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真象 揭露邪恶 终得护照


【明慧网2005年3月12日】因为加注夫姓,我的护照于2004年12月6日被德国波恩大使馆扣押,当时我对他们说,如一周之内不归还,我会将此事曝光。过了几天还是没有消息,护照下落不得而知。我想不能再等了,不管使馆是否归还护照,都应该马上将此事曝光,这是讲真象的好机会,平时还找不到契机呢。而且使馆拖延一天归还护照也是对我公民权的侵犯。

就护照被扣一事讲真象的行动开始了。我先和有过类似经历的同修交流,然后给明慧网写了“圣诞前夕我的护照被无端扣押的经过”来揭露此事,并写了一封德文的公开信。随即我先生给大使馆写了一封信,并寄上了中文真象资料。然后我和一家报社联系,当地的报纸马上报道了此事,题目为《波恩的侮辱》。

12月29日,大使馆来电话,说要我去取护照。我说,你们答应寄回给我,这么远我不能去取(因为怕他们耍花招,而且坐快速火车也要整整一天来回),请邮寄给我。他们索要了加注和邮寄费,我们马上用信封把钱寄出,并补充寄了真象资料。那之后就没有了使馆的消息。公公不修炼,但是知道中共的独裁和共产党的邪恶,他认为使馆不寄回护照是因为我寄了他们不喜欢的资料。我认为这么做没有错,他们有权利知道真象。接下来我给使馆发传真和打电话,还是没有结果。

在这期间我和先生去了外国人管理处,想申请一个临时身份证。由于没有先例,他们也搪塞此事。这事使我看到了自己的漏——依赖德国方面解决问题。他们的态度给了我们进一步讲真象的机会。我们给其它报社打电话,有的根本没有听说过法轮功。一个记者在自己调查了有关大法的资料后,来家里采访了我们,并发表了题为“归国无期”的报道。

在我们去找市长时,他的桌上摆着几天前的这篇报道,显然他已经事先在报纸上读到了此事,好象在等待着我们的到来。他说以前听说过法轮功这个名称,认为是很神秘的功法,具体并不了解。他不理解为什么一个气功会在中国被镇压。我们和他谈了半个多小时,解答了他的一些问题,并在告别时赠送了他一些大法资料,包括光碟。年轻的市长列举了他可以帮助我的好几个具体步骤。之后,外国人管理处的处长给大使馆写了信,并表示如果使馆仍然没有反应,他们很愿意为我制作临时身份证。

同时我和两个著名的人权组织联系,希望他们关注此事。国际人权组织(IGFM)曾帮助过大法弟子,这次他们很快给大使馆写了信,并寄给我一份复印件。里面写到,如果使馆坚持不归还护照,他们将启动下一步,把此事反映到外交部和外国人管理局。

教我的一位研究中国经济的教授也给大使馆写了信。估计他们至少同时收到了三封信。2月25日,我从邮差手里接过了被寄回的护照,加注夫姓也办好了。

近三个月的时间,我做了平时没有机会和胆量(比如见记者)去做的讲真象的事。在这个过程中,我时常归正自己的思想,告诉自己不是为了解决问题而解决问题,而是告诉人们迫害的真象。这件事情的结局使我更加明确,邪恶越来越弱,讲真象的力量是巨大的。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