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山荷花坑劳教所的罪恶


【明慧网2005年3月12日】唐山荷花坑劳教所,即唐山劳教所,一直是为江泽民集团卖力施行对法轮功学员“肉体消灭”政策的邪恶之地,血债累累。早在镇压初期,就有赵英奇、陈爱忠等大法弟子被那里的邪恶警察残酷迫害致死。

尽管荷花坑劳教所早就被“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和其他国际人权和法律机构等处登记在案追查,然而,几年来,他们始终不知悔改,相反一直在肆无忌惮的干着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勾当,累积着他们新的罪恶。

(一)

高海,六大队副队长,虚假、邪恶、凶残,滦县榛子镇人
邓文君,玉田七树庄人,小偷
赵东宝,滦县榛子镇杨柳庄人,小偷
李志刚,玉田雅鸿桥人,小偷

以上三个惯偷在恶警高海的纵容、指使下,残酷迫害善良的大法弟子。

2004年6月的一天,迁安公安局将非法绑架的大法弟子——首钢工人宋奇志送到荷花坑劳教所。恶警高海对大法弟子说:你得转化。大法弟子问:“什么叫转化?”,高海怒气冲冲的对身边的邓文君说:“到楼上告诉告诉他什么叫转化!”邓文君将宋奇志带到三楼,让他在楼道面墙站立,叫来李志刚和赵东宝,对宋奇志进行殴打。李志刚用膝盖猛击宋的左大腿外侧,赵东保猛击右大腿外侧,造成肌肉损伤,两腿直至脚部严重红肿,不能蹲,不能走。

三天后,宋奇志的妻子来荷花坑劳教所要求见自己的丈夫,因宋遍体鳞伤,高海一口否决不许见面,宋奇志的妻子说:“你们不能打他!”高假惺惺的说:“这个你放心,我们这里不打人,只负责教育。”

宋奇志妻子走后,高海来到三楼严管班对宋奇志说:“你妻子来过。你写信告诉她,我们打你没打你?”这就是恶警虚伪、凶残的嘴脸。

(二)

爱振民,恶警,六大队教导员
赵振庚,六大队恶警
韩东起,六大队恶警
张铁军,六大队恶警
冯连新,普教学员,诈骗犯
孙颜良,东北人,流窜各地小偷
杜兴, 玉田胡坨镇人,小偷

2004年10月至12月,在六大队大队长李卫平的策划、安排下,成立了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所谓“攻坚组”,(以上为攻坚组成员)更加残酷的迫害大法弟子。

它们将大法弟子郑洪波绑在死人床上,剥光上衣,连续用电棍电击胸部、脖子,造成大面积灼伤、烫伤;七天七夜不许郑洪波睡觉,企图从精神上摧残,再肉体上消灭。之后,郑洪波走路困难,两臂不能弯曲,两手不能拿碗。

(三)

李晓东,六大队恶警
冯连新,普教学员,诈骗犯
邓文君,玉田七树庄人,小偷

2004年6月,冯连新和邓文君闲聊,冯说“03年9月六大队成立攻坚组,那段时间真有意思,我们几个人值班,李晓东大队长让我自己值,其余几人跟它去玩牌,它把电棍交给我。法轮功人员坐两排,(一天坐十几个小时不许动)我把电棍放在袖口内,看谁不精神,我就电谁脖子,那些人几乎都挨过我电。” 据说冯的父母多次接到讲真象的国际电话,也曾多次规劝它,不要干伤天害理的事。但它始终执迷不悟。

(四)

杨树风,荷花坑劳教所所长
王勇,荷花坑劳教所副所长

荷花坑劳教所迫害大法弟子的罪魁祸首,尽管它们外表斯文,内心却如毒蝎。2004年3月18日大迫害中,王勇对大法弟子王建敏大打出手,疯狂的猛打王建敏的脸。露出一副刽子手的真面目。唐山荷花坑劳教所在国际上已臭名昭著,恶人、恶警所做、所为都有记载。有些恶警在公开场所不敢承认自己在劳教所上班,不敢说出自己姓名。

(五)

孙涛,唐家庄人,29岁,偷盗惯犯
高荣佳,丰南黑沿子人,因打架被劳教

2004年4月的一天,孙涛来到严管班,60多岁的法轮功学员岳庆来因长期坐班,肌肉萎缩,两腿麻木,没能做好,孙涛脱下胶鞋猛掴岳庆来的头顶三、四下,还用脚狠踢岳庆来腿部。

另一天,孙涛用胶鞋打法轮功学员曹顺亭头顶两次,然后用肘猛击其胸两次,猛击后背两次。造成呼吸时曹胸内疼痛。

高荣佳也是04年3月18日迫害殴打大法弟子最卖力的打手之一,他曾公开叫嚣:只要给我减期,不管是谁,我爸我也打。

(六)

董伟,普教,家住唐山西窑
韩立先,芦台农场人

董伟在严管班多次殴打法轮功学员岳庆来,用胶鞋猛击其头部,同时用脚猛踢岳庆来的脚,边踢边恶狠狠的说:看你脚还麻不麻。

一次洗澡,董伟和另一普教孙颜良两人架着岳庆来从楼内飞奔出来,岳庆来鞋子丢掉,它俩发出一阵狂笑。在恶警的指使下,邪恶流氓们在这里以迫害善良之人为乐。

2001年——2002年韩立先曾在宁河县看守所服刑。看守所恶警们利用、指使犯人迫害法轮功学员,强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恶警每“转化”一个法轮功学员,犯人帮凶就可减刑七天。为达到目地,那些流氓刑事犯到了丧心病狂的地步。韩立先曾伙同其他犯人将牙签钉入大法弟子的指甲中,每个手指钉一个,手段极其残忍。

为让一名法轮功学员屈服,韩立先还与其他恶人一起将法轮功学员用被包住捆绑起来,屎尿皆在其中,当闻到臭味儿时,换条被子继续捆。法轮功学员家属给的500元钱,硬让它们买了五条被子,一条被子100元,用来迫害。

以上是唐山荷花坑劳教所的恶警、恶人的罪恶行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