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山两名大法学员自述遭洗脑班迫害的经历


【明慧网2005年3月2日】

迫害案例一:我在唐山市丰润小八里庄洗脑班遭到的迫害。

我于2000年底去北京,想为大法说句公道话。刚到天安门广场就看到警察和便衣在盘查过往的行人,问你是干什么的,我没有理睬他们就走开了。刚走不远就看见我们村的一个人和我搭话,问我干什么来了,(他知道我炼功)一会儿又来一个与我交谈,缠住了我。我才知道他们是镇上派去的人。他们把我劫持到丰润小八里庄转化学校,实际上是人间地狱。

在转化学校,校长林秀华、石爱成勾结武警逼迫我们军训。它们把所有的炼功人都聚集到操场,强迫学员们长时间站军姿、半蹲、搬着几块砖走鸭子步、强迫学员绕操场跑,谁不配合,恶人就拳打脚踢或用4寸粗的木棒在学员身上乱打。逼迫学员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我问他们谁叫你们这样干的?他们说我们是在执行命令,是江泽民让我们干的,你找他说理去,我们不管你们死活,我们只管打人。他们嫌我问话太多,就强行把我的棉衣脱掉、逼迫我趴在房子后面冰冷的地上冻着,还不停的逼我写“保证书”。我不写就逼我去厕所闻半天臭味。

第二次迫害是由恶警逐个把我们叫到屋里迫害,他们把我拖到小屋,问我还炼不炼,我说“炼”,他们立即在我头上脸上一阵乱打,当时脑子嗡嗡的什么也看不见了,有一恶警在我小腹处猛踢,我只听到当当的响声。我被打得遍体鳞伤,被抬回宿舍。在那里我受尽了精神摧残和肉体的折磨。回到家才知道他们从我家人那儿勒索了2700元钱。并且被非法抄家。这就是丰润小八里庄洗脑班犯下的罪恶,我用我的亲身经历把它揭露出来。

* 迫害案例二:丰南看守所所长张荣恩、打手董海宝,徐明和李安等的罪行

我是唐山市丰南区一大法学员,1999年2月因为有病才走上修炼道路的,自从炼上了法轮功,身上的病全好了,而且懂得了很多做人的道理,师父要每一个修炼者按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做一个好人,做事为他人着想,这是多么伟大慈悲的师父啊!

99年7.20以后,江氏集团开始打压法轮功,我因为不放弃修炼多次被抓、被打、被拘留。被关押期间,我们丰南的大法弟子在丰南看守所受尽了身体上和精神上的痛苦折磨。看守所所长张荣恩打过我多次,打得我遍体鳞伤。在转化组洗脑班的那个阶段更是苦不堪言,罚站、罚蹲、罚跑,三伏天在太阳底下曝晒,不配合就挨打。打人凶手有董海宝,徐明和李安等。后来又把我们转到丰南强制转化学校,从北京来的邪恶之徒不让我们睡觉,在迷迷糊糊状态下,逼迫你放弃信仰。我也违心的做了错事(已写了严正声明)。但这都是邪恶对我的迫害造成的。今后我会更坚定的走师父安排的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