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人被逼得无家可归

河北定兴县一大法学员自述遭迫害经历

【明慧网2005年3月1日】我是1997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在未结识大法以前患有胃病,后来满腹痛,到处求医问药,百治无效。后来听说法轮大法有神奇特效,我抱着试试看的想法开始修炼。修炼一段时间,身体的疾病在我身体上神奇般消失了。我深知这是我有缘修炼真善忍大法所得到的。

1999年7月20日,江泽民把这么一部教人向善的好功法定为×教,而且在广播、电台、电视台肆意诽谤、诬蔑,我听了心里特别难受,于是骑车去北京上访。

到了那里不但不让说话,恶警还把我抓起来,后我被劫回当地定兴拘留所,非法关押半个多月。拘留所在超期关押我后,又把我劫持到定兴南边一处由武装部办的非法“洗脑班”,用军训、体罚等方式企图逼迫我放弃修炼。在关押期间我受到精神摧残。我拒绝放弃修炼,又被押回拘留所迫害。

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绝食抗议超期关押,七天后,当天夜里闯进许多全副武装的警察把门砸开,将绝食的大法弟子一一拖出灌食。后劳教所叫本乡将我接回。我在三处共被非法关押50天,被勒索钱财5000余元。在关押期间我受到精神摧残,

2000年10月1日间,乡包村干部房立民三番几次去我家要把我弄乡里办洗脑班。那时正是收秋种麦,家里大哥保下才没被抓去。事隔几天的一天夜里,以610的政法委书记任金田、所长赵长亮,还有几名恶徒,夜深私闯民宅,把我家大门砸开,进院就要把我带走,年迈的老人和年幼的孩子也被惊醒,两位90来岁的老人也苦苦哀求,丈夫说警察要带走我也把他带走,结果它们真把我夫妻二人抓走了。两位老人追出门外,两个年幼的孩子哭着、喊着、追着汽车跑,直到看不见了为止。在那晚同时还把邻村三位大法弟子一同抓去。

恶警把我带进一大会议室,我看到早有多名大法弟子在那里,一个个都被打得鼻青脸肿。我丈夫被以610恶人任金田为首的一帮恶人蜂拥围住,问还炼不炼,我丈夫说炼,一帮恶徒上去就拳打脚踢,用手铐将我丈夫铐上,带入另一室,用警棍、塑料管、拳脚整整打了一宿,直到昏死过去为止。第二天早上,家里的大哥、姐夫才把全身没有一处好地方的丈夫接回嫂子家,没敢送回我家,怕老人承受不了那样的惨状。

在那夜我也同时遭受了非人的折磨,任金田、赵长亮、王华等一帮恶徒轮流打我嘴巴,用警棍狠命的抽打后腰以下,直到打得两腿不能站立,然后又把我拖入一室,再上来三名恶徒用警棍乱打,一直把我打到昏死过去,醒来已是第二天早上。后来我二姐、姐夫前去看望,看把我打成那样,托关系保释,共拿出一千多元,恶人才肯放人。我回家没多少日子,610恶人任金田和我村支书到我家又勒索300多元,并且还说要抓我去洗脑班。

2001年,恶人又把我抓去,晚上把我送拘留所途中时,经过我们村边,我要下车回家看看两个年幼的孩子,房家庄的杨建民、乡里一个姓邢的把我拖住,我大喊“修真善忍无罪!”“土匪抓人了!流氓抓人了!”它们把我拖到车里,堵住我的嘴。它们把我非法关押了17天,又把我关入李郁庄洗脑班一天才放我回家。恶人抓我的同时,还把我的《洪吟》、一本经文、一盘讲法录音带、一盘炼功带搜走,还勒索钱财上千元。

2004年的农历8月16日,恶人又来我家骚扰,那天我正好带孩子赶集,我干爹在半路等我,告诉我恶警又来抓人了,叫我到别处躲躲,让孩子到他们家去吃饭。

我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做一个好人,却被迫害到无家可归。法律机构应该严惩那些不法之徒。还我师父清白!还大法清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