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舒兰公安迫害宋冰、宋彦群两姐妹的事实(图)


【明慧网2005年2月6日】宋冰(女,31岁)毕业于长春邮电学院程控交换专业。毕业后在一家私人电脑公司任教,后在舒兰市电信局工作。宋彦群(女,33岁)毕业于长春商业高等专科学校,国际贸易系。后在哈尔滨大德日语学校任英语教师,两姐妹均刚刚参加工作,和所有的年轻人一样有自己的生活和事业。

99年9月宋冰、宋彦群均因修炼法轮功被非法劳教一年,关押于长春黑嘴子女子劳教所。后两姐妹都被劳教所加期,宋冰被加期六个月,于2001年4月份回到家中;宋彦群被加期八个月,于2001年8月份被放回来。

长期的肉体和精神摧残折磨,加之超负荷的奴役劳动,从劳教所回来后,两姐妹身体极度虚弱,尚未恢复,生活还没有着落,舒兰市公安局又将宋冰和宋彦群绑架,進行更为严重的残酷迫害。捏造事实、伪造证据,将宋冰非法判刑14年,宋彦群非法判刑12年。下面是宋冰和宋彦群遭受舒兰市公安局残酷迫害的经过。

[注]所有演示图片为法轮功学员重组宋冰、宋彦群两姐妹受迫害的情形。

* 非法搜捕,诬告陷害作伪证。

2003年11月27日晚7时左右,一群恶徒破门而入,蜂拥而上(为首的恶警叫郭威,带枪闯入)。進屋就将宋冰和宋彦群摁住。他们抓住宋冰的头发把她的胳膊反扭着背到后背,头和脖子卡在沙发撑上,即喘不过气又说不出话,身子被扣摁着。(图1、图2)宋彦群被一群恶徒摁到海绵垫子里,腿死死压在她胸口上,喘不过气,脸憋得胀红,头发蓬乱。(图3)摁着宋冰的恶徒看宋冰要被憋过去了,把她翻了过来。这时宋冰看到宋彦群被一群人死死的摁在那里,几乎快被憋死,发出最彻底的强音,厉声命令道:放开她!你们还有没有人性,你们也有兄弟姐妹,妻儿老小,我们不是坏人!我们没有犯罪,你们放开她!你们的兄弟姐妹,妻儿老小被别人这样对待你们忍心吗?放开她!你们放开她!……恶徒们渐渐的平静下来,很尴尬的互相观望、对笑,把压在宋彦群胸口上的腿拿了下来。

高精度图片
演示图1
高精度图片
演示图2
高精度图片
演示图3

宋冰和宋彦群喊:“法轮大法好!警察抓好人了!”恶警们一听赶紧把所有的门全都锁上,窗帘全都拉上,把宋冰和宋彦群的嘴全部用塑料胶布封上,把头都用衣服和裤子蒙死,后背戴上手铐,将她们架起,劫持上了警车,拉走了。(图4、图5)

高精度图片
演示图4
高精度图片
演示图5
高精度图片
演示图6

他们把宋冰和宋彦群拉到了舒兰街矿派出所,男恶警郭威对宋冰和宋彦群非法搜身。宋冰坚决反抗,他见宋冰奋力抵制,就气急败坏的对她大打出手,抡起胳膊,象疯了一样,对宋冰左右开弓打大耳光,宋冰被轮得身子一个接一个的折个。(图6)恶警郭威打得满头大汗,气喘吁吁,说:“好,你等着,一会儿回来我好好收拾收拾你。”随后恶警郭威带人去抄家,私自打开房门,把宋冰和宋彦群屋内的所有物品洗劫一空。

*酷刑逼供,暴力取证

他们把宋冰和宋彦群带到舒兰市公安局连夜非法审讯,宋冰和宋彦群没犯任何罪,没有伤害过任何人,更没有危害社会,只是在遵循着“真、善、忍”宇宙法理努力学做品格高尚的人,何以论罪?后半夜1点,他们把宋冰和宋彦群送到舒兰市南山看守所。

第二天下午,天阴沉沉的,舒兰市公安局黑压压的来了一大群,气势汹汹的就把宋冰和宋彦群带出去進行非法审讯。進屋就给她们固定的锁在审讯专用的凳子里,那个凳子锁上以后,脚动不了,身子动不了,就一个姿势。参与非法审讯宋冰的有:舒兰市公安局的王庭柏、李甲哲、肖勇在旁边坐着,还有另两个年轻的,一胖一瘦。李甲哲扬言:那是他花100块钱雇的打手;非法审讯宋彦群的是李卓、李耀臣和另两个打手,其中一个中等个,小眼睛。

他们威逼宋冰配合他们作伪证。并威胁她说:“国家现在不让炼了,你炼法轮功就是违法。” 宋冰说:“法轮功属于思想信仰,我信什么,我脑袋里想什么,我可以想左,我也可以想右,我想偏了我也不违法!因为那是思想问题和法律没有关系!法律制裁的是行为犯罪,而不是思想!你们身为警察办案要有法律依据,要依法办事!而且作为公民,我有监督权,今天我就要行使我的法律监督权!”

他们理屈词穷。这时,李甲哲给那两个打手递眼色,那个瘦子上来了,他脖子上套了一个白手巾,上身穿一个黑色夹克和深色毛衣,他说:“我们就不跟你讲法律,你说也得说,不说也得说,今天你就得听我的,我们今天问不出来,明天还折磨你,天天整你,孔繁荣怎么样,不也死了吗?死了不也白死吗?你不说就象孔繁荣一样折磨死你。”说着打手们就把宋冰的胳膊和手向后反拧,另一支胳膊绕到头上向后拧。一个胳膊在上,一个在下的紧紧铐在后背上。在后背手铐上系了一条手巾,一边向后压上面的胳膊,一边向后向上吊着抻手巾。(图7、图8)逼她说话,她不说话,那两个打手又配合着一个在后面抻,另一个拿着不知道是什么东西专挫她脸部的敏感部位,往她耳朵和鼻子里来回反复插。(图9、图10)他们觉得这样不够劲,打手(瘦子)把挫宋冰的东西扔了,拿来了一瓶子芥末油(图11),是用矿泉水瓶装的,开始给宋冰灌芥末油。

高精度图片
演示图7
高精度图片
演示图8
高精度图片
演示图9

高精度图片
演示图10
高精度图片
演示图11:芥末油
高精度图片
演示图12:鼻子里灌芥末油

后面的那个打手薅着宋冰的头发,使劲向下拽,脑袋向后仰的几乎要翻过去,胳膊被手铐勒的紧紧的硌在后背上。他们用手巾把她的嘴堵住,然后看她鼻子呼吸,她鼻子一吸气,打手们就往她的鼻子里灌芥末油。芥末油从鼻子被灌進气管里,呛得肺子象要炸开了似的疼,几近窒息。他们把芥末油瓶子按在宋冰的鼻子上灌,把她的鼻子里灌得满满的芥末油,使她喘不了气,几乎要爆炸了一样。(图12)芥末油从宋冰的肺里、气管、鼻子一起向外反喷,喷得到处都是,宋冰剧烈的咳嗽、呕吐。

打手们又堵住宋冰的鼻子往她嘴里灌芥末油,她不张嘴,打手们就捏宋冰的两腮,逼她张嘴,芥末油被灌進她的胃里,使她根本就没法呼吸。(图13)她的嘴里被灌满了芥末油,呛灌的反弹使芥末油从嘴里往外反喷,喷得到处都是。打手们把芥末油倒了她满脸,沙得她睁不开眼睛。(图14)她的眼睛里、鼻子里、嘴里、头发上、脸上、脖子里、衣服上、地上到处都是芥末油。就这样他们轮番地堵着宋冰的鼻子往嘴里灌,再堵着嘴往鼻子里灌,看她要憋过去了就缓缓,等她能喘上气来就再灌,灌完一瓶再拿一瓶,灌没了再拿……

高精度图片
演示图13:嘴里灌芥末油
高精度图片
演示图14

宋冰的鼻子里全肿了,只有窄窄的一条缝,呼吸困难。在这期间,打手们把她的两个胳膊换个个,但是两个胳膊和手已经无法动弹,剜心透骨的疼,也不知道是怎么掰上去的。

随着宋冰这边被刑讯逼供,隔壁宋彦群也在被一群打手们疯狂的灌芥末油,進行酷刑逼供。就听他们将芥末油咕嘟咕嘟的灌進她的身体里,呛得她大口大口的呕吐、咳嗽声。因为迫害极为严重,当时所有在场的参与者目睹宋彦群被灌的惨状全都呕吐。宋彦群自此以后,胸腔里被芥末油烧得象翻开了一样疼痛了一个多月,呼吸困难,脸上被烧掉了一层皮,嘴角上的肉向外翻翻着,手和脚、嘴角至今事隔一年还留有深深的黑疤。由于精神受强烈刺激和惊吓,出现精神失常、幻听,无论白天夜里都无法入睡,不论多远的声音,哪怕是半夜已经很静,声音的干扰也使她睡不了觉,整日整夜的瞪着眼睛,很快她的身体骨瘦如柴,脱骨露相,并时时昏迷不醒,看守所给她打点滴抢救,在宋彦群生命垂危的最后那段日子,看守所害怕宋彦群死了,把一直隔离的宋冰带去见宋彦群,宋彦群摸着妹妹的脸,用微弱的声音说:“小妹,我以为我再也见不到你了。” 妹妹拽着姐姐的手哭了,眼泪不住的默默的流,号里的人都哭了。

在对宋冰進行非法审讯的整个过程中,李甲哲不断的给打手们递眼色,指挥着打手们给宋冰灌芥末油。宋冰曾对李甲哲说:“我看见,是你在给他们递眼神,指使对我刑讯逼供。”李甲哲一看被揭穿,就说:“是我指使的,怎么样,我花100块钱雇的,你们恶人榜上好几年前就有我名,谁敢把我怎么样了?我现在不还是好好的!我才不怕呢!”宋冰问他叫什么名,李甲哲不说。当晚10点多把宋冰关進拘留所,目的是和宋彦群分开。

第二天一早,公安局长辛河随同检察院的人、北城派出所等都来了。一進屋辛河冲着宋冰大声呵道:“宋冰,你大祸临头了,这一次你最低也得10年,检察院来人了,你说说吧,你到底怎么回事?”宋冰很镇静的说:“你们昨晚对我刑讯逼供来的!给我灌芥末油来的!”辛河一听气得火冒三丈,冲着宋冰歇斯底里的骂道:“象你这样打死你都活该!打死你都不解恨!谁让你不说话,问你为什么不说话?”宋冰说:“我有想法!”辛河说:“你有什么想法?”宋冰镇定的说:“你们是因为法轮功抓我的,法轮功属于思想信仰,在国际社会没有思想犯罪!”辛河猛的一惊,一下子没了精神,检察院的人一听乐了,开门走了。后来辛河摇着脑袋、摆着手说:“你犯罪不犯罪咱不说这事,你把这事儿给我说清楚,你不说也可以,我们通过其它渠道一样可以给你定罪。”说完他就走了。

高精度图片
演示图15:看守所野蛮灌食

由于抗议非法关押,自被抓的那一刻开始宋冰、宋彦群都绝食绝水抵制迫害。(每次灌食的时候,看守所调来劳动号的犯人,强行按住宋冰的身体和四肢,狱医给下鼻管,用针管向胃里推食物。鼻子出血、呕吐、恶心,后来给付洪伟灌食基本都是犯人下管灌,期间折腾得死去活来。)(图15)

* 非法开庭。

公安局开始把材料递到检察院被退了回来,后来公安局又重新编造,再次送于检察院。这样起诉书下来了,里面的内容几乎是天方夜谭,他们凭借他们自己的假想推理,把所有认为法轮功学员能做到的事几乎全用上了。在非法开庭时,舒兰市公安局长辛河向公诉人杨广友摆手,旨意绕开法律。公诉人领会,在法庭上说:我们不谈这个。在法庭上,宋冰揭露李甲哲刑讯逼供的事实,李甲哲在后面骂,回去后又给宋冰和宋彦群凑了足有三万份真象材料作伪证。

判决下来以后,宋冰和宋彦群提出上诉,李甲哲怕再一次把他刑讯逼供的罪证曝光,让看守所的同行捎话威胁,说:“上诉还给你们加刑!”

吉林市中级人民法院来非法审讯,宋冰问:“你们警察怎么判的案,这判决书谁看都觉得有问题?”中法人说:“那你为什么不在上诉材料上写清楚?” 宋冰说:“我不敢写,李甲哲说了,上诉还给我加刑,他给我刑讯逼供来的!” 中法人马上说:“你记住,上诉是不加刑的,这个法律上有规定,你今天就是骂我,我也不能给你加刑。”

之后他又问:“那你有什么问题?” 宋冰说:“判决书所写都是假的,是编造出来的!” 随即宋冰提出疑义。中法人听着也觉得有道理,他点点头又问:“那你现在对法轮功怎么认识?你还炼不炼?” 宋冰说:“炼不炼属于锻炼身体,信不信,怎么认识是属于思想范畴,这和法律没有关系,不属于法律管辖范围,拿这个给人定不了罪,是违法的!”

宋冰说:“我骨髓有病,做过刮骨手术,我是在生命都面临危机和终生残疾的情况下学的法轮功,难道什么能有比挽救生命更重要?” 中法人点点头,宋冰接着说:“你们现在对法轮功的制裁根本就不讲法律,什么“名誉上搞臭、肉体上消灭,经济上拖垮”“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杀,不查身源直接火化”这讲法律吗?而且你们对法轮功制裁的这些秘密文件正在上交和销毁。”他点点头说是。后来他说:“我给你时间找证据。”

在送判决书的时候,中法人说:“共产党不让你干的,你就不能干,干了就要治你罪,不管对错。”宋冰说:“共产党也得讲法律呀,它在让中国人互相残杀。你们天天喊:深挖余案、深挖人命案,如果把法轮大法网站公布于世,那将揪出1000多名杀人犯!那里记录了1000多名大法弟子因信仰被活活残酷折磨致死的案例,上面有名有姓,具体事件的全部过程,都是执法人员干的。”中法人说:我们管不了那么多……

后来,公安局人说了,传单不是在住处发现的,是……

* 知法犯法,收容传染病患,监内肺结核漫延;投监不成,不管他人死活,强令违法治疗。

2004年5月25日宋冰和宋彦群及其他两名功友被非法送往长春铁北监狱。在体检时发现宋冰患有肺结核,因病返回。舒兰市公安局及看守所不相信宋冰有肺结核,决定对她的身体再次复查,因担心当地医院不实,2004年6月份,派人拉着宋冰到吉林医院复查,再次确诊为肺结核。

于是看守所把宋冰的情况报到法院,法院把材料退了回来。这时就应该立即放人,可舒兰市公安局副局长辛河就是不批。在这期间他们也费尽心机,四处投机,企图把宋冰强行送進监狱或公安医院,但都未能得逞。

2004年7月,看守所再次拉宋冰到吉林市中心医院复查,并作法医鉴定。短短几日,宋冰病情极速恶化,由所作CT片可见肺部发展为3.4cm×3.6cm空洞。这时宋冰身体已经极度虚弱,发烧,咳嗽、胸闷、喘不上来气、吃不下饭、心力衰竭。

看守所将宋冰的病情上报给公安局,公安局长辛河就是不放人,并强令宋冰在看守所里治疗。(图16)

高精度图片
演示图16

由于舒兰市看守所没有收容时的体检医疗措施,只是在看守所内发现病情给以暂时维持治疗。当时看守所女号内大约有近20来人,4月份整个女号满满的,睡觉都没地方,晚上光站着的就得6、7个,曹彦文和梁云华都是肺结核,曹彦文吐血。大家在一起天天脸对脸的对着咳嗽,宋冰就是在那时被染上了肺结核,由于宋冰在号里天天咳嗽,号里的人都胸闷,喘不上来气、咳嗽,大家整日里都提心吊胆,怕挨骂又不敢吱声,后来查出又有人得了肺结核。

国家明确规定:肺结核必须在专门指定的医院归口治疗,任何医院无权收治。宋冰坚决拒绝这种极不负责任的违法治疗,看守所孙所长拿来了纸和笔,叫宋冰写明拒绝治疗的原因,以便有据可查。

于是宋冰在上面写道:“1、在世间上不只是吃药可以治病,气功、推拿、点穴、针灸、按摩等都可以治病。而且现在的药毒副作用特别大,是针对现在业力大的人,对我不适合。2、这种治疗是不负责任的,是违法的,肺结核的药物毒副作用特别大,这样不但治不好病反而又损坏其他器官。3、我的材料已经由法院返回,不允许强制收监,更不得留所治疗,看守所羁押我是违法的。4、我的心脏病是在劳教所长期强制精神转化的压力下造成的,长期在那样的环境里,根本不是吃药打针能使身体恢复健康的。5、我的材料现已送到了公安局,我知道是公安局长辛河不放人,那么今后我身体出现的一切后果由公安局承担全部责任。”看守所看了宋冰写的材料,并把这份证明交给了舒兰市公安局。

* 医疗诊断造假搪塞法律程序,置人于死地

2004年8月11日,在舒兰市公安局长辛河的指派下,由看守所副所长孙广玉及干警张云井一起将宋冰骗下山去,在舒兰市中心医院作假诊断。抽血、做假化验、拍X光片子。片子拍出来了,右肺部大型空洞清晰可见,比先前又明显的扩大了许多,很吓人。可县医院叫“赵五”的大夫言不由衷地说已钙化了。但宋冰却发现这次的片子最明显,病灶在迅速扩大,并且空洞周围全是斑点。宋冰问:“大夫,你是不是看错了,我到你这里来就是患者,我有权知道病情。我现在的身体情况已经很重了,我自己清楚,你是不是再仔细的看一看。” 宋冰问大夫病情,大夫吓得连连摆手说不知道,并一再解释这事跟他没有任何关系。

宋冰从医院室里一步一步的挪出来,身子沉得象戴了重镣,怎么也迈不起来。这是用医疗诊断造假搪塞法律程序从而置人于死地!从医务室里走出来一个女大夫,她也看了片子,她焦急的跟宋冰说:“姑娘啊!你得赶快治了,再不治就要有生命危险了!”

由于不允许宋冰和家属接见,具体情况她的父母根本就不了解,所有带宋冰去医院作的检查根本不允许她知道,他们在违反法律的强制羁押,并在宋冰拒绝接受违法治疗时,又推出了假诊断。

回到看守所,从门外走廊到内看女号两三分钟的路,宋冰不知挪了多长时间,病情的严重恶化已经使她很难支撑自己的身体。从医院检查回来,孙所长告诉值班干警:大夫说宋冰的病已经好了,诊断为陈旧性肺结核已钙化,当时听着的人谁也没有言语。

当晚宋冰很吃力的把自己遭遇的经过简单的写了出来。由于心力衰竭,手不好使,写写停停,一会儿就累得不行了。看守所一个内看值班干警看见她在很吃力写东西,看了好长时间,没有阻挡,很理解地说:“等你的自传写完了,人还有没有了都说不上了。”

第二天,宋冰连续三次昏迷不醒。号里的人都吓哭了,看守所内外从干警到犯人全都对这次去医院作的诊断大加评论和责骂,假诊断误伤人命,弄巧成拙,反成罪证。舒兰市公安局及看守所迅速形成一致至口径,并在当天上午再次由孙所长匆匆去医院把假诊断改了过来。

当天下午,孙所长在号门口告诉宋冰:诊断改过来的,是大夫看错了,不是陈旧性肺结核,是TB型,不是钙化,是看错了。可自此以后,宋冰的腿再也不能象以前那样正常的走路了,手和胳膊失灵,抓东西不会抓,并揪心的疼。

由于假诊断事故重击,导致宋冰病情急剧恶化,四肢失灵。舒兰市公安局及看守所明知病情恶化原因,为给自己打掩盖,隐瞒罪责,让监管女号的干警张云井告诉宋冰:这是不配合治疗造成,属于自伤自残。

宋冰的父母知道了宋冰的情况,到舒兰市公安局要求马上合法治疗,公安局长辛河不答应,说:“归口治疗别寻思,一没钱,二没人。”后来从他们内部了解到,公安局的医药费别人都没给报,只给辛河自己的媳妇报还不够呢,说她已经花了很多钱了,也不见好,都替他犯愁。

假诊断事件败露,为了将宋冰送進监狱,公安局再次强令对宋冰進行非法治疗。于是由舒兰市中心医院的李法医到看守所察探宋冰病情。他们私下里谈,宋冰的病情已经很重,现在治能不能赶趟说不上,(意思是:能不能维持现状,送進监狱说不上)再晚就来不及了。当天中午由孙所长领着,劳动号的男犯们拽着宋冰的被子把她抬走了,(图17)再一次强烈的精神袭击,宋冰在颠簸中昏死过去。

高精度图片
演示图17
高精度图片
演示图18

后来孙所长说在结核病防治所,几个男犯架着宋冰,象枪毙一样拍的X光片子。(图18)拍了三个部位器官(心脏、肺、胃),全有病,结核大夫说这个患者,不能打强心剂,不能打激素针,如果打上,肺部结核会迅速扩散,人就完了!

* 邪恶安排了两条路,一个是送進去,一个是死。

再次从医院回来,看守所将宋冰隔离。由于宋冰精神压力承受到了极限,严重心力衰竭,几经周折,几乎成了植物人。她饭吃不了,胃烂了一大半,上厕所要人背,靠着别人,坐在便池上,有时就倒在地上起不来了,一天只上1~2次厕所,有时一次也不去。由于病情急速恶化,后来导致全身血管疼痛,浑身发冷,全身瘫痪。

高精度图片
演示图19

那段日子,她经常精神恍惚,昏睡不醒,有时就昏过去了。(图19)在最后的几天里,生命随时都面临危机,他们(所长:庄润江、指导员:关文志)让看着宋冰的犯人上门外走廊里坐着,不让他在屋里。可是在门外根本看不见宋冰死活,只是偶尔進屋薅薅她的眼皮,他们在等宋冰的死音。

在宋冰生命垂危的最后时刻,他们仍然想把她强送公安医院,瞒天过海,让法院下发强送令,被宋冰的父母及时赶到,告到了市人大及市政府,并向法院讲明情况,将此事及时曝光和制止。

由于宋冰生命垂危,如不及时抢救,性命难保,宋冰的父母多次找到舒兰市公安局向辛河要人,要求立即释放宋冰,但辛河说:“放了宋冰,他的工作就得丢。”于是他为了不丢工作,拒不放人。

宋冰的父母去找到舒兰市政法委,政法委书记赵伟说:不许跟他谈法律,他不讲法律。

宋冰的父母找到舒兰市610办公室,610办公室主任李璞说:宋冰死了他负责,就是不能放人。

2004年9月4日,宋冰开始严重脱水,全身早已全部脱相,呼吸困难,肺子憋的喘过气,水咽不進去,连着折腾了两天两夜,危在旦夕。这时公安局又出此毒计,他们不想让宋冰死在看守所里,又不想放她,他们曾提出大法弟子孔繁荣是在死前抬到医院里的。在确定宋冰没有抢救价值的情况下,舒兰市公安局长辛河欺骗宋冰父母,答应送新站结核医院治疗。

在新站结核病院,宋冰住院了。而此时,他们打电话让把宋冰拉回去,即刻返回去。遭到家属强烈反对。他们不肯为宋冰承担昂贵的医药费,于是马上办了个监外执行手续,将瘫痪在床、身患重病的宋冰及预待马上解决的昂贵治疗费向家属一丢,匆匆逃之夭夭。

由于延误治疗和精神摧残,导致宋冰病情极度恶化。住院后大夫建议只能做肺部切除手术,否则无法医治。这样的结果,对于已年过半百的宋冰的父母如晴天霹雳,他们再也承受不了任何打击与压力。

宋冰的肺结核是在看守所得的,有大夫确诊为证,而在办理手续时,舒兰市公安局向宋冰的父母提出索要14万,被宋冰父母拒绝,宋冰的医药费他们还没有拿,竟厚颜无耻向宋冰的父母明码敲诈,勒索钱财。后来在办手续时被舒兰市看守所所长庄润江以医药费为名无理勒索3000元。

宋彦群在长春女监,查出也患有肺结核,两个肺子上都是病灶,具体病情被长春女监隐瞒。

听到宋冰和宋彦群被抓的消息,熟悉两姐妹的人们都哭了。当地大街小巷、附近的各镇乡村社到处都撒发着两姐妹惨遭迫害的消息,知道两姐妹的人们都很珍重的把传单收藏起来。人人心中有杆秤,百姓就是那定盘的星。此事过后,舒兰市公安局在电视台“舒兰新闻”中以“功绩”宣传,可当地百姓看到后反感强烈,群众怨声载道,百姓议论纷纷,宋冰、宋彦群是现今社会难得的好人,舒兰市公安局颠倒黑白,把好人抓進监狱,当地知道此事的百姓无不痛骂舒兰市公安局黑帮乱党,政匪一家,与黑社会打劫团伙有过之而无不及。

在此正告舒兰市所有参与迫害大法及大法弟子恶人:迫害正法及正法弟子,罪责难逃。

附电话:0432
市委领导
职务 姓名 办公电话 住宅电话 手机
书记 张玉奇 8234580 13804427255
副书记 张志敏 8222991 8234855 13904440500
副书记 王志军 8214711 8214722 13804445090
副书记 张长山 8235039 8219106 13500900007
副书记 吴宏韬 8222874 7766588
副书记 宋 杰 8230310 8223023 13596339000
副书记 扬曾旭 8232333 8235433 13804445415
常委 樊俊贤 8223905 8222581 13904440013
常委 孙精昌 8212900 8239228 13904445252
常委 范雅杰 8302203 8235555 13596338999
常委 李永强 8238850 2440389 13196066460
市人大领导
主 任 程兆昌 8233993 8225229 13904440003
副主任 李学生 8232896 8225460 13704340100
副主任 李桂芬 8225116 8222892 13843265000
副主任 向君志 8225162 8229533 13804445785
副主任 宋启宗 8218309 8224958 13804440500
市政府领导
市长 张志敏 8222991 8234855 13904440500
副市长 李长山 8235039 8219106 13500900007
副市长 王书东 8222032 8211566 13704440005
副市长 李成发 8234990 8239309 13904440766
副市长 岳景彪 8224070 8229788 13944661000
副市长 高永学 8223156 8229338 13331720001
副市长 吴亚民 8223138 8220939 13904445438
市长助理 王劲松 8223150 8239579 13331726599
副书记 葛建飞 8218207 8232316 13944661966
常委副局长 吴俊箭 8222411 8223133 13704340678
常委 刘文杰 8218110 8219998 13079712000
常委 贺建国 8223849 8221028 13943259955
常委副局长 乔贵臣 8224086 8231066 13844693099
常委 张波 8211770 8218889 13844694477
市委办公室 8223485
副秘书长兼主任 李大英 8219007 8223948 13904445128
副主任 姜金宝 8222074 8236905
政研室主任 侯铁夫 8210323 8228468 13944665311
市人大办公室 8223554
秘书长 李士军 8223532 8237078 13904440436
代表办主任 韩温江 8225809 8922330 13844692001
经济办主任 郁明杰 8225752 8224252 13704340312
政法办主任 朱 力 8224737 82223973 13844692002
科教办主任 刘长安 8225341 8236890 13944663500
办公室副主任 张 智 8223554 8219820
市政府办公室 8222351
副秘书长兼主任 马景民 8224240 8223919 13944665999
副主任 曹洪罡 8226653 13844690600
市政协办公室 8223771
秘书长 何庆华 8223828 8225451 13331726702
主任 周云鹏 8224531 8220817 13804440298
主任 薛风银 8224531 8732381 13844296092
副主任 马守德 8223771 8238168
副主任 范 平 8223771 8226076 13596335300
市纪委办公室 8223849
宣教室主任 王志千 8218411 8232886 13943242732
办公室主任 白奎利 8223849 8213033 13634326066
市人民检察院 8225577-6310
检察长 王跃臻 8224271 4672598 13704312111
副检察长 李勇敏 8225577-6309 8221876 13904440336
副检察长兼反贪局长 扬会军 8225577-6304 8219922 13904440205
政治处主任 周 臣 8225577-6303 8226626 13843267796
市人民法院 8222574
院长 尹庆华 8239961 8224258 13904445631
副院长 宫兴远 8237620 8222668 13804445899
副院长 郝志国 8237621 8236338 13079710609
政治处主任 田洪润 8231703-2008 8224606 13069172904
执行局局长 陈泽文 8231703-2033 8239125 13704445812
市委各部\委\室\
组织部 8223871
部长 *** 8223905 8222581 13904440013
副部长 张维吉 8221527 8219386 13844690003
副部长 陈晓军 8219670 8226852 13844690015
组织部办公室主任 朱英华 8224025 8237079 13079711153
干部监督室主任 张成 8222654 8226175 13804445509
干部档案室主任 孙敬英 8224741 8233356 13844691118
宣传部 8225795
部长 孙 昌 8212900 8239228 13904445252
副部长兼文明副主席 戴景新 8230506 8224570 13504755533
副部长 徐成宪 8225783 8228833 13904445077
副部长 张龙彪 8225783 8235868 13904440375
文明办副主任 牛继成 8230506 8225012 13596338222
市政法委 8210186
副书记 赵伟 8210186 8212628 13943255000
副书记 孙志富 8210186 8220193 13944298009
副书记兼610主任 李璞 8223745 8238899 13500900001
信访办 8223793
主任 刘方勃 8229009 8223899 13904440880
副主任 陈希君 8223933 8221573 13904440528
副主任 张云江 8223933 8220863 13844299997
舒兰市公安局:舒兰大街29号。邮编:132600 传真:8223551
局长室:8224808 副局长室:8224793 8218390 8230606 8235626
政治处:8222209 秘书科:8223551 督察室:8239078 经侦大队:8234788 治安科:
8222562 户政科:8225072 法制科:8234799
国保大队:8225509 装备科:8222261 巡警大队:8227300 身份证办公室:8236256 看守所:8251265 拘留所:8251226 消防大队:8223591
刑警大队:
大队长室:8237561 教导员室:8232345 调度室:8223561
环城派出所:
所长室:8223069 值班室:8225074
北城派出所:传真:8223932
所长室:8223932 值班室:8225923
南城派出所:
所长室:8223087 值班室:8224545
新闻单位信息中心主任 周海波 8219855  13704445212
       副主任 林宗祥 8229597  13704445557
  广播电视台台长  崔铁良 8223029  13844691789
    市有线电台  贾 飞 8258092(办)7965258(宅)13944297333
    舒兰转播台  孙德长 8230655  13804445086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