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丈夫和儿子在迫害中相继去世


【明慧网2005年3月1日】我今年56岁,降生在一个贫困的家庭,母亲孩子多,父亲多病,我勉强念了4年就不念书了,帮父母干家务活,到了十三岁的时候就担起了全家的重担、担水、磨面、地里所有的农活。在21岁那年,由于自己家贫,有5个妹妹,父亲多病,只要能找一个个儿高大的小伙子,有力气能帮我家干活就行,结果草率的找了一个多病的男人做伴侣。万万没有想到青年人还会有病,结婚后才知道有癫痫病、风湿关节炎、心脏病(二尖瓣关闭不全、左心室肥厚)胃炎、肺炎、脚下有许多鸡眼、走路很不方便。就这样经过许多年后,父亲去世了,妹妹也长大了。我孩子长到15岁的时候,由于种种原因不能上学。妹妹叫到他们家厂里打工,后来叫去开车。自从开车以后儿子一天一天也成熟了,接人待物很有礼貌,94年儿子结婚,95年生了一子。

总算苦难的日子熬到了头了吧!可是事情并非我的想象,97年10月份不幸的事发生了,我儿子单位收苹果,他开车去送款,路上另一个司机开车,结果刚开车不到2分钟,车在马路上转了90度的大弯,把车撞到路边的一棵柿子树上,儿子被摔成高位截瘫,花人民币11万元,媳妇一见这样,丢下孙子走了。那时我真是生不如死,眼泪无处流。

就在此时,妹妹来告诉我修炼法轮功。我说:“我又要管你哥,又要管孩子和孙子,哪有时间学法轮功。”妹妹说:“你学学法就知道了,师父是来救人的。”从此我就细心的听师父讲法录音,当时看《转法轮》就有好多字不认识。师父在《精進要旨》中告诉我们“难忍能忍,难行能行。”还告诉我们:“其实,你们感到在常人中的名、利、情受到伤害而苦恼时,已经是常人的执著心放不下了。你们要记住啊!修炼本身并不苦,关键是放不下常人的执著。当你们的名、利、情要放下时才感觉苦。”“你们从圣洁而又无比美好的世界掉下来,是因为你们在那层次中有了执著的心。当掉到相比之下最肮脏的世界里,你们不快往回修,却又抓住肮脏世界里那些肮脏的东西不放,甚至损失一点还痛苦得不行。你们知道吗?佛为度你们曾经在常人中要饭,我今天又开大门传大法度你们,我没有因为遭了无数的罪而觉得苦,而你们还有什么放不下的呢?你能把心里放不下的东西带進天国吗?”

看了师父的法以后,觉得自己前半生吃的苦原来是为了今天得法。师父在《转法轮》中说:“因为人在以前做过坏事而产生的业力才造成有病或者磨难。”经过学法我明白了自己以前种下的因果,现在就得在这种磨难中偿还。我就决心做一个好人,一定要坚持修炼下去,用宇宙的法经常洗刷自己。

于是,我就与村十几个人在我家学法、炼功。当时我好多字不认识,我们就相互学,师父说:“我这里不治病,但是真正修炼的人,你带着有病的身体是修炼不了的。我要给你净化身体。净化身体只局限在真正来学功的人,真正来学法的人。”大家在学法炼功的过程都觉得功法太好了,说自己身体多种病都奇迹般的消失了。

经过修炼一段时间以后,儿子的病情慢慢好转了。身上压的褥疮变小到痊愈。他父亲以前所有的病在修炼过程中全部恢复正常,把以前所买的药全部扔掉了,身体比以前任何时候都好,一年时间都没吃过药,体重也增加了。我自己以前迎风流泪、神经性头痛、肩周炎、关节炎、气管炎、结肠炎、全消失了。体重也增加了。真是用语言无法感谢我们的师父的慈悲。这是我又一次看到了希望。

可是到了1999年7月20日,中共开始取缔修炼法轮功,一时间全国各地的报纸、电台、电视台、铺天盖地的诽谤大法,诬蔑师父,恶警四处抓人,又一场新的文革开始了。整个中华大地全被谣言笼罩,一片乌烟瘴气,真有“黑云压城城欲摧”之势。我的心在哭泣,哭的是为什么这么好的法要被无端镇压;我的心在悲伤,悲伤的是多灾多难的中国人民为什么要承受这么多政治迫害;我的心在呐喊;呐喊的是我们老百姓为什么连这一点修心向善做好人的权利也要被剥夺了!从此失去了师父给我们开创的那样宁静祥和的集体炼功的环境。

接着邪恶之徒就来抄家,把师父的法像拿走了。当时很突然,我哭了好几天。从此不法人员逼迫我写保证不炼功,我拒绝了。他们三天一来,五天一来骚扰我们。我对他们说:“我们都是好人,师父叫我们学真、善、忍,哪个字不对,难道假、恶、斗是正的吗?国家怎么了,连好坏都分不清了吗?真、善、忍哪个字不对。”

那天是乡长和村干部跟我谈话,我们村的干部对我说:“姨,你少说点。”

我说:“既然来了,我就对你们讲一讲,我们没有反对政府,更没有反对任何人,我们是修炼,修炼可以祛病健身,强身健体,使人的思想境界提高,不做坏事。你看现在社会上那么多吸毒的、赌钱的、做贼的、骗人的、杀人放火的。你们不管,偏管这些修炼真、善、忍做好人的人。社会做好人的人多了,你们领导不就好当了吗?我给你们说句真心话,我学法晚了一步,我们的师父是度人的,修炼可以改变人生道路。我如果学法早,我的孩子不会成这个样子。这都是自己的业力,自己的难。不修炼的人没有谁能给改变的。我劝你们不要阻拦我们,我不希望任何人再受苦。”

他们说:“上面不让学你就不学了。”我说:“他们说真善忍不好,那是他们的事,但我不会,每个人都把自己放在其中衡量一下,自己都在干些什么。”

不法人员们见我不愿意写保证书,就经常来我家骚扰,我丈夫因受多年来的政治运动,有了怕心,看见有不少大法弟子被劳教,毒打,怕我也会被带走,身体一天不如一天。就这样610、县公安局、乡派出所、乡政府一次一次的骚扰,三天两头来,来了以后看见儿子坐轮椅,我丈夫躺在炕上,我抱着孙子泪流满面。不法人员们从不心慈手软。

2001年1月26日这一天,派出所来了一车人骚扰。刚走,乡上又来人问话,逼迫我们说不炼了,要是不说,他们每天来。我丈夫跟他们顶了一回,他们走了,后来又来了一辆小车,里面坐了八个人,又要谈话。我说我没时间,你看前后两个病人;我又要洗衣服,又要管孙子。他们又折腾了一阵子走了。我丈夫经不起折腾,第二天就去世了。就这样,他们还不罢手。

这时,有一个年轻的大法弟子来了,他懂医术,在他的帮助下,儿子又一次有了希望。可是好景不长,没多久,这位大法弟子也被抓了,生死未卜。不久儿子也被他们折腾的去世了。

现在我家只留下我和孙子两个人了。我一定要坚持修炼,我还要告诉每一个人:法轮大法好。共产党是邪恶的,他们在电视上的宣传是假的,是骗人的。我的经历是最好的证明,我知道会有真象大白的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