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刚从劳教所、监狱回来的同修交流


【明慧网2005年3月15日】前几天,整理同修受迫害的文章,看到有的同修经过三年的劳教,一直坚定,出来后不到四个月的时间再次被迫害,又是被判劳教两年半。和其他同修交流,发现本地区这种正念闯出牢狱的大法弟子在短时间内再次被严重迫害的情况还不只是一两例。回想我去年正念闯出劳教所后一段时间的心态,我想我应该把我的一些体会写出来,大家互相借鉴,在正法如此紧迫的时期,少走弯路,更好的救度世人。

2003年底,我被邪恶非法判三年劳教,50多天后我正念闯出了劳教所。在被抓的那几十天里,我天天背法,真的能感觉到正念非常强。回到家中,马上情况接踵而来:学法干扰大、发正念被杂念强烈干扰、家庭矛盾、困倦……。虽然每天也保持了2-3个小时的学法,但没有真正静下心来学,等于没学;发正念连前5分钟的清理自身也无法静下来,更谈不上纯正平稳的发正念了。

但这一切,我当时都意识不到是很严重的问题,也找不到问题出在了哪里。心里只是很着急,急着想要做救度众生的事情,感觉有很多事情可以做,但又不知如何去進行,有种有力没处使的感觉。我是自修的,认识的同修很少,回来也很少有和同修交流的机会。就在这样的不清醒中,回来一个月,我又被抓,再一次闯了出来。

这时,有同修找到我要我参与资料点的工作,带着不稳定的心,我進入了资料点。因为自心的执著、不能用正念看待问题,种种干扰的表象不断,身心疲惫至极。看到我这样,有同修说:“你应该停下来,好好学一段时间的法!”这时我这才意识到症结所在。

我停止了资料点的工作,真正静下心,学法。通过一段时间的静心学法,慢慢恢复了正念的状态,我开始参与资料点的工作,其间不断的和同修交流、学法、发正念,干扰越来越少,事情也越做越有头绪了。

我的体会是,在邪恶的关押场所,那里的确邪恶集中,但在常人空间的表象上就是那几种形式,加之身处邪恶环境,所以主意识上时刻都不放松,面对出现的种种情况多能用正念看待。而回到常人的正常生活中,没有了那种每天一睁眼就必须面对邪恶的警惕心理,思想上也放松了许多。但在正法未到的人类空间,残余的邪恶还在虎视眈眈,只要你念不正,它会随时钻空子,而刚开始的这种干扰表现形式,又多是以常人中看似不经意的事情为面目出现的,让刚刚回到常人社会中的大法弟子很难觉察,因为这些事情比起邪恶场所那直面的迫害,会觉得“不值一提”。如果不能静心学法,那就更无法把握处理好出现的各种看似很小很小的情况,甚至会把它当成是自然现象。就在这些“不经意”的小事情的掩盖下,邪恶在干扰着,干扰你无法静心学法,干扰你无法静心发正念,干扰着你不能以修炼人的正念看问题,由少至多,漏洞越来越大,最后邪恶达到了它再次迫害的目地。

我所知道的同修再次被迫害的事例中,大多都是一出来就做大量的讲清真象的事,忽视了学法或者没有真正静心学法。而对于再次的被迫害,又多是用无可奈何的消极承受心理来对待,不能去否定。从另一角度讲,也就是没有理解好师父的法,没有跟上正法的進程。而这一切,能防止和避免的,只有多学法,尽量系统的多学法,多学师父在99年后各个时期的讲法、经文,同时要多和同修交流,及时找到自己认识上的不足和自身存在的问题,真正理解好正法在各个时期对大法弟子的要求。周围的同修也应该给刚出来的同修多创造集体学法交流的环境,不要在短时间内安排太多的证实法事情。

师父所说的做好三件事是紧密连系在一起的,是相辅相成的,任何一件事情做不好都达不到正法对我们的要求,而不仅仅只是单一的讲清真象。特别是刚从监狱、劳教所、洗脑班等地回来的同修,哪怕是正念十足闯出来的,我觉得也应该先多花时间在学法上,同时注重发正念,而且是真正静心的学,真正纯净的发正念,而不要急于马上就去做讲真象的事情,哪怕是看上去当地急需要某样的同修。我们应该时刻记住:不是常人在做大法的事,而是大法弟子在做大法的事,这样做出的事才是纯净的,才威力无比。

证实大法,不只在于做了多少大法的工作。带着纯净的心,带着正念去做好每一件事,在其中不断修去自身的不足,不断向上升华,才是今天正法弟子应该达到的。

静心学法。一切正念,一切路皆从法中来。

层次所限,希望能互相提醒,不当之处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