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我的师父!”


【明慧网2005年3月1日】西班牙文的翻译在新版《转法轮》出版后开始把“师父”一词由原来的“Maestro”改为“SHI FU”。因为在西语中“Maestro”的意思仅指为“老师”(相当于英文的 Teacher, Master)。开始时白人学员不习惯,我就把中文“师父”的含义解释给学员们:“师父”的“师”是老师,“父”则是父亲;他的含义是既是老师又是父亲,而在别的文化里没有这个概念。我告诉他们在中国“师父”不是随便叫的,“师父”一词仅在修炼界使用,能叫师父前,一般都必须要举行隆重的拜师仪式的。我又告诉他们我刚得法时,一个人学法,过了七、八个月我心里才敢叫“师父”,一是因为刚得法,最初没有太懂大法时,没有这个概念;另外一点,我不敢叫“师父”是因为那时我感觉我还不配做师父的弟子。后来我有一天是不知不觉的突然心里头叫起了师父。当翻译师父后来的讲法说他是我们的师父,又认我们学员是他的弟子时,“师父”用“Maestro”(英文Teacher,Master)好像少了什么的。师父在讲法时也常说的“我做师父的……”或“我是你们的师父……”翻译直接用汉语拼音“SHI FU”后,这样,虽然西语系的白人学员他们之中绝大多数都没有见过师父,可是当他们读到或听到“SHI FU”(师父)这个词时感到特别亲切,这是在读“Maestro”(老师)时所没有的感受。

因为白人学员了解了师父的含义后非常喜欢,大家开始在交流时都叫“师父”。一位西班牙的学员曾告诉我:有一次在大家一起读法后,同白人学员交流时仍用“Maestro”,白人学员马上纠正说:“不,不要说Maestro,请直接说SHI FU”。

大约四个月前我在阿根廷中国大使馆前发真象资料时,有两位和中国大使馆关系密切的华人站在大门转角处,我立刻过去,有一个年纪较大的正在打手机,我递给另外一个人资料,他一看是法轮功真象,摇头说不要。这时打电话的那个人回头问是什么?我说是法轮功被迫害的真象。他一听脸色大变,对我大呼:“你给我滚!不准在这里发资料。这是大使馆,我叫警察把你抓走,揍你!”我平静的跟他说:这里是阿根廷,不是中国,阿根廷警察不会因为我站在这里真心的想告诉你中共和江泽民迫害善良的法轮功学员的真象就会抓我、打我的。再说警察来最好,让他们了解迫害真象正是我们要做的。他听了大叫:“你不怕,我看你怕不怕!”我说:“在中国的法轮功学员都冒死敢说真心话,上天安门,你说,我站在这里怕什么呢?”另外那个年轻人想拉他走,他不肯。他瞪着我,突然他用手指头对着我的鼻子,面红耳赤的大声的叫:“我问你,李洪志是你什么人!?”我愣了一下,没想到他会问这个,而后很自然的我平平静静冒出:“是我的师父。”他听了很生气,气呼呼的在原地转了一圈,回头又指着我,对我大声吼:“你说!李洪志是你什么人!?”我又回答:“是我的师父。”谁知他又转了一圈,回头又指着我的鼻子大叫:“你再说,李洪志是你什么人!”我也大声又回答说:“是我们的师父!”他瞪着我,我心里发正念,慈悲的问他:“你为什么生那么大的气?”谁知他低下头有一会儿没出声,好像在考虑什么,听他自己对自己嘀嘀咕咕说:“我没生气,我没生气啊!”这时另外的人把他拉進车里,开车走了。当时我也琢磨了一会儿,觉得他在原地转三圈重复的连问我三次同样的问题时好象不是他本人在问我,而是操控着他的黑手邪恶。那么假如他问的是白人学员,而他们不懂“师父”这两个字,他们就会答复说,是我的老师Maestro(Teacher),那么另外空间的邪恶是不是就会满意了,也不会生那么大的气了?在中国大陆法轮功学员被施用酷刑,不也是让他们不认师父吗?师父在《精進要旨(二)》中说:“不承认人世间的师父就是不承认自己是大法弟子,那连修炼的人都不是了……。”“师父”这两个字对全世界正法大法弟子有多么的重要及深刻的意义呀!

今年农历新年我们告诉了师父,西语系学员多么喜欢“师父”这一充满敬意的亲切的称呼,在此我们再一次谢谢师父。我们知道我们得法很不易,没有师父看护着我们,我们根本没有这个天大的机会和荣幸成为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您不只一次大慈悲的说您对得起我们,其实弟子们承受不起,是我们应该说我们得要对得起您——我们的师父。千谢万谢您让我们配做您的弟子!谢谢您是我们的师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