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伊通伊丹镇法轮功学员受迫害纪实


【明慧网2005年2月6日】江氏流氓集团对大法的几年迫害中,吉林伊通伊丹镇的邪恶之徒紧随其后,对当地的法轮功学员实行恐怖政策,残酷迫害。下面就是一些大法弟子被迫害的部分事实:

*伊通三中教师王允所遭的迫害

2002年11月,在十六大召开前夕,伊通县伊丹镇镇长王相来、派出所所长徐靖江二人到每个法轮功学员家,让他们签不上访的所谓的“保证书”。一些学员否定他们的邪恶安排,拒绝签字。

伊通三中教师王允不签“保证书”,声明上访是公民的基本权利,他们是执法犯法,并向二人讲述他在因上访被教养一年中所遭受的残酷迫害。徐所长不仅没有同情心,还恶毒的说:“打得轻,国民党800万军队都被打没了,整死你们就象整死几只蚂蚁。”并扬言反映给教育局局长,让他下岗。

他们二人怕白天抓人影响不好,就在当天晚课后,徐靖江带着一群恶警来到学校,连拖带拽地硬把王老师塞進车里,恶警唐绍光、徐德春坐在他身上,不让动弹。到派出所后,徐德春非要给他上背铐,司机王老五在王老师挣扎时猛冲上去,照他脸上就打了几拳,打完人自己却疼了两天,后来三中校长苏景华讲情,才没上背铐,铐在了床腿上。

为了把王允彻底送進去,他们在没有搜查令的情况下,对其家進行了非法搜查,结果一无所获,徐德春还拿着搜来的五元钱炫耀,说他有收获,真不知道现在的警察为什么素质这样低。徐靖江无耻地造谣说在抓捕当中王允踹中了他的阴部,为把他送進去找借口,经过密谋,谎称送“学习班”(又称洗脑班)连夜将王老师送往县拘留所,非法关押达18天之久,直到十六大闭幕,才把他放回。

后来徐靖江暗地里向王允家属敲诈200元钱,但恶有恶报,在关押王允期间,徐得了病,休假在家都不能上班了。

*大法弟子李海林在劳教所所受的迫害

2002年3月13日,大法弟子李海林在家中被绑架抄家的,那时他家刚开汽车修理部,钱是从亲朋好友家借来的,购买了设备,安电路,租房,房屋修理等。刚开业几十天,生意还不错,收入也挺可观,就在这时,乌云突然降落在他的头上。

在2002年3月13日下午三点钟左右,李海林家闯進一帮恶警五、六个人,问他:“你是不是叫李海林?”他说:“是。”“你炼法轮功吗?”他回答:“炼。”再就二话没说就开始翻他家东西,屋里屋外都翻个遍,李海林问他们:“为什么抄我家?”他们也不说,最后什么也没翻出来,拿走两本炼功带,就把他绑架到东街派出所,到那里是连打带骂带脚踢。到后半夜就叫六、七个被他们绑架来的学员签字,说:“你们被拘留了。”学员们就问他:“我们犯了什么法,你们拘留我们?”他们说:“炼法轮功就是犯法。” 学员说:“国家法律哪条哪款规定的炼法轮功是犯法的?”他们推脱说:“这是上级的指示,你们找上边去。”说什么也不行,字也没签,大法学员就被非法关押到看守所。

在3月14日、15日,东街派出所来无理“提审”,刑讯逼供,说炼法轮功是违法行为,是反党反社会、反人类、反科学。让李海林说出反动的实质和动机是什么,供出同伙。李海林对他们说:“这些我们什么也没有,我们炼的法轮功,是我们师父创立的,他能使人心向善,道德回升,做一个比好人更好的人,能祛病健身,强身健体,对国家、对人民是有百利而无一害的。法轮大法就是这么好的法。我们从没做过对不起国家的事,我们不违反国家法律,也没有什么犯罪事实。相反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就绑架我们、并抄家,这是哪个国家法律规定的?”

就这样再不容他说话,就给上刑,体罚拳打脚踢,戴上重刑脚铐,让李海林前后院子里走,在走廊里来回走,把他的两只脚脖子磨得直淌血。这脚铐一戴就是两天两夜,不让睡觉,不给饭吃,不给水喝,各种姿势的体罚,上冷屋子里冻,这些各种各样的非人折磨在当时那真是生不如死。这样的折磨李海林熬过了两天两夜,非法提审他的两名恶警一个是刑警大队的赵亮,一个是东街派出所恶警(姓名不详)还给折磨他这两天两夜起个名叫“车轮战”。他们是黑白两班倒,最后什么也没得到,没有别的借口,就因为李海林说一句真话“法轮大法好”,就给他捏造一个扰乱社会秩序的罪名非法判两年劳教。

就这样李海林投资办的修理部全泡汤了,家里没有了经济支柱,生活都危机了,两个孩子上大学更是经济上一大难题。李海林的妻子被迫无奈去长春打工当保姆,每月350元工资实在无法生活,迫使李海林这个家当时解体了,现在还是外债累累。

在5月14日,邪恶之徒把共计九个大法弟子人其中三个女的,六个男的,直接送往长春市苇子沟劳教所。在那里更是黑暗,那种对大法弟子非人的折磨使人更难以承受。在那里不许法轮功学员说话,每天的体罚是“坐板”,要讲姿势,只要你一动就是一顿毒打,不许法轮功学员复议、上访、请律师,如有提出以上几条要求的,恶警就把你叫到“管教室”四、五个恶警用电炮、飞脚、警棍、电棍进行群殴。

有一次,李海林要求复议,因为这是宪法赋予每个人的合法权利,任何人剥夺权利的行为都是违法的,当时他被恶警叫到“管教室”,徐大伟(管理科长)、房大伟(新生队长)、李××(队长)、恶警李××他们一齐向李海林电炮、飞脚,橡胶棒打,电棍电,把两个电棍都电没电了,李海林被打得遍体鳞伤,昏死过去,等他醒来胸前衣服上都是血,“管教室”地上都是血,他们完全丧失了人性,这哪里是人民警察呀,简直是一群恶棍,无法无天。

后来他们又把李海林送回监号。他们还搞什么“攻坚战”(所谓的强制转化)每天要坐板22个小时,两小时的睡觉、起床时间。每个月一次“攻坚战”,每次坐板下来就是15天,把人折磨的都成了皮包骨,走路都摔跟头,就这样也没有一个大法弟子被“转化”。我们都是好人,做更好的人要把我们转化成什么样的人呢?恶警一看都不“转化”,徐大伟(管理科长)、李××(新生队长)、房大伟(队长),他们叫刑事犯人给法轮功学员上各种刑法,把人按坐在地上,脚后跟垫两块砖,腿上面压上厚木板,上面站两个人左右来回滚,光脚站在角铁楞上,抠眼睛,还有叫不出名的等一些刑罚。

8月29日,恶人把所有的法轮功学员又转到长春市朝阳沟劳教所,到了那里更是雪上加霜,每到“攻坚战”时大法弟子都是遍体鳞伤,就连71岁的老人他们也不放过。進到“管教室”,只要你不“转化”,恶警就用电棍、警棍、三角带鞭子、铁丝拧三股疯狂施暴,这些刑具就是四大队恶警赵健平干的,还有五大队的恶警姜××、恶警何××、王××(队长)。有一次李海林在四大队又回五队就被这三个恶警把他的牙都打活动了。

不管是司法局,还是苇子沟劳教所,朝阳沟劳教所,都是在造假,说谎欺骗,不讲法律,警察打完人就不承认,那里太邪恶、太黑暗了,简直就是人间地狱。

有一名吉林大学的讲师,白晓钧(法轮功学员),有病了劳教所不给看,本人要求出外检查,劳教所不让出,说他是装病,人都不能吃饭了,说他是绝食反改造。

恶警赵健平还打白晓钧,百般折磨迫害他。白晓钧这样的身体情况早就该送回家的。后来四大队解体了,白晓钧又被转到一大队,邪恶之徒继续对他进行迫害,就这样,白晓钧被活活折磨致死。

还有榆树县的法轮功学员焦明丰,被打得下肢瘫痪,吃饭用人背。

伊通县的法轮功学员田俊龙被折磨的已经奄奄一息了才放回家,到家后不久就去世了。

*人间地狱 - 朝阳沟劳教所

当你一進朝阳沟劳教所监区门上面挂着一个电子的牌子,上面写着这样的字“创办文明所区、反对粗话、脏话。”具有讽刺意思的是,那里的警察却是粗话满地、脏话满天。还说什么文明化管理,透明化管理,人性化管理。说的和实际做的简直是面目皆非,在那里上哪去找法律?哪有法律?谁讲法律?把人都折磨死了,上级无人过问,这能不失去民心和民意吗?这样的国家怎能不让民众失望?

另外就拿伙食标准来说吧,每个劳教人员国家给的生活费每个月多少。这怎么能叫透明呢?每天吃的菜汤,那些钱都哪去了?上级一来检查伙食就好点,上级一走还是那样。还有小卖店的东西,日用品都超过市场零售价一倍,接见室的合餐房的菜饭价格都超过市场饭店的三倍价格,那里还没有工商管理费、税务、卫生费、房租费,这不是变相敲诈勒索、敛财吗?这些违法、违纪的事实怎么就没人管呢?而且那些恶人至今逍遥法外。

在所里的干警吃饭每人每月只交20元钱。每人中午一顿饭,每隔三天一个值日值宿,三顿饭都在所里吃,合计起来每人每月吃40多顿饭,每顿饭好几个菜,那这每月20元钱够吗?那么这费用又是从哪出的呢?而合餐房的一个最便宜的菜10元钱,这些干警吃饭和接见室合餐房的价格怎么这么大的差距?上级来检查流于形式,事先来个电话,所里安排几个人出去说假话(都是劳教人员)如不按照管教的意思去说,回到班里就安排人加害于你。

在江×× 的打死白打的密令下,上千人被打死,无数人被打伤,伊丹法轮功学员所遭受的迫害,在全国的劳教所比比皆是,惨绝人寰的迫害手段,酷刑令人发指,其血债累累罄竹难书。

然而,天理昭昭,恶人难逃法网,正告那些目前仍参与迫害大法、迫害大法弟子的不法之徒:法轮大法已洪传世界60多个国家,上亿人在修炼;江氏集团已在海外被起诉。自己做的坏事没人替你承担,为自己选择未来吧,那就是善待大法、善待大法弟子。

伊丹镇派出所 电话:0434-4330310
恶警所长徐靖江手机:13514343688 宅电:0434-4225226
唐绍光手机:13634343633 宅电:4228255
吕 良 宅电:4330038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