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退党的心路历程

【明慧网2005年3月1日】这几天看了同修的关于退党的一些文章,感触颇深。从中国共产党99年7.20迫害法轮功以来,我也想退出邪党,但迫于自己的怕心、家庭的压力(退党后影响孩子的升学)还有怕别人说反对共产党。一直以来,就希望它们把我开除党籍,未能如愿。心里又不愿意参加其党的一些活动(2000年参观诋毁法轮功的展览、会议)虽不愿意去,但披挂着其皮,领导就会找你,抓你,尤其是所谓的重点教育对象。

这几年来,我心里也很苦,作为修炼的人,也没修好“真”。進入2005年,邪党为保其权力,搞“保先”,每天几个小时学习文件,记笔记,谈体会,不许请假。我单位在开始学习前,先开动员会,按领导的意思:上面让搞,也得应付。第二天开始学习“三个代表”。我人在那坐着,可不愿意听。我想到《转法轮》中说过:“你去干啥去了,你去听,你不是去求了吗?你不往耳朵里灌,它能進来吗? ”我就想:我现在干什么?不是在听邪的东西了吗?悟到这些,第二节课我就不再参加其学习,并考虑应该是退党的时候了。此时,我心里又翻起一种不安:领导找我谈话,反复给你讲退党后的危害、他们来翻关于法轮功的书籍、他们告诉我的家人来做我的工作、以开除公职来威胁,总之心是无法平静。我想起师父的话:“有些人修炼他觉得难很大,其实并不大。你越觉得它大的时候,它就变得越高大,你就越小。你要不在意,不把他放在心上,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有师在,有法在,怕什么?不管它!一放下的时候,你发现难就变小了,你就变大了,你一步就过去了,那个难变得什么也不是了,保证是这样的。”(《在悉尼讲法》)

我当时就认为,好象眼前有座不可逾越的大山。我反复背法,退党有什么,邪党快要灭亡了,还怕它啥,正念正行,一切尽在师父掌握之中,全面否定旧势力的安排。晚上我就写了退党申请书,第二天交与党支部。以后一切平安无事,学习、活动也不再叫我。在我心里想,要是因为退党受到迫害,就告诉世人其党如同黑帮,只准進不准出。其实它们不敢太狂妄了。这是我退党的一点体会,希望能给要退党的朋友有所帮助。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