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妻子是怎样从医生这一角色去讲清真象的


【明慧网2005年3月13日】在师父2002年8月发表经文《快讲》之前,我和妻子已经利用医生接触患者及陪同家属的机缘,经常面对面的讲述法轮大法被江氏政治流氓集团残酷迫害的真象。师父慈悲,在2002年2月安排我妻子(大法弟子)和我同在中医科兼中药房工作,我开药方,她抓药。(之前她在医技科室工作)。为我们大范围讲真象、救渡众生开创了得天独厚的环境。由于当时周围环境恶劣,再加上法学的不扎实,怕坏人举报等等因素,还不能运用智慧一个不落的去讲真象,只占就诊患者群的80%左右。

自从师父发表《快讲》之后,我和妻子意识到讲真象的紧迫性,开始大范围的面对面去讲真象。由于我们是山区医生,面对的是纯朴善良的山区农民为主体的患者群体。他们大都是中年老人,信神的底线较高,所以在讲真象的时候我们往往从行善积德、善恶报应谈起,再引申到宇宙特性“真善忍”,所以才有祛病健身的奇效,所以才在短短不到十年里有那么多的人来修炼……。先让他们从正面了解法轮大法,然后再根据他们各自不同的疑惑,分别给予解释。我和妻互相圆容,互相补充,达到了较好的讲清真象、救度众生的效果。解释得最多的莫过于“天安门自焚伪案真象”及江氏为何迫害法轮功。第一个问题有放光明同修录制的“天安门自焚伪案”分析光盘作基础,自然一讲就透。第二个问题我们就从法轮大法讲“真善忍”,并且身体力行,真修向善,因为不这样做就连最基本的祛病健身目地也达不到。而江氏领导下的共产党都奉行实质上的假、恶、斗(这老百姓大都认同,比如讲农村乡镇政府如何造假奔小康;政府执法部门利用“不准牛羊上山”的恶法敲诈勒索穷老百姓的血汗钱等,老百姓感同身受,往往都痛斥中共腐败透顶,不如国民党云云),这二者本身就冰炭不同炉,水火不相容,再加上江氏小人妒嫉,量小无能,腐败卖国等等。迫害前中共内部已有诸多党员在修炼,影响越来越大,好人越来越多的时候,不就越暴露出江氏一伙腐败小丑的嘴脸了吗?正所谓“割了苇子见到狼”。所以江泽民跟这样一群按‘真善忍’标准修炼的好人过不去就成了一种必然的结局。然而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辰未到。失民心者失天下……。这样一讲,老百姓往往恍然大悟,一下子就认清了事实真象。从而给他们生命奠定了一个好的基础。

如果遇到不信神鬼、被恶党宣传的无神论毒害的愚者,我们就从农村非常普遍的鬼魂附体(即刚刚暴死的人的灵魂附在一“八字软”的活人身上,嘱咐一些未了的心愿);小孩儿因惊吓丢魂儿(此时小孩儿往往反应痴呆,高烧不退,到医院打针、输液不起作用。当母亲的叫叫魂儿或祛祛惊反倒活蹦乱跳的好了)谈起,再讲到国外科学家对灵魂的研究论文等等,就破了他不信神的壳了。

如果此人非常顽固,我们就从修炼法轮功按“真善忍”做好人谈起,谈到《宪法》规定的“信仰自由,言论自由,集会自由,结社自由”,而江氏集团以权代法,违背国家的根本大法迫害善良无辜的公民,祸国殃民,天理不容。当然也碰到极少数没有正念善念的生命,我们就不再多说什么。如果生命都能善解,也就不需要师尊历尽千辛万苦助世正法了。

大约是在2003年秋季,我跟我爱人有了隔阂。我讲真象的时候她不愿意听,她讲真象的时候我也不愿意听,而不是象师父在波士顿讲法中说的用一颗洪大宽容的心去圆容,去补充完善。而且逐渐的似乎把讲真象当成了一种任务式的常人工作来做,讲真象中的慈悲也越来越感到淡漠。

这时黑手烂鬼趁机钻空子迫害,开始有个别人举报给院长,说我给病人宣传法轮功云云;甚至还有一个离退休老干部举报给了卫生局局长。一时间风云突变,院长谈话施压,不让在上班时谈论法轮功(本来院长明白了真象,可是由于我们的间隔,再加上不能静心学法,发不好正念,才让他又倒向了邪恶一边);更为严重的是2003年11月,卫生局政法委书记竟带人妄图把我爱人非法劫持到当地的洗脑班加以迫害(这段时间她发正念时老是不能集中正念,手时不时就歪倒在身前),幸亏危急时刻想起了师父,才在师父加持下于极其危险的境况下正念走脱(详细情况另文叙述),使邪恶的迫害化为泡影。其后我们当地的大法弟子共同发正念清理迫害我们的另外空间的黑手烂鬼,仅仅一个星期后我妻子就奇迹般的恢复了工作。

之后,单位领导又以逼写“保证书”,威胁交钥匙下岗、停发工资等等手段要挟我们。而我们则正念正行,据理力争,彻底放下对名、利、情的执著,使邪恶的计划一个接一个的破灭。到了2004年2月,院长一改常态,在会上宣布,为了降低我们的工资风险,把我妻子调到护理部工作。这是大法的威力,也是我们放下执著的必然的结果。正所谓“万事无执著,脚下路自通。”(《洪吟(二)·无阻》)医院领导又从新树立了善待大法弟子的正念。

进入2004年,正法进程日新月异,另外空间的黑手烂鬼被大量清除,我们讲清真象、救度世人的环境变得更为宽松,和我分配到同一科室的工作人员都很快明白了真象。他们对我讲真象丝毫不予反对,相反给予支持。我所在的科室的业务量也是蒸蒸日上,呈现奇迹般的翻番式的增长,就诊病人大幅增加,给我大面积讲真象、救度众生开创了前所未有的好局面。我妻子也在病房给住院病人及家属深入细致的讲清真象,讲一个明白一个,讲一群明白一片(有时陪床家属一个屋五六人至十来人)。法中赋予的智慧灵感也在源源不断的涌现,我们的讲真象变得更加自然,更加得心应手,水到渠成。伴随着就诊人数的增长,我们的工资奖金也越来越高。这样我又从收入中先后拿出1000多元用于资料点制作真象资料。

在讲真象中我们的中心体会是:首先要学好法,发好正念,然后怀着一颗慈悲心去救度世人。在过程中不能性急,要寻找恰当的时机“随机而行”,让世人在非常自然的气氛中明白真象。一次不行,讲两次、讲三次……要有耐心,潜移默化,水滴石穿。

自2002年初到2005年初的三年时间里,大约有4000--5000人不同成度的明白了真象,甚至还有少数人入道得法,并开始按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标准来要求自己,做好师父要求做好的三件事。再加上我们平时在生活中接触的世人,也大多不同成度的明白了真象。再加上他们人传人心传心的传播真象,明白真象的人越来越多,有些熟人甚至主动跟我们要真象光盘、资料等。卫生局、院领导也都对上面的邪恶政策消极应付,暗中保护大法弟子;我们所在乡镇主抓法轮功的政法委书记明白了真象后,在2003年主动调离了原岗位,到了更偏远乡镇当人大主席去了,这个政法委书记一职就此空缺。乡镇也对迫害法轮功邪恶指示阳奉阴违,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应付了事……正法环境在我们当地同修的正念正行中变得更为宽松,小规模集体学法炼功小组不断涌现,小规模的法会(20-30人)随时可以召开,大家在比学比修,共同精进。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