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棍竟然成为“巾帼一杰”


【明慧网2005年2月8日】一个践踏宪法法律、凶狠歹毒、欠有人命的女恶人竟于2005年1月被招远市妇联主办的第二届“招远市巾帼十杰”活动提名为二十名候选人之一。你道此人是谁?它就是臭名远扬的招远610洗脑班第一任头目宋书琴。

宋氏何许人也?原为玲珑镇政府一普通妇女干部,因刁钻凶悍,泼妇行径而名声狼藉,人多避之。99年7月20日,江氏流氓集团非法镇压法轮功,该恶徒闻到这血腥味适合胃口,便疯狂投入其中,果然是“巾帼不让须眉”,其凶残暴虐令人瞠目,被江氏流氓集团委以“重任”,2001年春任臭名昭著的招远610洗脑班头目,宋氏不负××党期望:利令智昏,蛇蝎心肠,对善良的法轮功学员疯狂施暴,其卑鄙无耻达到登峰造极,得到××党的青睐与赞赏:记功受奖、电视露面、上报典型、名利双收,终于踏着法轮功学员的鲜血捞了个梦寐以求的副局级:于2002年被中共招远市委提拔为恐怖组织610副主任,后被中共烟台市委市政府、中共招远市委市政府授予先進称号,得到嘉奖,并各记二、三等功,在2004年中共中央恐怖组织610召开专门会议上得到恐怖头目的点名表扬,这是宋氏发迹史。

那么,这个“巾帼杰”有何“英雄事迹”,到底“杰”在何处?篇幅所限,让我们略表一、二。(女恶人宋书琴的犯罪详情已于2004年1月21日在明慧网曝光)

“杰出”的女恶棍,打人见血不眨眼

2001年夏天,辛庄镇法轮功学员李某、刘某被绑架到洗脑班,因不屈服,宋参与并指挥7、8个恶徒用棍子、拖把从头到脚排着打,两人被打得浑身是伤,全身青紫。别的恶徒累得不能打了,这女恶棍打得兴起,一把扯下脚上的高跟鞋,用鞋跟在李某脸上乱抽,致使李某脸肿变形,耳朵出血,嘴肿得张不开,此后长时间无法吃饭,女恶棍借此指挥恶棍故意胡乱往鼻孔插管灌食酷刑折磨她,每次都是鼻孔插破,鲜血直流。刘某被酷刑折磨后不屈服,女恶棍强迫她面壁直站六天六夜,一合眼就打,刘仍不放弃真、善、忍,女恶棍故伎重演,又扯下高跟鞋用力抽刘某的脸,刘被抽得口流鲜血,女恶棍命人端来凉水,逼迫刘某将嘴里的鲜血和呕吐物一起吞下,并给她戴上手铐脚镣铐在老虎凳上10天多,其间故意放蚊虫叮咬而使她无法动弹。

张星镇学员张某被绑架到洗脑班,女恶棍现场坐镇,喊号指挥几个暴徒连续打了她1小时40分钟,年近60的她被打得皮开肉绽、双目失明、两耳失聪,昏倒在地、失去知觉,生命垂危。后50多天不能吃饭,只能喝水,丧尽人性的女恶棍仍不放人,非法关押了她110天,眼睛从此看不清东西。

为逼齐山镇夏某妥协,8天8夜不准她合眼,期间每天拳打脚踢,致使其一段时间内双目失明,生活不能自理;学员李某不“转化”,被女恶棍强迫面壁站了四天四夜,使她腿脚全肿,穿不上鞋,连续5、6个月每天每顿只给她一两饭吃;学员杨某被绑架后不转化,女恶棍指挥7、8个恶徒围成一圈穿梭打她,杨某被打掉一颗牙齿,满嘴出血,脸肿变形,当场昏死,大便拉在裤子里,暴徒们却狂笑不已。此类罪行,罄竹难书。什么“巾帼女杰”,整个一魔窟里的女歹徒!这斑斑血泪,这如山罪证,除了彰示江氏流氓集团的邪恶之极还有什么?从2001年3月至2004年9月女恶棍任洗脑班头目期间,类似被它这样酷刑折磨的有几百人。几年来,被它绑架、酷刑迫害的有70多岁的老太太,也有十几岁的初中生,最小的是不满两周岁的孩子。招远出此女恶棍是招远人的耻辱,如此变态的虐待狂,让其参与“巾帼十杰”评选,也正是中共邪恶本质的真实体现。

“杰出”的吸血鬼 敲骨吸髓饱私囊

对首恶江泽民把法轮功“经济上搞垮”的毒令,这女人是心领神会,谁只要進了洗脑班,除了精神肉体酷刑往死里整外,经济上一定要搞垮。

2001年春,学员曹某被强行洗脑后勒索了1000元,2002年8月又被非法关押40多天,折磨至几次昏死后又被勒索2050元;李某2001年被关押15天,敲诈1000元,2002年7月又被绑架关押38天敲诈2500元;学员王某2002年2月、4月被非法关押2个月,共被勒索4500元;2003年4月,蚕庄镇刘某被从看守所注射毒针后直接劫持到洗脑班,因孩子刚满周岁,家人着急去要人,被吸血鬼看准时机,一次就敲诈了8000元;张星镇学员苑某几次被勒索共计6000元;张星镇丛家村69岁老太太被关押2个月后敲诈了5000元;学员孙某2002年6月被罗峰路分局绑架到洗脑班由女恶棍酷刑折磨后勒索2500元。凡被非法劳教期满的学员,直接由610劫持到洗脑班,由女恶棍再次洗脑后吸血,住上几天,至少也要交1000元。李某劳教期满后被劫持到洗脑班,吸血鬼逼她丈夫交2000元,农民家庭没有收入,两个孩子上学,李某几年被非法关押劳教,家中已是债台高筑,她丈夫被逼得走投无路,差点寻短见;2005年1月,学员李某期满被劫持到洗脑班,被敲诈了1500元,他在被非法劳教前已被勒索了10000元。这里是仅举几个例子,凡是進洗脑班的,女吸血鬼一个不放过(官方数字1000多人)。多则上万,少则过千,榨取多少,随口而定,原则是整得你无法过日子。所敲诈巨款一律无任何凭证,这些血泪钱被610和洗脑班恶徒吃喝,送礼,发奖金,贪污,中饱私囊,这叫干什么吃什么。

“杰出”的毒妇心,疯狂施暴加毒针

2002年8月,城区一年轻女学员在洗脑班拒绝看诬蔑大法的录像,毒妇指使暴徒毒打她,她穿单衣,被打得鲜血直流,现在左肩处留有5厘米伤疤。她仍拒绝看录像,毒妇丧失人性,命恶徒将她强行按住,两次给她注射破坏神经的毒针,药力发作时,头昏迷胡,浑身疼痛难忍,她被毒妇关押42天,勒索2500元;2002年9月,城区女学员邵某被610恶警从家中绑至洗脑班,用尽酷刑折磨她就是不放弃信仰,毒妇又下毒手,给她注射毒针,注射后把她绑在铁椅上7个多小时,药力发作,动弹不得,使她痛苦之极,该学员仍不屈服,毒妇将她关進小号由恶徒轮流折磨她,12天不准她合眼,不准出门上厕所。宋氏大发淫威,一次关押她105天,还嫌不够,又勒索了2500元。2003年1月,恶徒绑架了当时的一个学员,用尽酷刑逼他转化,该学员绝食抗议被野蛮灌食,仍不屈服,毒妇又命恶徒给他注射毒针,被注射后,他全身疼痛难忍,并呈黄色,起斑块,生命垂危,恶徒为了不让他死在洗脑班才放了他。2004年他又被绑架,因不转化,4月份,被毒妇送到烟台转化了。这几例被注射毒针的仅是我们不完全调查,到底有多少人被注毒,目前还无详细统计。

“杰出”的刽子手,逼死人命欠血债

2001年3月,金岭镇山上李家村56岁女学员隋松娇被绑架到洗脑班,女恶棍对她百般折磨。用尽酷刑,几天几夜不准她合眼,导致她精神崩溃。2003年元旦前,恶人又将她绑到洗脑班,这个歹徒指使7、8个恶徒对她又打又骂又吓唬,数九寒天扒下她外衣,只穿内衣拖到零下10多度的卫生间冻她,逼她骂大法,骂师父,不骂就打,揪住头发撞墙,头被撞得满头是包,掐大腿根,痛的她不能迈步。她已经被折磨的半死不活,但她就是说“大法好!”农历新年前女恶棍敲诈了她家1000元后才让她回家。农历新年刚过,女恶棍扣押她老伴当人质,逼他交出隋松娇。隋松娇又陷入魔掌。这个“女杰”指使暴徒天天用酷刑折磨她连续3个月,隋松娇被折磨得精神崩溃,奄奄一息,她就是不转化,“女杰”为了不担打死人的名,敲诈了这个一贫如洗的家庭2500元之后放了她,回家3天后,58岁的隋松娇含冤离世。家人给她换衣服时,见她身体青一块,紫一块,大腿和阴部全部青紫,惨不忍睹。

隋松娇是被这个“巾帼一杰”主谋害死的。“巾帼一杰”是杀人主犯!是刽子手!我们呼吁:捉拿杀人凶手宋书琴归案,捉拿一切参与杀人的从犯归案!另外,它还有“杰出的”言论:“江泽民说了,不转化就可以打、关、不让睡觉”;每天随时对手下暴徒发出毒令:“不行过电”、“不行坐铁椅子”、“上老虎凳”;“打死炼法轮功的算自杀,白死,死个炼法轮功的还不如死只鸡”;此类狠毒的语言每天从肮脏的嘴里吐出。还有“杰出”的其它本事:凶残狠毒却能被中共媒体美化为“春风化雨”般“关心爱护”洗脑班的法轮功学员,能被招远电视台,烟台电视台、烟台日报直至中央当成先進典型大肆鼓吹。

女恶棍能由一个村姑、泼妇成长为又打人又吸血又杀人的模范共产党员及其领导干部,完全是中共邪灵的培养和教育,充分表现了共产党员的“先進性”,更是“三个代表”的模范实践者。从根本上看,其实是此女恶人的犯罪行为符合了××党的邪恶本质:说谎欺骗起家,暴力杀人维持,崇拜假恶斗。因其与党保持高度一致,所以其党绝不亏待它,也一定想办法保护它。恶人恶党一丘之貉。

把“流氓人渣”推而广之,这真是招远人的悲哀!

然而,理智正常的人看完以上“英雄事迹”后得出的结论是“十恶俱全的女歹徒”。此魔可進“杰”,那所有的杀人犯,刑事犯全应该是“英雄模范”,而且越残忍越英雄,招远官方要把招远人引向何方?还嫌招远坏得不够吗?现在社会上流行“黑道崇拜”,招远几年前就因为“招远杀人不偿命”而名声在外,这次招远又想通过评比引导“犯罪崇拜”让招远人崇拜杀人凶手。

正义、良知、道德乃人之天性。剥去画皮看女鬼,不知另外九杰是否愿与此败类相提并论,不知招远巾帼族的及了解真象的男同胞是否愿意投此败类否决票。不知招远人民能否通过揭露出的迫害真象而认清镇压者之邪恶,从而对大法有个正确认识。其实投谁一票无所谓,抑恶扬善,明白真象才是当务之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