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形的干扰与迫害


【明慧网2005年3月11日】我是一名大法小弟子,听大人们说,我在出生的第十个月就患有扁桃体炎,经常闹病,甚至一个月一次,每次都要去医院输液、打针,每天还要吃一些又苦又黑的黑药水。我不想吃大人就灌。那时的我整天不是吃药就是输液、打针,一点点快乐都得不到,生活在痛苦之中。1996年9月,我非常幸运地走進了大法之门。大人们教我炼功,给我读师父《转法轮》(因为我当时才5岁)。没炼多久,我的病不翼而飞了。我更加感到师父多么的慈悲,多么的伟大!是大法使我有枯木逢春的这一天。

正当我紧跟师父正法進程时。突然有一天我的脑海里闪过了一个不好的念头——不想上学了。就在那一刹那间,发现学校似乎也不美好了,同学之间也是勾心斗角的,一点也不团结了,老师对我似乎也没从前那么好了。整天沉浸在那充满伤心、悲痛的心情里,就好像去了地狱里,没有一丝的快乐。直到有一天我怎么也不想去了。大人们看在眼里,急在心上,他们说这是魔的干扰,这是在迫害我,让我突破它,可是我不知为什么就是不想去,就这样大人们一说我就哭。好像多么的委屈。有一天下午,妈妈去同修家坐,把我的事告诉了他们。他们当天晚上就来了,他们一说我就又哭了。就这样无论谁都说我,那种生活真是活不下去了,总是想一走了之,可是又放不下父母。有一天晚上,有一位女同修来我家用很严厉的语言说我,当时的心情真是难过的到了极点,我生气了,就冲着他们用很重的语言说了两句就跑進了厨房。就是因为我的事,无论哪个大法弟子都为我着急。

有一天,父亲在与同修切磋时悟到了,这是一种隐藏的很深的无形的干扰和迫害。一刹那间我也悟到了,我从那时起才感到邪恶是那么那么的坏,那么那么的恶,那么那么的毒。于是我决心铲除它,揭露它。正当我把我的事写出来时,那个邪恶不断的干扰我,阻挠我,我们全家都发正念铲除它。很快我就又能写了。

从这次,我深深的感到了大法的严肃性,要时刻按师父的法严格要求自己,做好师父要求做的三件事,不能让邪恶有空子可钻。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