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老年东北大法学员几年来所遭受的迫害


【明慧网2005年2月9日】自从95年11月修炼法轮大法以来, 是慈悲伟大的师父给我净化了身体,使多病的我无病一身轻。可1999年7.20以来,我们失去了往日的一切。中共江氏邪恶集团针对法轮大法和大法学员发动了一场史无前例的迫害。下面是我遭受迫害的经历。

一、2000年初,世界召开日内瓦人权会议,大法弟子举行了签名活动(建议中国政府同我们师父对话和平解决法轮功问题)。我签了名。当时有一位签名同修的家属怀疑此事是由我组织的,就到我家来逼问我,我予以否认,还正面向他洪法,不料他当天就向市公安局举报了我。晚上九点多钟,市公安局和派出所一行四、五个恶警到我家非法抄家,抄走大法书、师父法像、大法录音带、电话本等,到晚上十点多钟又把我带到市公安局,由副局长李运阳、国保大队陈万友等非法审问、逼问、威胁、恐吓,均没得逞。他们一会儿叫我站起来,一会儿又叫我坐下,折腾我,没过多久我就浑身哆嗦不成个。当他们知道我以前患有冠心病后,害怕我有生命危险,想推责任,就找了借口出去了。后来在半夜把我的女儿、女婿找来把我接走了。

二、2001年4、5月份,我听一位邻居说:有人在外面炼你们那功呢。第二天一早我就去和同修们一起炼功了,第三天又去炼功,刚炼一会,警察就来了,将我们用警车劫持到派出所,扣留了一天。(在派出所期间又照像,又按手印,又留了审问笔录,对待我们这些炼功群众像对待罪犯一样。)

三、2001年6月我准备去北京上访,以我的亲身经历到信访办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到了哈尔滨,听说博物馆正办诽谤大法的展览,参观后我如实的写下了观后感:观看了展览后,我非常难过,我师父是来救人的,法轮大法是宇宙大法,教人心向善,做好事不做坏事,自从炼法轮功以来,有多少家庭和睦了,邻里关系融洽了,有多少病人甚至癌症病人得到了康复……。希望各级政府多听听法轮功学员的心里话,给我们一个宽松的修炼环境。结果我因此被扣留,遣送回当地看守所,被非法关押11天。公安分局邪恶之徒罚我300 元,没有收据。

四、2001年12月,我又准备去北京上访,在哈市被发现。当时我们给乘警讲真象洪法,那节车厢的乘客全都站起来听。警察害怕人们知道真象又把我们带到餐厅,火车开到长春站让我们下车关在一个五、六平方米的小黑屋里。这里劫持了各地大法弟子几十人。两天后,当地公安把我们劫回,在这期间,我们吃饭、喝水、上厕所都受限制。回到家即送進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了9天,罚款1000元,没开收据。收款人是公安分局政保大队队长石××。

五、我所在单位的经理陈××,因我去北京牵连到他,致使他将我的工资扣发了一年之久。这期间正是我85岁的老母亲病危、急需用钱的时候,我去找他们讲真象。他们于2003年才将我的工资陆续补齐,直到现在他们把我的工资卡还扣留在单位。

六、2002年4月25日,当地派出所一行恶人私闯我家非法抄家,没抄出什么就走了。当时我公爹80岁正是脑血栓发病期,婆母也80岁了。他们的恶行把两位老人吓得心惊胆颤,过后他们去了二弟家,不久公爹就病逝了。当时我老伴正发高烧,后来又出现了旧病复发的症状。

七、2003年12月,我老伴的外甥(大法弟子)在大庆劳教所被迫害致死。刚接到这一噩耗不久,我的二女儿又被当地公安局绑架。那时我们全家真是度日如年,老伴咽不下饭,睡不着觉,人也显得有些痴呆。

五年半多来,这场残酷的迫害在肉体上、精神上、经济上,方方面面给所有大法弟子及家人、亲朋造成了巨大的伤害,我及我们全家所经历的迫害仅仅是冰山一角。邪不压正,不久的将来,一切都会大白于天下,那将是邪恶的末日到来之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