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长期被非法关押后被释放的同修切磋


【明慧网2005年3月3日】一段时间以来,有些在教养院、监狱等邪恶场所被长期非法关押、迫害的同修陆续被释放,159期《明慧周刊》发表了文章《如何对待长期被非法关押后刚被释放的同修》。其他同修要正确认识和对待长期被非法关押后被释放的同修,但更重要的是这些同修自身要做好。我也曾被长期非法关押,想结合个人的一些经历和体会与这些同修就有关问题進行切磋,希望能和这些同修一起做好三件事,在证实法和救度众生中做得更好。

一、破除邪恶的進一步安排和迫害,圆容好与家人的关系

被非法关押的同修快到期时,邪恶就已经开始预谋進一步迫害。一般是非法加期或送洗脑班。对此同修应正念破除,外面的同修和家人也要采取多种方式营救,并提醒快到期和已经到期的同修不要消极承受。

被非法关押的同修恢复自由后,邪恶也并没有因此而放手,还要抓住同修有漏的地方進行迫害。有的在同修释放的当天,由派出所、单位、街道和家属到教养院“接人”,并对同修提出一些无理要求,比如要求同修做保证或者登记、按指纹、照像,对同修的人身自由進行限制等。此后,同修真正恢复自由后,还可能会对同修進行严密监视、多级联防,或者警察经常到家中進行骚扰,图谋送洗脑班强制“转化”等。还有一种常见的情况,许多同修的家人没有修炼,他们普遍都有怕同修再出事的心理,还有的对同修所做的证实法的事不理解,甚至对大法有抵触情绪,这样一来,有的家人可能会配合恶人的要求,或者主动的对同修的一举一动進行监视,对同修的证实法進行干扰、破坏,严重的使同修不能正常的学法、炼功。这也是邪恶对同修進行迫害的一种形式,用亲情消磨大法弟子的意志。如果同修不能很好的把握好自己,很可能完全陷入一种常人的状态和生活中。

针对各种邪恶的迫害和安排,同修应严肃对待、完全否定,不要有怕心、顾虑心或受情的干扰,态度坚决,不能有丝毫的妥协和让步,不给邪恶以可乘之机。但对表面的人尽量要善,圆容好与各方面的关系,尤其是与亲人的关系,避免出现常人式的矛盾和冲突,并利用机会向他们讲清真象,救度他们,避免他们行恶。如果同修能破除邪恶的安排和迫害,就能给自己的修炼和证实法开创很好的环境;反之,如果顺从了邪恶的安排,那很可能刚从有形的监狱走出来,又陷入一种无形和变相的监狱之中,不能做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事,处处受制,举步维艰,甚至还可能受到更严重的迫害。

二、多学法,包括《转法轮》和所有的新经文,正确认识自己走过的路和所受的魔难

对曾被长期非法关押后从新获得人身自由的同修来讲,当务之急和最重要的就是多学法,尤其是没学过的师父的讲法和经文,从法理上真正提高上来,把自己的状态尽快调整到大法弟子应有的状态上来。同时在扎实学法的基础上正确认识自己,对自己走过的路進行一次深刻的总结和反思,目地是为了发扬好的经验,吸取教训,以后做得更好。“少息自省添正念 明析不足再精進”(《洪吟(二)•理智醒觉》)

许多同修在被关押期间,在邪恶的环境和迫害中确实做得很好,有力的证实了大法、震慑了邪恶,体现了大法弟子的威德和了不起的一面。但作为曾被长期非法关押的同修来讲,我们必须清醒的看到:即使在某些方面做得还可以,但还存在很多不足,距离法的要求和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标准还有很大差距,被长期非法关押的本身就说明我们没有破除旧势力的安排。而且在被关押期间,不能正常学法、炼功,很少或不发正念也是个很普遍的现象,很多同修也没重视向警察和刑事犯讲真象。也就是说,大法弟子应做的三件事我们没有做好或者根本就没做,这也是我们被长期关押、迫害的一个重要原因。

还有一些同修在被非法关押期间做得不是太好,有的被转化,有的甚至还做过更不好的事。这些同修更应该多学法,真正的反思自己,找到自己的症结所在。但对自己做过的错事不用多想,更不能陷入常人式的悔恨和痛苦之中,不能自拔,这又是一种执著了。师父是慈悲的,会一再给机会。但我们不能拿师父的慈悲开玩笑,不能一错再错,真正从法理和心性上提高上来,再次走入正法中来。对于被洗脑的同修来讲,一定要发表严正声明,一定要重视这个问题的严肃性和必要性。

同时,作为曾被长期非法关押的同修来讲,要从法理上正确认识自己的被关押和经历的魔难,尤其是有些同修受到了很严重的迫害。其实师父在多次讲法中都讲到了这个问题。这其中可能有旧势力的安排和迫害,有历史上复杂的关系和怨缘,有自身的业力等原因。还有一个最重要的原因,就是我们自己做得不好,如果我们真正的向内找,保证是这样,而且还不是一般的问题,都是很严重的问题。比如有的在迫害初期给单位写过“保证”,有的交过书,或者对大法有一些不好的言行等,这些都是邪恶迫害的借口和理由。所以对于我们所受的磨难,不能简单的一概而论,不能与其他同修比,更不能怨天尤人,要真正从法理上认识,多从自身找原因,以后做好。个别同修人心重,又不能正确认识自己所受的磨难,心理上不平衡,结果有的放弃了修炼,有的对师父和大法不敬,甚至走向了反面,这不能不引起我们的反思和重视。

三、发正念、多发正念

从我个人的实际情况和接触的同修来看,同修被关押期间很少发正念是个普遍现象,重视不够,干扰也大,有的认为不需要发正念,觉得受的迫害是业力所致,从而消极承受,认识不到作为大法弟子是要全盘否定一切迫害的。还有的同修对发正念的法理和具体要求还不十分清楚。恢复自由后,同修应对发正念真正重视起来,多发正念,而且真正能起到正念的作用。当然,刚开始时可能静不下来,随着多学法、层次的提高,正念也会越来越强。

四、讲真象、揭露邪恶,给邪恶曝光

被长期非法关押的同修出来后,应多学法、多发正念,根据每个人的不同情况,其它一些证实的事可以暂时不做或少做,但给人讲真象的事一定要做,而且从一开始就要做,否则可能会错失很多机会,同修对这个问题一定要重视起来。可以先从认识的人讲起,比如恢复自由后,许多亲朋好友都会来看望,自己也可能走亲访友,这都是讲真象的好机会,不能错过。在讲真象中可以适当引用一些自己或其他同修所受的酷刑、折磨,这不是向常人述苦或表明自己多么了不起,这是对邪恶最有力的揭露、是让世人认清这场迫害的邪恶,是在救度众生。

多数被非法关押过的同修都了解掌握一些邪恶对大法弟子的迫害情况,有的自己也曾受过迫害,这些同修有责任及时的把这些情况整理成文字材料在明慧上给邪恶曝光,或在当地真象资料中引用。没有条件的同修可以请其他同修帮忙或代笔。

五、去除不正确的思想,走出来证实法

除了学法和发正念外,大法弟子还要证实法、救众生,这是大法弟子必须做的。被长期非法关押的同修出来后,多学法、多发正念,经过一段时间的提高、调整,这是对的。但如果经过很长时间,一直没有走出来证实法,这就不对了。这可能有多种原因:有的怕再出现危险;有的产生了自满心理,认为自己已经证实过法,也付出了,不做或少做一些也可以了;还有一些在关押期间做得不是太好的学员自暴自弃,或怕心太重。邪恶也抓住了学员有漏的地方進行干扰、破坏,并在客观上造成一些困难和假象,阻止同修走出来证实法。比如有的家人对同修進行监视,不让同修给人讲真象等。同修应去除自己一些不正确的认识和想法,同时破除干扰,真正的走出来证实法,这也是大法弟子的责任。其实对曾被长期非法关押的同修来讲,经过了魔难考验,有过经验,也有教训,应该更成熟、更理智,而且其中许多同修都有很强的能力,有的懂技术,有的以前就承担过很多的工作,在证实法和救度众生中应该发挥更大的作用。

但作为曾被长期非法关押过的同修来讲,走出来证实法,可能面临的情况更复杂,困难也更多一些,不可不为,但也不可强为,这应该是在学法和心性提高的基础上自然而然做到了。在具体采用的形式和做法上可以根据实际情况更灵活一些,在开始阶段不宜与过多的同修联系、接触,最好也先不要参加大资料点的工作,可以多给人讲真象,也可以建立个人的上网点、资料点,自己制作资料自己发。同时在证实法这个问题上还要避免出现另一种极端,有的同修以前没有做好,或者觉得浪费了大量的时间,就想加倍弥补,结果忽视了学法,没有真正在法理上和心性上提高上来,发正念也起不到应有的作用,片面追求数量或做事时出发点不纯,结果有的同修出现了一些问题,有的又被抓捕。这些我们都应该引以为戒。

六、最大限度符合常人状态修炼、证实法

多数被非法关押的同修出来后,恢复了正常的生活,那就应该找一份工作,最大限度符合常人状态修炼、证实法。这样能保证正常的生活,还可能给证实法带来一些便利条件,救度更多的人。有的同修可能觉得自己还能维持生活,也不等着钱用,不工作可以有更多的时间学法、证实法,表面上看可能是这样,但实际上可能并非如此,而且会给常人造成一种不好的影响,觉得大法弟子无所事事或与正常人不一样,有的还可能造成家庭矛盾。师父以前讲法中多次讲到大法弟子要最大限度符合常人状态修炼,有些同修可能并没有真正理解或真正做到。当然当前的情况很复杂,比如有些同修被迫流离失所,有的在资料点工作,有的暂时找不到工作或有些特殊情况,也不能一概而论。但对多数同修来讲,还是要正常的工作、生活,最大限度符合常人状态修炼,这也是大法的修炼形式。

以上是个人的一些体会,每个同修的具体情况也不尽相同,不对之处,请同修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