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下的罪恶——河北省会洗脑班


【明慧网2005年2月6日】河北省会洗脑班(所谓的“河北省会法制教育中心”)是一个臭名昭著的迫害法轮功修炼者的魔窟。从2001年下半年开办以来,有上百的法轮功修炼者在此遭受精神迫害。揭露河北省会洗脑班的文章比较多,例如2003年11月11日“河北省省会洗脑班对我的精神和肉体摧残”、2003年12月18日 “目睹河北省会洗脑班的罪恶”等文章,比较详尽地揭露了该洗脑班的罪恶。

高精度图片

河北省会洗脑班位于石家庄市北城路18号,是由劳教所的一部分改建成的,据说装修时花了不少钱。里面被称为“叫员”的恶警是从劳教所或公安系统抽调来的,穿着便装。在明慧网上多次曝光的河北省会洗脑班恶徒孔繁运已于2003年5月份调离,据小道消息传他离开的一个主要原因是国外的一个同学好友告诉他:法轮大法在国外非常吃香,完全不是中国造谣传媒上讲得那一套。此消息虽无法证实,但有一点是肯定的,人是善恶同存的,做了善事得福报,做了恶事遭恶报。孔繁运在洗脑班期间坏事做绝,本文提到的张云、邱立英、刘立峰等法轮功学员遭受的迫害都是他参与策划的。目前迫害法轮功修炼者的职业“叫员”主要有姚方、袁书谦、王春青、鲁惠英、杨玉坤等,他们实际上是江氏流氓集团对法轮功修炼者实施群体灭绝政策的打手。该洗脑班自编了一套充满谎言的“十六讲教材”,这所谓的“十六讲教材”从来不敢让被强迫洗脑的学员带走,因为他们知道这 “十六讲教材”是经不起推敲的、毫无根据的、胡编乱造的。

洗脑班还雇佣了一些走上邪悟的人担任“助叫”。他们助纣为虐,像叫化子一样在洗脑班乞讨,奴性十足的想捞点昧心钱花花。他们在洗脑班邪恶的授意下做事,充当了邪恶的帮凶。这些犹大时常断章取义的引用师父的话,其目地是诱骗法轮功学员背叛大法。据说犹大梁子凌、李海生等目前仍在洗脑班里行恶。

在洗脑班里,这些所谓的“叫员”和“助叫”勾结在一起,针对不同的学员在不同的时期采用不同的邪恶手段,好比“西游记”中那个白骨精一样,会不断的变换花样。一般情况下,他们先是引诱你,或恐吓你,这招不奏效,就开始在肉体上折磨你,通过强制手段(如:不许睡觉、不让上厕所等)逼你放弃修炼。有时他们表现出伪善,一段时间对你好像很“关心”,当然,他们绝不会真正发自内心的去关心你,他们的目地是为了钱,多转化一个就多捞一份钱。

在洗脑班里的法轮功学员都是被诱骗和绑架来的。绑架学员不需要任何法律手续,只要恐怖组织“610”一声令下,就可以任意绑架,强制洗脑。这里没有一点人身自由,全天24小时被囚禁在一个房间里,有专人监视,连上厕所都要请示;学员之间不许说话、打招呼,许多地方都安装了摄像头,有的房间内也有,安装得非常隐蔽,学员的一切活动均被窥视到,严重的侵犯了人的隐私权。除了上厕所之外,不许离开房间,几乎与世隔绝。就连到这里来看管法轮功的人员(所谓的“陪叫”,一般由学员所在单位指派,或雇用)呆上一个星期就憋得受不了了,所以“陪叫”是一周一换。有的“陪叫”也会大吵大嚷,声称自己没有人身自由。更何况被长期无辜关押在这里的法轮功学员!有的学员(如石家庄鹿泉市的张云、石家庄炼油厂的邱立英等)竟被非法关押长达一年之久。学员在长期孤独、寂寞的痛苦中,同时经受着精神和肉体的折磨,人的意志被消磨殆尽,精神到了崩溃的边缘,有的迫害至精神失常,如河北科技大学副教授李惠云博士就是典型的例子(参看明慧网2005年1月14日 “遭酷刑洗脑致精神失常,河北科技大学副教授又被开除公职” 一文)。

所有被绑架进洗脑班的法轮功学员几乎都遭到不让睡觉(恶徒称之为“熬鹰”)的酷刑折磨。睡觉是人的生理需求,学员承受到极限时,就熬得睁不开眼了,不由自主的就睡着了。这时“助叫”就猛踢一脚,或猛掐一把,或者干脆用手扒开学员的眼皮,甚至往学员的眼睛上抹清凉油、辣椒水等刺激性的物质。他们还采取不让学员上厕所、对女学员进行灌酒等这种丧失人性的体罚形式。

石家庄鹿泉市的张云曾被熬得晕了过去,摔倒在地,牙齿碰掉了一颗,满嘴是血,醒来后“叫员”却狠毒的说:“死了算自杀”。多邪恶呀!刘立峰是河北省机关的一名工作人员,本科学历,在大学主修法律专业。他说:“中国既然是以法治国,那就要以法行事。”他以理服人,从法律的角度讲迫害法轮功的违法性,洗脑班的恶人被说得哑口无言。最后他们根本不讲理了,连续十几天不让睡觉,往眼皮里抹清凉油,不让上厕所,几个人强行让他长时间盘腿。在场的许多人都看不过去了,“太残忍了。”恶警招数用尽,也未能使他屈服,可又无法收场,就把他送进了隔壁的劳教所,真是邪恶至极!

不仅如此,每天还要强行灌输诬蔑法轮功创始人及法轮大法的谎言,恶警和犹大轮番上阵,几小时换一班人马,掐、打、骂、威胁、恐吓、欺骗等一切流氓手段全使出来了,竭尽最恶毒的方式对学员进行人身和人格污辱,说下流的话,做下流的动作。“助叫”梁子凌背地里宣称,女学员怕羞,就得对她们采取搂搂抱抱,流氓嘴脸暴露无遗。

洗脑班恶人迫害法轮功学员通常采取是造谣诬蔑、栽赃陷害的卑劣手段,当谎言被揭穿后,他们黔驴技穷,有时竟把中国50-60年代的偶像抬了出来,让法轮功学员去学习。暂且不说这些东西对与错,但在今天的中国社会都已经没人再提的东西却在洗脑班里摆在货架上竭力推销给法轮功学员。信仰自由是宪法明文规定了的,江氏镇压法轮功就是剥夺了法轮功学员宪法赋予公民的信仰自由的权利,法轮功学员采取和平方式向中央有关部门反映事实真象,本身就是维护公民正当的合法权益。江氏不能代表政府、不能代表国家。法律面前应当人人平等,坐在被告席上的应当是江氏一伙“610”犯罪成员。

现在洗脑班又接到一个新的任务,就是迫害黄伟的妻子郝秋艳。情况是这样的:2005年1月18日早晨郝秋艳在家中被石家庄市河东派出所恶警绑架,当日下午就被劫持到河北省会洗脑班。警察抓人的理由是“郝秋艳不闲着,到处反映情况(为丈夫黄伟喊冤)”。郝秋艳一直在为丈夫黄伟奔走喊冤,北京市智晟律师事务所高智晟律师被感动,正在代黄伟上诉。2004年12月27日立案申请被两级三个法院拒绝后(请参看明慧网2004年12月31日 “法轮功学员讨公正,名律师状告无门” 一文),高律师采用邮寄方式申请立案,目前法院还没有给书面答复。高律师是大陆第一个公开为法轮功学员案件说话的律师,他的正义之举得到海内外众多善良人们的声援、支持。广西中驰律师事务所律师杨在新对高智晟律师为法轮功学员上书给予了高度评价,他说:“法轮功有合法权益,应依法保护。犯罪、杀人、投毒、放火等严重的犯罪分子,我们律师都可以为其辩护,而被劳教的法轮功学员,不是犯罪分子,对社会无危害,为什么就不能被辩护呢?可见,中共的做法是不理智的。”(参看明慧网2005年1月9日 “广西律师杨在新声援高智晟为法轮功上书”一文)

据了解此次郝秋艳被送洗脑班迫害,石家庄河东街道办事处也积极参与,还出了上万元的“学费”。从郝秋艳被绑架并送洗脑一事可以看出:“执法者视野蛮践踏规则为常事,完全不再视捍卫国家规则价值为自己的职业责任。不断的以身体力行来摧毁并葬送着道义文明及权力运作的正当性,这到底会是谁的需要!这只能是与现代社会为敌者的邪恶之徒的需要。我们必须予之以千倍的警惕!”(摘自2004年12月31日“高智晟律师致全国人大的公开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