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正行征文〗正念正行营救同修


【明慧网2005年3月17日】

正念斥退恶警

2001年年初,在看守所有一个年轻的恶警嘴里胡言乱语对师父、对法不敬,冲着我喊问:“你们炼法轮功的最自私,为了个人圆满不顾家人痛苦,你们还做好人,好到哪啦,说给我听听!”——都是邪恶宣传中的那一套。我说:我是个修炼的人,我不愿意表白自己如何如何好,但是有一点,我就比你好,你根本就无法和我比。恶警说:我怎么不好啦?你给我说说!我说:我不想和你争斗,你也别逼着我说出来,我要真说出来,你就没法在这屋呆了,你最好该干什么干啥去!话音刚落,这个恶警就乖乖的出去了。另一个老年警察意味深长说:年轻人不知深浅!你以为你干的事别人不知道吗?!

正念正行营救同修

2005年年初,为了营救本地两位同修,我们两人会同被迫害同修的家属一起去外地某县公安局要人。开始大队长不在,后来有人把他叫来。一進屋,这个邪恶的大队长表现得非常不耐烦,根本就不接待我们,更为严重的是还撵我们走。一看我们不走,就亲自动手往外拖两位家属,并下令两个年轻的恶警把我们都拽出去。

我们不被恶警的邪恶所动,加大力度发正念,结果这两个年轻的恶警在座位上站起来,只往前走了两步,就像定住了一样站在那里再也不动了。

过了一会儿,这个大队长把被迫害者家属推到门外。我们随即跟到门外,一人与它们面对面的评理,另一人对着恶警面对面的发正念。此时走廊里已聚集了多个警察。尽管如此,大法弟子的正念抑制了在场的所有恶警,除大队长之外无一人说话。一会儿,这个大队长就招架不住了,以不接待我们为借口转身就走。同修紧随其后。这个恶警一看,就钻進厕所不出来;咱们同修就站在厕所门口,一边等一边发正念。大队长一看更加惊慌,在厕所比划两下(其实根本没解手),就从同修身边挤出厕所门,撒腿就往楼上跑,钻到屋里再也不出来了。

接着我们从公安局出来又到看守所近距离发正念(我们在意念中与被迫害中的同修的思想连在一起,内外形成一个强大的正念之场,解体一切另外空间的黑手、烂鬼)。

在大法弟子强大的正念正行面前,恶警再也承受不住了。下午三点多钟,就把被迫害的两位同修从该县的看守所提出来送往市看守所。此时,全市的大法弟子为营救同修加大发正念的力度。

被迫害的两位同修被送到市看守所后,市看守所坚决不收,没办法只好又拉回县看守所;然而县看守所说什么也不收,只好又拉回市看守所;无论有关领导怎么施加压力,市看守所就是不收,没有办法只好放人。

这时被迫害的同修说:“那不行!你们得把搜去我们的钱还给我们。”恶警说:都这么晚了,财务也下班了,我们到哪儿弄钱给你?等明天给你不行吗?同修义正辞严的说:“不行!你们收我们钱的时候,根本就与财务、上下班没关系!钱都装到你们的腰包里去了。现在放我们走,必须把钱还给我们!”恶警没办法,只好向看管同修的警察凑够了200多元钱,还给了同修,并开车把两位同修送回了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