的疼痛。那时我强忍着疼痛善意的劝阻大个子:你作为警察,你打人也犯法。可他却叫嚣着:对你们法轮功不讲理,不讲法。他打累了,就抽根烟。然后就又接着问、接着打,他还凶狠的又在屋子里四处找来一个空心的铁棍子,开始专打我的脚踝骨,然后又用铁棍子杵我大腿肌肉。同时又过来一个人用木棍打我的身体侧面。两个人夹击打我一个人,就这样他们一直折磨我到晚上9点来钟才住手。他们在打我的过程中,孙淑萍、付立军都在场。最后把我非法关进拘留所。一进监号,我全身疼痛,起不来。另外国保大队随后又返回非法抄我的家,他们什么也没找到。

在恶警长时间残暴的殴打下,我的身体和精神受到了极大的伤害和摧残,当我的生命受到威胁时,他们仍不放人,在拘留的第五天,我的心脏出现异常现象、非常难受,身体已经承受不住了,这样拘留所警察不得不把我拉到医院,经过两样检查,然后开始对我进行抢救打氧气,最后医生诊断为严重心脏病,心律不齐,168次/分钟。国保大队最后看人已经不行了,才通知家属接人。我都不知道犯了什么法,为啥抓我,被折磨成这样。

当我中午被放回家后,身体一直处于极度的痛苦之中,躺在炕上起不来,头部肿胀,不能梳头,前胸疼、前胸、肋条、腿、胳膊都还留有青紫,脸变形,头肿的象大筐。我的精神更是受到了极大的刺激,不敢见人,不敢听车响,一听见车响,身体就哆嗦成一团,脑袋里时常出现我当天被迫害的一幕一幕,晚间经常不能入睡,做恶梦,自己不敢单独在家。

就是这样,当天下午伊通县公安局国保大队的李小东、孙淑萍仍不放过我,又闯入我家骚扰,他们把一个无辜的人随便抓去毒打致生命垂危,他们还明目张胆的对我和家人进行威胁,恐吓说不要张扬此事,并否认有人打过我的事实,这是严重违法的!我目睹和亲身感受到那些警察除了骂人就是打人,没有一点人民警察的形象。

要知道人在世上无论做了什么事都得自己去承担后果,谁也逃不掉,只是时间早晚而已。因为苍天有眼啊!不是大法弟子对你们怎么样,我只是告诉你们真象,历史的教训还少吗?希望那些跟随江氏集团利用××党迫害法轮功的不法人员,为了你自己、为了你的家人,应立即清醒、远离邪恶!即使是为了权力、执行上级的命令或其它既得的利益,残害善良,想一想等待你的未来是什么?不要等到偿还罪业来临时,那一切都无法挽回!给自己选择一个美好的未来吧,那就请记住”法轮大法好”!

参与迫害孙亚芳的单位及个人:

伊通县公安局国保大队恶警李小东、孙淑萍、付立军等
伊通县西街派出所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