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农安县恶警用一寸粗的铁棍毒打法轮功学员


【明慧网2005年3月15日】2002年1月30日下午,长春市局来县公安局带领派出所十多人一起拥到我的单位“百批公司”,开始由单位领导找我谈话我没去。后来派出所所长又去找我,我去了之后,他们提几个与我无关的问题,我完全不知道;他们不容分说,就强行将我推上警车带到当地公安局。

呆了一个多小时,我强烈要求他们给我家打个电话,因为家人不知道此事,八十多岁的老父亲有脑出血病,生活自理都困难,爱人上班不在家(在外边住),孩子上学没人照管。我说啥都不行,然后他们又将我强行推上警车。走出不远,他们就用棉袄将我眼睛蒙上,一直带到市局。停了一会儿又将我带走,大约有六、七十公里远的地方停下,又强行将我拖到四楼,然后就将双手扣在铁椅子上,双腿用绳子绑上,放到那不管,就走了。

回来后他们就开始迫害折磨我,问我做了一些什么,我说大法弟子就应该做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他们将我的衣服扒去,只剩内衣,就将电棍直向乳房处电,电得我疼痛难忍。我就对他们讲:善恶都有报,你家也有父母姐妹,你们也能这样做吗?我的年龄都有你母亲大了。

他们根本听不进去,更是气急败坏的电我,用电棍电我耳朵,将我耳朵电得肿大,变成了紫黑色。另一个邪恶之徒打我两耳光,我不停的发正念,电棍反弹电了恶警的手;他怕电,将电棍扔掉,又用直径一寸粗的铁棍打我腿和臀部,将腿打青紫多处;又打后背,胳膊多处。我不停的发正念,铁棍弹回打到恶警的后背,一直折腾两个小时他们才罢手,说是换人,又来两个恶警,其中一人又用电棍打了我几下。我要求上厕所,一个女服务员进厕所里陪我,两个恶警一边一个按着我的肩膀,怕我跑,恶警还向女服务员叫喊,不让她扶我。回到楼上,他们将我两胳膊背向后面扣在铁椅子上。

恶警一夜没让我睡觉,第二天就这样一直扣了我一天,下午一两点钟又将我带到市局。到下午四点多钟,县公安局又将我带回农安监狱,又呆了三个来月,恶警不放我,怕我揭露他们的邪恶的行为。最后又把我送进劳教所,非法判我三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