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西医大优秀学子昔日救死扶伤 今日被迫害得遍体鳞伤


【明慧网2005年2月6日】

优秀学子 喜得大法

大法弟子杨斌,男,31岁, 原为四川省遂宁市蓬溪县中和乡五桶村八社的乡村娃娃。由于受父母的影响,从小善良、诚实。92年,他以蓬南中学理科全校第一名的成绩考入全国重点华西医科大学。其父因长期的贫困、劳累和疾病,在95年匆匆离世,后由姐姐和亲戚支持他的学业。

在最困苦迷茫之时,95年底他开始了解法轮功。与生俱来的那份纯真善良,使他迅速的认同法轮功的法理,并开始了对“真善忍”的实践与同化。

99年7月医大毕业,他在重庆市西郊医院普外科当了一名外科医生。在医院工作期间,他一直按照“真善忍”准则来处理与同事、病员的关系。由于法轮大法的美好,使他得到了同事们的尊重和广大病员的尊敬。

失去工作 非法劳教 流离失所

江泽民邪恶流氓集团出于小人妒忌,对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群众进行残酷镇压。99年7.20以后的一个月内,重庆九龙坡区分局、石坪桥派出所、街道办事处、医院的各级领导多次找杨斌谈话,有时甚至还在手术台上就被它们叫去威逼、利诱,目的就是妄图让他放弃修炼法轮大法。由于邪恶的骚扰迫害,使杨斌根本无法静心工作,因此99年9月到10月,他到北京想把自己的情况和法轮大法的美好向政府反映一下,然而得到的却是非法的牢狱之灾。出来后,杨又被医院开除。

离开医院后,杨斌在一家工厂打工。2000年8月,因功友家中有事,托他帮着看家,却被户籍恶警监视并绑架。九龙坡分局的恶警陈刚将他打得鼻青脸肿,鲜血直流。9月被送到重庆北碚西山坪劳教所迫害,一年的非法劳教期满又被延教8个月。

在劳教所里,被恶警和它们利用的吸毒劳教犯殴打更是家常便饭。他们要么使用竹条、狼牙棒打,要么是拳打脚踢,要么罚站、罚坐小凳、扣起(先站立,后抱头弯腰成90度);或者被赶到厕所里闻臭,关禁闭严管等。

杨斌在西山坪曾被严管两次,每次达一个月。期间每天从早上7点站到晚上11点,一个星期后脚严重浮肿。邪恶实施“饥饿疗法”,每顿只给他吃一两饭,使他长期处于饥饿状态。他吃饭、穿衣、睡觉等时时刻刻都被人监视着,没有一点人身自由,更不准他的亲人接见。劳教所严密封锁残酷迫害的消息。学员李泽涛在劳教所里被迫害致死的消息2个月后才被外面人知晓。

非法劳教期结束后,杨斌原单位在610恐怖组织的胁迫下,派人用车将他接出劳教所又偷偷摸摸的将他送回老家遂宁。但仍然非法扣押他的相关证件,使他当时很难凭自己的专业找到合适的工作,由此被迫开始了长达18个月的流离失所的生活。在此过程中,邪恶并没有停止对他的骚扰迫害。重庆邪恶的610恐怖组织胁迫医院一起在中共开“十六大”的头一天,找到他的母亲,企图通过她将杨斌骗回重庆迫害,由于其母亲识破邪恶的阴谋并正义抵制,才使它们没能得逞。

第三次被绑架 酷刑折磨 非法判刑

2003年约11月初,杨斌从重庆办事回到遂宁,在他的暂住地和另一名同修李光進(女,40多岁)被蹲点的恶警绑架。在绑架他的过程中,6-7个穿便衣的恶警对倒在地上的他拳打脚踢,围观的群众非常气愤,一老者愤怒的质问:“你们到底讲不讲人道?”

恶警将杨斌非法关押在船山分局留置室长达8天7夜。在他绝食绝水的抵制过程中,邪恶非法提取了他的指纹,又将他成“1”字形铐在铁窗上。邪恶利用打脸,用冷水泼身等方式,对他进行酷刑折磨――使他5天5夜没合眼,头脑处于一片混乱。第五天下来出现全身抽搐达2个小时,恶人找来医生注射药物,1小时后才缓解。

如此情况下,邪恶不但没有松手,反而变本加厉的迫害。在此期间,达县、渠县的恶警为了得到它们想要的,也加入了迫害的行列。第8天下午把他送到遂宁看守所时,体重顿减了20多斤,全身奇臭无比。

在看守所里,恶警天天对他进行非法提审。此间,重庆市公安局国保总队和潼南县国安大队的恶警罗永红、刘某某同样为了得到想要的,也加入了残酷的迫害行列,但在看守所它们没有得到什么。

但是恶人们没有甘心。2003年11月18日,重庆市潼南县公安局国安队长张良等人将杨斌从遂宁看守所秘密转移出来,绑架到潼南县双江镇派出所。这是重庆市公安局和潼南县公安局相互勾结而设的秘密迫害基地。在他之前已有潼南李建英在此被秘密迫害9天9夜,在他之后半个月又有潼南付小红在此被迫害2天2夜。

恶警罗永红等人采用拳打脚踢、站马步、白鹤亮翅(双手臂反铐,约2个小时)等酷刑对他進行迫害;国安头子张良不准他睡觉,并用手枪威胁他。过程中杨斌虚脱一次。

5天后,仍没有达到目地,邪恶于是更加丧心病狂。重庆市公安局专案组和潼南县恶警张良等相互勾结,轮番对杨斌進行迫害。重庆专案组来了6个恶警:陈刚、苏某某、游某某、刘某某、以及九龙坡区公安分局两支队的一男一女。恶警陈刚用狼牙棒将他打得鼻青脸肿,鼻孔鲜血直流。在恶人的轮番迫害中,他又两次虚脱,身体和心理再一次受到严重摧残,被迫说出了自己所做的揭露江氏集团罪恶的事。

当他11月26日被送回遂宁时体重不到一百斤了。在以后的几个月中恶人又多次迫害他,其中又有四川南充顺庆区的两个恶警加入。

双江镇地处319国道线上,比较偏僻,是“杨尚昆故居”所在地,附近有“杨尚昆陵园”和“杨闇公烈士陵园”。杨尚昆的哥哥杨闇公原为重庆地委书记,为了给共产党抢夺政权,被逮捕和杀死。中共花巨资建“杨闇公烈士陵园”,无非就是要“教育”后人:“永远记住敌人的残忍”。那么就在共产党大肆宣扬“敌人”的手段多么残忍,“烈士”多么坚强和正义的时候和地方,其几公里外的双江镇派出所的恶警们又是在怎样的迫害那些“打不还手,骂不还口”、不参与政治、按“真善忍”做好人的法轮功群众的呢?一面宣称反对“残忍”,一面秘密搞迫害,迫害的对象却是善良的人民。流氓嘴脸暴露无遗。

2003年以后,遂宁地区的恶人们在刘安远、王清元的操控下,肆意的绑架大法弟子進行迫害。在非法审判杨斌等法轮功学员的过程中也一直采取欺骗的手段,一再延长和更改时间非法审判时间并伪造材料,并且企图采取非法的秘密判刑,以图逃脱世人对它们的谴责和大法弟子对它们的揭露。在法庭上,学员讲真象、揭露迫害,要求出示法律依据和无罪释放时,法官敷衍塞责,仍然对他们進行判刑。杨斌被非法判重刑9年;学员李光進正念正行零口供,全面抵制和否定邪恶的迫害,而邪恶对她这样一个孤立无助的重庆人竟然非法判7年的重刑。

为迫害杨斌等法轮功学员,仅在遂宁邪恶就建立了“5.19”和“9.26”两个所谓的专案组,而且是所谓公安部督办。

那么什么是所谓的“5.19专案”呢?实际上不过是大法弟子在5月19日揭露了蓬溪县看守所非法关押大法弟子的情况,其中更特别揭露了大法弟子杨润平被邪恶非法劳教1年期满后又将他非法关押在看守所达2年之久的事实。这就是所谓的5.19专案。

遂宁市疯狂迫害法轮功学员,仅2004年就有12名学员被非法判刑,他们是:罗清权判刑7年;刘红军3年;刘荣3年(这三位大法弟子仍留在看守所);廖俄生4年;冯炳元4年(这两位大法弟子被送到马边);唐德良6年半(此大法弟子被送到广元芸山煤矿);王红梅6年半;张珍华5年(两位大法弟子送简阳养马河省女子监狱);杨斌9年;李光進7年;胡开国5年(此三位仍被关在看守所里),王素英3年缓4年;米思碧3年缓4年;王国华4年。此外,还有刚被关押的大法弟子肖云强、胡世才(二位大法弟子是横山人)、廖邦贵、全学京、郭德敏等。

其中唐德良和王红梅是重庆潼南慧光镇一对农村夫妇,30多岁,都曾被多次绑架并被非法劳教过,现在家里留下一个上小学五年级的儿子,由奶奶看管,生活艰难。

结束语

四川遂宁市恶人动用了大量人力、物力、财力来迫害当地的法轮功学员。而此期间,广大农民群众和城市下岗职工的生活却极度贫困,遂宁地区的治安环境也异常严峻,对人民的生命财产和权益构成了重大威胁和伤害。这些本是自称“为人民服务”的江泽民流氓集团应该解决的份内之事,却没见它们花费多大的人力、物力和财力,更不要说公安部督办和中央的关照了。

当世人看到这则报道时,昔日救死扶伤的杨斌也许已被送往一个无人知晓的什么地方正在被恶人迫害,甚至可能生命垂危。但我相信您会从他的坎坷经历中看清江泽民流氓集团及其重庆、遂宁和潼南县的爪牙们对和平善良大法弟子的残暴镇压,及其手段的卑鄙。法轮功学员不畏生死的讲清真象,与全国各地正义人士的关注、同情、理解和支持,定能战胜邪恶的谎言,定能把“江罗刘周”等首恶送上历史的审判台。

请您一定要记住:“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善待大法弟子一定会福报于你们!

************************************

恶人榜——(部分直接或间接参与迫害者)
重庆市地区区号——023 

重庆市劳教戒毒管理所:(023)6827-2131/2111/2105
地址:重庆市北碚区 邮编:400700 
重庆市新劳教转运站:(023)6775-8448  
地址:渝北人和镇万年村18号 邮编:401121 
重庆市劳动教养工作管理局:(023)6787-1831 传真:6787-1831 
地址:江北区杨河一村72号10楼 邮编:400020
重庆西山坪劳改农场:(023)6827-1290

重庆市西山坪劳动教养管理所:(023)6827-2131/2009 地址:重庆北碚 邮编:400700
在教育大队专职犯罪的恶警:
涂德语——重庆市劳教局政委,男,约50岁,常来督促西山坪加重迫害
龙 鬃——西山坪劳教所所长,男
龙仕舜——劳教所副所长,兼教育大队大队长,常驻教育大队,男,约40多岁,1.60米左右
田 鑫——教育科科长,后任教育大队大队长,戴眼镜,目光阴险,男,40多岁,瘦,轻度“弯背”,好酗酒
胡 宏——大队长,后调重庆茅家山女子劳教所行恶,一张“苦瓜脸”,男,30岁左右
田晓海——教育大队副大队长,阴谋迫害的主要策划者之一,男,约30多岁,1.72米左右
高 定——曾是西山坪劳教所办公室秘书,七大队教育干事,后提升为茅家山女子劳教所的大队长。头发卷曲,鼠 眼,说话阴怪,男,30岁左右,自鸣得意好讲歪理邪说
刘 华——中队长,后调任西山坪劳教所生活管理科科长,绰号“刘黑娃儿”,头发卷曲,长得黢黑,粗鲁狠毒,男,30岁左右,吸毒劳教这些社会渣滓都怕它,说它比“渣滓”还“渣滓”
李其伟——在刘华之后任中队长,绰号“李麻烦”,戴眼镜,秃顶,长得像妇人,阴阳怪气,曾当过历史教师,男,近40岁,与刘华搞争斗,有过节
肖兴铭——严管分队分队长,龙仕舜的司机,后调任劳教所包装厂厂长,男,40岁左右,1.70米左右
王 陈——严管分队恶警,绰号“幺八幺”,从学校分出来不久,男,20多岁,1.83米
李中全——恶警,肥胖,头发花白,常酗酒后,脸脖通红现“鸡皮疙瘩”,男,50多岁,1.58米左右
李春伦——恶警,黄头发,戴眼镜,瘦,薄嘴唇,阴险,男,30多岁,1.67米左右
李 勇——恶警,因迫害“有功”,被评为“十佳”后,上面组织过到香港旅游,有人送他一本《圣经》带回。他在香港见到处在炼法轮功,受到震慑,男,30多岁,1.59米左右
叶 华——恶警,搞广播、搞欺骗世人的文艺表演的主谋,男,30岁左右,1.70米左右
陈建平——恶警,绰号“一杷(堆)屎”、“兽医”,黄头发,男,20多岁,1.65米左右
刘期斗——恶警,绰号“流蝌蚪”,男,60多岁,1.57米,肥胖,行走迟钝,本已退休,却赖着继续行恶,工资每月1500元以上,什么能力也没有,最大的“本事”就是会利用吸毒犯行恶。
还有周本中 姚校长(西山坪驾校) 王静(男)等恶警
【注】恶警的绰号都是吸毒犯总结出来的。

在教育大队积极参与迫害的吸毒犯(男):
王建鹏——重庆渝中区,绰号“短腿”,身高1.59米
何卫东——重庆较场口,30岁,背上有多道5寸长的刀疤
邓 平——四川,绰号“花脑壳”,34岁,脑壳上全是白刀疤
刁小微——重庆南岸区42岁,
刘洪光——重庆沙坪坝区,绰号“狗儿”
陈 刚——重庆大足,29岁,练过拳击和健美,肌肉发达
杨 兵——重庆秀山县,27岁
孔 林——重庆渝中区黄花园,28岁
刘晓光——重庆南岸区铜元局,38岁
夏先科——重庆潼南县,40岁,1.82,高达强壮,篮球手,80公斤
刘 东——重庆市区,30岁左右,人民大学毕业后当过记者,很快吸毒变坏,有“希特勒”纹身,打人狠毒,叶华搞的广播主要由它和王建鹏主持,值班吸毒犯。
还有: 刘超 刘登红 张鹏(有纹身)等

重庆市公安局:(023)6384-4756
地址 :重庆市渝中区临江路
重庆市公安局局长 朱明国

潼南县公安局:(023)4455-1138
地址 :重庆市潼南县正兴街 邮编:402660
潼南公安局局长 殷建中 (023)44582001 44556679 13908348968
潼南公安局副局长 文勇 (023)44582006 44551228 13709428263(目前专管迫害法轮功)
潼南县国安大队迫害法轮功的专案组恶警:张良(队长)、罗永洪、李恒毅、张世茂、李永红
电话 (023)44582011 44552429 手机 13709428300
潼南县双江镇派出所:龙重江 44860011(办) 13908344858(手机)

【注】请知情者继续提供遂宁市地区参与迫害杨斌等的单位、恶人的名字和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