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剧剧本:《彩车缘》(第一场)

(又名《明慧缘》)


【明慧网2005年3月1日】

作者说明:
1、由于时间仓促和一些技术上的原因,剧本中没有乐谱、音乐过门及唱腔设计(括号中的唱腔仅供参考),请业内同修帮助完成;
2、此为京剧唱词剧本(征集音乐和唱腔设计);
3、剧中第三场“明辨”中引用了很多科学上的名词、术语和典故,恳请从事相关科学研究的同修站在法上对其严谨性进行推敲,修正;
4、为了区别于××党“样板戏”对传统京剧行当所造成的混淆、破坏,本剧特意将剧中人物的行当做了明确划分,并在服装造型上与京剧的传统相承。如花旦赵晓慧的造型中有一个手绢,既符合行当的造型特征,也不违背现代女孩儿的生活习惯。黑头花脸山姆警官的造型保留中国京剧的脸谱,并与人物身分(黑人)相符。青衣的金黄色袖口加了几寸白色水袖(注意不要过长,下垂时将将遮住手),既能表明人物行当,也不失美观;
5、各国群众出场时,尽量穿着具有本国特征的衣服,用本国语言。如日本情侣出场时,女性可身着和服,以色列男孩可手持一把六条星的小旗,这样便于观众识别其身分。其中有7国语种的台词暂空缺,请所在国的大法学员帮助翻译;
6、如能得到业内同修的认可,希望此剧能尽快排练出来,争取在今年大法日前夕正式公演或拍成电影。可根据上演的时间和正法的进程将台词做改动或情节做修补。如: “允许我姥姥春节期间把女儿探,” “春节”可改成 “母亲节”,上句改成“虽然那一天不是圣诞,签证官的笑容却从未有过的灿烂” 。如当时大法受到更大的褒奖或审江案有进展,可在结尾加入这样的情节:(山姆警官走手拿报纸走过来,白)“告诉你们一个好消息……”。

* * * * * * * * *

前 言

节日前夕,美丽聪慧的中国东北某师范大学即将毕业的数学系学生赵晓慧,幸运的拿到签证陪姥姥到北美某大城市探望在这里公派学习的母亲,实际上她是想与从未见过面的网上情人——原籍台湾的青年律师司空明见上一面。他们约好在维克多广场的纪念碑下见面,正好大法弟子的一辆宣传彩车也停在这里,周围有大法弟子的腰鼓队在表演,众多弟子在这里炼功、讲真象。其间有特务雇佣流氓来搞破坏,故事由此展开……

人物列表(以出场先后为序)

人 物 行 当 身份 性格特征 备注
赵晓慧 花 旦 大陆师大学生 美丽善良活泼聪慧 着活泼靓丽的时装,手拿黄绢(花旦象)
姥 姥 彩 旦 赵晓慧的外祖母 历事较多
做事保守 结合传统彩旦的头服饰,着老年妇女衣装
郑博士 武 生 大法弟子
科研人员 刚毅果敢
思维敏捷 金黄色大法外套,紧袖口(武生象)
珍 珍 青 衣 大法弟子
知识女性 端庄秀丽
慈善坚韧 金黄色大法外套,接五寸白色水袖(青衣象)
山姆警官
(黑人) 正 净
(黑头花脸) 社区警官 正直泼辣 手部与脸谱用同一种黑颜料(黑色人种)
麦克警员
(白人) 山姆警官的下属 仅一句台词,可由白人学员客串,不入行
特 务 白脸末
(勾水白脸) 假装路人的特务 阴险狡诈 着深色夹克或大衣,露阴气
二流氓 丑 大陆偷渡来的民工 自私贪婪 衣着扮相显得穷酸
司空明 小 生 律师
台湾移民 英俊深沉
有正义感 西装革履,着装既严整又显得风流倜傥
众弟子及过路群众 有台词的群众分别用八个国家的八种语言

另有大法弟子龙套若干(据舞台及演员阵容具体情况增减)

第一场

(小锣出场,大幕前,赵晓慧和姥姥上场)
赵晓慧:(唱西皮流水)
签证顺利过了关,
有幸漂洋过海把亲探。
今天陪姥姥出来玩,
实为如约把网友见。
(看了看大街,转西皮原板)
出门走了大半天,
语言不通问起路来可真难。
姥姥:小慧呵,我听你妈妈说你在大学里的外语成绩可一直不错呵。
赵晓慧:何止是不错,口语演讲比赛,我还名列前茅呢。
姥姥:可今到了国外,怎么就用不上了呵?
赵晓慧:姥姥,我从小学的是日语。
姥姥:嗨,这不扯呢吗,你要是学英语该多好哇。
赵晓慧:当年我上高中的时候就想学文科,然后报考外语学院,如果是那样的话,这英语至少也得是我的第二外语呵。
姥姥:可你为什么上师大学数学啦?
赵晓慧:都怪我妈妈,说什么“学会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因为我数学成绩一直挺好,我妈妈说学文科有点可惜了。其实,我从小就喜欢文学,还爱写诗呢。
姥姥:嗨,甭写诗了,一下子折腾到了地球的这半边了,你妈妈学习任务总那么忙,没时间陪咱娘俩出来。这人生地不熟,说话又听不懂,看你还有没有兴致了。
赵晓慧:一会儿呵,如果能见到了我的那个他,那就再也不用发愁了。
姥姥:现在的年轻人儿呵倒也是,整天不打鱼,还上个什么网,还交起个什么网友来了。(对赵晓慧)哎,你这个从来没见过面的网友,到底是个啥样的人呵?
赵晓慧:您说我的那个他呀——
(唱西皮流水)
白马王子风度翩翩,
耶鲁的毕业生,原籍台湾。
三年前网上偶遇聊起了文学和诗篇,
他通晓中外文艺大师,兴趣广泛。
共同的志向爱好把我们结成缘,
只是远隔重洋不能会面。
日积月累我们感情升温成了网恋,
各自窗前月下两心依依甚思念。
(音乐过门)
妈妈出国参加经贸学习班,
可巧与他同住在一个城里边。
遂想出国把知心的人儿见,
却知这样的条件很难在领馆把证签。
姥姥:可不是吗,人家说公派出国学习的,都不给办探亲。可这小丫头片子,也不是上来哪门子劲了,偏要我陪她去领馆碰碰运气,说什么老年人签证率高……真是有钱没处花了。
赵晓慧:(唱西皮流水)
同姥姥一起碰碰大运试试看,
未成想我们的真诚感动了签证官:
也许那一天快要到圣诞,
签证官的笑容从未有过的灿烂,
允许我姥姥春节期间把女儿探,
还要我沿途作陪伴。
(音乐过门)
梦想成真心中好喜欢,
和他网上相约聚今天。
以前我们通过数字信号把心谈,
今朝终于能够面对面。
姥姥:我说小慧,这网友你一面也没见过,咋就知道他风度翩翩了呢?我可听你妈妈说过,这网上交的人呵,可是最没准了,男的能装成女的,老头能自称小伙。
赵晓慧:姥姥,人家都给发过照片了,他长得可精神啦!
姥姥:可你妈妈说,这网上的照片也真假难分,说拿什么“斧头扫帚”一处理,连我这老太太都能变成小姑娘呢。
赵晓慧:姥姥,您说的什么“斧头扫帚”呀,那叫PHOTOSHOP。
姥姥:管它什么扫帚呢,反正这玩意儿是没个准,你可别轻信了人家。
赵晓慧:我也把照片发给人家啦,难道人家也应该怀疑我作假不成?
姥姥:他怀不怀疑可是他的事,咱外孙女长得漂亮,可是有目共睹。
赵晓慧:(羞涩介)姥姥——
姥姥:哎,一提这我倒犯合计:别是这“网友”看我家小慧长得年轻漂亮,开始在她身上打主意,三两句话就给她哄过来寻开心,然后再……
赵晓慧:(略生气介)姥姥,咱总不能无缘无故怀疑人哪,既然我想要别人相信我,就应该将心比心,以自己的诚心换取别人的诚意。如果我现在就胡乱猜疑别人,怎么敢保证别人不猜疑我呢?
姥姥:说得倒也是,可你们这一茬年轻人不管怎么说也比不上我们那个时候了。我年轻的那阵儿,张家借给王家钱,连张欠条都不要,做人可守信用啦。哪象现在的人哪,编起瞎话来脸不红来心不跳,有时连自己都觉不出来自己在撒谎,弄得谁也不敢相信谁。
(唱西皮流水)
不怕人说我是“九斤太”,
现在的人真是一代不如一代。
如今咱娘仨无亲无故在海外,
你若受了欺负谁都无可奈。
赵晓慧:姥姥,这些我都知道,就连网上也经常报道:有些姑娘由于轻信了网上骗子,最后被害得很惨哪。
姥姥:那你对今天要见的这个网友咋就那么有把握呢?
赵晓慧:姥姥,我现在也已经是大学生了,
(唱西皮流水)
头脑思考心判断,
遇事总得有主见。
网上有人来行骗,
花言巧语无忌惮。
今朝假意装大款,
明晚自称是高官。
有时甚至把明星扮,
一网混沌它敢胡言。
(白)唯有一件事物,骗子们是想装却装不象的。
姥姥:那是什么呢?
赵晓慧:那就是好人的“心”。
(唱西皮原板)
思想不纯洁话不能圆,
境界不高尚语不可攀。
唯有共同崇尚真和善,
两心会意才可言传。
精神上共鸣才有缘,
心灵相通方可结成伴。
姥姥:真能那样?
赵晓慧:有那么一种人,专门能把握别人的心理,甚至是好人追求高尚的心理,想要自扮好人,也谈所谓“深刻”的话题,骗取你的信任。这号人我在网上也不是没见过,他们骗过了初一,却骗不过十五,本身不具备那样的精神境界,终有一天要露出马脚。假的,终究是假的,如果我连这一点都看不出来,还叫什么赵晓慧呵。
姥姥:说得也是。
赵晓慧:姥姥,一会您见到他可就知道了,他可是个真正的有知识、有层次的好人。(拿出照片给姥姥看)姥姥,这就是他的照片。他的网名叫“日月谈”,真名叫司空明。
姥姥:怎么着?他开始还没告诉你真名?
赵晓慧:嗨,姥姥,我们总在网上聊天的人都有个网名,我的真名叫赵晓慧,可网名叫“雪婵”。
姥姥:“雪婵”?这就是你的网名?
赵晓慧:姥姥,起个网名是为了大家交流起来方便,并非对人家没有诚意。否则,人家也不会把真名告诉我啊。
姥姥:那这个司什么明,他到底是做什么的啊?
赵晓慧:他复姓“司空”,也就是百家姓里的最后一个姓。司空明他是耶鲁大学法律系毕业生,现在是一名律师。西方社会可是个崇尚法制的地方,律师的地位可高了哪。
姥姥:(看照片介,面露笑容)别说,
(唱西皮流水)
这小伙看上去还真挺帅,
象慧慧说的那样一表人才。
若事情没假,他们相互恩爱,
老太太我真就乐开了怀。
(白)小慧,听你这么一说,我多少有点放心了。
赵晓慧:一会见到他,你就会更放心了。
姥姥:嗨,现在连路都走迷糊了,能不能见上面还是会事呢。
赵晓慧:是呵,
(唱西皮流水)
手机到国外被叫停,
附近也找不着电话亭。
对了,
都说国外的市民讲文明,
陌生人路遇也热情。
(白)姥姥呵,听妈妈说这个城市里面华人还是挺多的,莫不如我们请他们帮一下忙,问起话来更方便。
姥姥:谁说不是呢。(望介)哎,你看,那边一群人里,好象有挺多中国人。
赵晓慧:(望介)没错,那里还真挺热闹,有辆挺漂亮的彩车,旁边还真的有不少中国人,还有挺多横幅,上面还写着中国字呢。
姥姥:是吗,那些字能看清吗?快给姥姥念念,那上面写的是什么呵?
赵晓慧:嗯——看清楚啦,那横幅上面写的是“法—轮—大—法—好”(惊讶介)哎哟妈呀,姥姥,他们是……是……是……是法轮功
姥姥:是吗,让我瞧瞧,(仔细望介)别说,还真的是法轮功,人还不少呢。
赵晓慧:听央视新闻里说,他们又跳楼、又杀人,还到天安门去自焚。姥姥,我有点害怕。
姥姥:怕什么呀,他们不也是咱中国人吗。
赵晓慧:(思考介)说得倒也是,刚才我还说哪,这北美洲可是个讲文明、讲法制的地方,他们能在光天化日之下活动,应该没有什么问题。嗨,不就是问个路吗,怕什么呢。
(望介,唱西皮流水)
定睛凝神壮胆量,
走上前去细端详。
横幅悦目闪金光,
彩车瑞丽又大方。
仙女们摆动五彩裳,
腰鼓声清脆又铿锵。
不同肤色的男女在侧旁,
坐立齐整衣金黄。
态度和善貌慈祥,
哪象央视新闻里演的杀人狂?
今朝有缘相会在异乡,
莫不如前去将他们访。
(白)再说,都六年过去了,这法轮功还是没有被打倒,而且我总能网上看到这样的贴子,说中国大陆的媒体在法轮功这件事上做了很多的“猫腻”。只可惜,这样的贴子篇幅都不长,而且很快就会被版主删去了。所以法轮功到底怎么回事,我也一直没弄清,今天我可要问个究竟。(对姥姥)姥姥,那我们就一起前去向他们问个路吧!
姥姥:好,那我们就去问问路。
(二人退场)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