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自我意识中摔醒的经历教训


【明慧网2005年3月15日】历次的被迫害,我都堂堂正正的闯过来了,我一直以为自己学法、炼功、讲真象、发正念做得很好,沾沾自喜。结果被烂鬼黑手钻了自己执著自我的空子,摔了一个大跟斗,才从自我意识中醒悟。

以前,我脾气怪,个性强,争强好胜,没有人敢惹我。我无论是在家里,还是在外面,都是我要强,从不宽容别人,造成了自己一身的多种疾病。各种疾病折磨得我苦不堪言,基本上生活都不能自理,连活下去的勇气都没有了,可每当我看到爱人那憔悴的面容,两个幼小的孩子,又舍不得离开他们。正在我走投无路的时候,一个朋友给我带来了福音──法轮功,她说炼功可以祛除你的所有疾病。我当时半信半疑,抱着试一试的心态开始学法炼功。不想真神奇,没多久,我身体上的多种疾病不治而愈,走路一身轻,能料理家务了,给全家人带来了欢笑。是大法给了我第二次生命,给了我全家幸福和欢乐,我们全家人都感谢大法、感谢恩师的慈悲苦度。对大法、恩师的大恩大德无以为报,只有坚信大法,坚信师父,一修到底。

可是,99年7.20,铺天盖地的邪恶迫害开始了,中共江××集团集齐所有喉舌,诬蔑、造谣、诽谤师父和大法,集中大量军警疯狂抓人,毁书、教功带及讲法带。我们为了给大法说句公道话,证明师父是清白的,大法是好的,依法上访,向政府部门反映我们的真实情况,却被他们非法关押,甚至罚款数千元。我炼功做好人却遭到恶人的多次迫害,邪恶之徒还时常上门骚扰。

特别是2004年10月13日早上八点多,一大帮人闯入我的住地,当时院里院外都是,有国安、“610”、公安局、派出所、检察院、司法局、政府部门共计二十多人,他们没有任何法律依据,逼迫我到洗脑班,我不配合他们。我一个诚实善良的好人,又不违法乱纪,叫我还“转化”什么?他们说我炼法轮功就不行,我与他们据理力争,僵持了一个多小时,他们仗着人多势众,邪恶头子一声令下,叫手下动手,必须把我弄到洗脑班强制转化。

那些爪牙一拥而上把我往外拖,我一路高喊,叫我的邻居和整幢楼房的人为我作证,就因我炼法轮功做好人就被他们抓,关押、罚款、受迫害,我如果有什么三长两短,一定是他们害的。但当时正念不强,心神不定,被恶人一把推入车里,劫持而去。虽然我一路给他们讲真象,说大法好,他们却骂我顽固。我就被中共政府不法人员们无凭无据的绑架到洗脑班强制洗脑四十余天。

在邪恶的洗脑班里,每天都是二十多人对我進行监控,轮番围攻,放诽谤大法、师父的录像,读诽谤大法、师父的书,攻击诬蔑大法和师父,逼迫我在他们写的心得体会上签字,强行我们大法学员诽谤大法、骂师父,不准我们说大法好。不法人员胡说共产党把你们养着是让你们来拥护它,不是让你们反对它,你们和它对着干就是×教;这完全是强盗逻辑,颠倒是非。我坚决抵制,全盘否定。

五六人对我包夹,非法监控,不让有任何行为,连闭一下眼,弯一下腿,就说你在炼功,就不允许。我不配合他们,给他们讲真象,一有机会就给同修打手势叫多发正念。被发觉后,不法人员对我更是严密监控,说我走漏了消息,又说我给同修灌输了什么,还说我挂条幅、喇叭、散资料等,还逼问有什么人,我坚决抵制迫害。我质问他们,我们当好人,却非让我们转化,叫我往哪儿转?转化了对你们有什么好处?

邪恶之徒恼羞成怒,对我又推又拉,说看你有多强,有多顽固,就把我关小号,与外面隔绝,不让我出门一步,饭都不让我去打,亲人来看都要被监视、检查,还到亲人住地去监视,后来根本不准亲人探望。由恶人亲自到楼下什么地方去打来饭让我吃,我觉得饭不好吃,当时也没多想,只想吃了饭,才有精力与恶人较量,可饭后就感觉身体不舒服,头昏、眼花、心里难受,也没有去想是什么问题造成的。继续吃了几次恶人打来的“饭”,身体一天比一天坏,恶心、呕吐、腹痛、腹泻、头昏痛、眼花、发烧,整个内脏就像火烧一样难受,小便像糊状物,吐又吐不出来,周身筋脉都痛,口腔瘀肿,顺着嘴角往外淌血,四肢酸软无力,身体呈紫色,持续了几天,茶水未進。

不法人员们却不管我的死活,趁我神志不清时,把我架到审讯室对我進行威逼诱骗,问天安门自焚对不对?高压线上挂喇叭、条幅对不对?说师父有豪华住宅等,几十张嘴在那里轮番说,听得我头昏脑胀,只看见眼前一张张变形的嘴,丑陋的脸,在那里一张一合,叽叽喳喳,搅得我心烦意乱,失去了自我,写了“三书”,并盖上了手印。邪恶达到了目地,把我弄回小屋不理不问。我躺在床上不能吃,不能喝,头脑也慢慢的清醒,努力去想在这里发生的一切,想起自己所做的,我想自己怎会是这样的人,大法和师父给了我这么多好处,我愧对给我二次生命的恩师,心里好痛苦,好恨自己不争气。

邪恶的“610”在一个大屋子里写上“揭批”法轮功的巨型标语,要把被强制“转化”了的人弄来,诬蔑诽谤师父,还要全部录像,请上级官员来看他们的“成绩”。我想:我不能一错再错,不能让他们的邪恶阴谋得逞,我要马上出去,把他们的恶行曝光,挽回损失,加倍弥补。于是我加强发正念,清理黑手烂鬼,并请师父加持帮助我,粉碎邪恶的阴谋,让我的亲人马上来看我,把我要回去。

果然,我的亲人来了,看见我躺在床上,已经不成样子了,就质问他们:你们对她干了什么?她好好的一个人被你们弄成什么样子了?你们执法犯法,你们推不掉所有责任。邪恶头子躲起来不敢见人,也害怕他们所干的恶事推不掉责任,就叫办理手续。当天,我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回到了家中。

回来后,通过学法、炼功、发正念,我的身体很快恢复健康,又投入到证实法的洪流中,并把不法人员们的所作所为告诉世人,家人也去找各执法部门质问,他们却互相推责任,不承认他们的恶行。

通过一段时间的静心学法和交流,找出了自己存在的执著和漏洞,为什么遭到这么严重的迫害,都是由于自己平时学法少,一直固守着人的认识,做事心强,没有听取同修的意见,总以为自己放下了人心、怕心、放下了生死,一心为了大法和众生,只要正念强,就什么事都不会发生。看似坚定,看似站在法上,殊不知邪恶正虎视眈眈的看着我,一见我有这么强烈的自我之心,就抓住我的漏洞迫害我。这一跟斗摔得着实不轻,使大法受损,自身被玷污。现在冷静的想起来,是我没有站在法上认识法,而是站在自我基点上证实自己,没有真正的证实大法,维护大法,不考虑整体和他人,不考虑大法,不能冷静的反省自己,有意无意的宣扬自己的做法,偏激的个人做法。就象师父在《2004年纽约国际法会讲法》中说:“平时说的再好、在众人面前表现的再好,到关键的时候那才是他真实的体现。”

我一定吸取这次的惨痛教训,做好三件事,在证实法中将邪恶的恶行曝光,把不法人员们所做的丑事揭露出来,更好的去弥补自己,挽回给大法带来的损失,更多的救度众生。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