逐级深入讲真象 堂堂正正去上班


【明慧网2005年3月18日】2004年10月23日,在同修的努力配合下,我正念正行从牢狱回到了家乡。然而,我发现邪恶之徒又开始对我施予新一轮迫害。单位领导与当地610的负责人串通一气,非法撤销了我与单位签订的《劳动合同》,而且还上报了上级劳动部门。

回到家后,我悟到我们堂堂正正修炼,没有违反法律,不能承认他们对我作出的一切不合理的决定。于是,我找到单位领导,提出回单位上班的要求,领导却说:“你已被判劳教,现在是监外执行期间,不要再回单位上班了。”我说:“我没有犯法,江××操控下的政府对我们没有讲过法律,我们大法弟子遭受的是不公正的待遇。”当时,领导出于种种顾虑,没有同意我的要求。

当时自己心里头感到一种无形的压力,一连几天,我都在家里学法、炼功、发正念,可总是静不下心来,这时,我想到师父讲过:“作为大法弟子是全盘否定一切邪恶的旧势力安排的。全面讲清真象,正念清除邪恶,救度众生,坚定的维护法”(《大法坚不可摧》),师父还讲到:“很多你们碰到的具体问题,都得你们自己去斟酌,都得你们自己去想办法解决。哪里出现了问题,哪里就是需要你们去讲清真象、去救度。不要碰到困难了就绕开走。”(《在2002年华盛顿DC法会上的讲法》)

于是,我决定去单位上班,单位领导看到我仍旧到单位来,就走过来跟我说:“单位的工作不用你做,这里没有你呆的位置,你现在应该回自己家里去。”我没理会他,就坐在那里背法,发正念。过了半个多小时,领导看我仍坐着没走,就对我说:“你坐在这里会干扰人家工作,你最好坐在大门口,你要是给单位找麻烦,我就报告派出所,要是像你这样耍赖下去就能回来上班,我就敢说××党无能。”当时我心里感到很委屈,眼泪直在眼眶里打转,有些同事也对我冷嘲热讽。我想到我们修炼人是不计人世间得失的,我们不跟常人争利益。但是,面对旧势力强加的魔难,师父不承认,我们也坚决不能承认。

通过学法,并与同修交流,我找到了自己的不足,我悟到自己应该到相关部门讲清真象,申诉我遭受的不公待遇。我首先去政法委610办公室,那天恰好我单位领导也在那里,我就对610人员说:“我的单位非法解除我的劳动合同,你们是怎样的看法?”610人员有意推卸责任,说道:“单位解除你的劳动合同是因为你上班期间旷工,和法轮功没有关系。”我说:“单位领导说我旷工,完全是无中生有,除了被你们610非法关押的日子外,我都做到依时上班,现在不让我上班,完全是针对大法弟子的迫害。”

这时,单位领导在一旁说:“你暂时回家去,等单位与各个部门协调好,需要你上班时我们再通知你。”我知道这是他们的托辞,是伪善,所以我对他们直言道:“我并没有违反劳动纪律,你们这样做是以权压人,现在我决定天天都去上班。”单位领导说:“你去上班也没用,单位不给你工资,什么福利待遇都不会给你。”我心里并没有动摇。

接着,我决定去找劳动仲裁部门的领导,他们也对我不理不睬,我去了一次又一次,问他们:“我单位非法解除我的劳动合同的事情是不是呈报到这里来了?”领导说:“我没收到。”我就说:“我听说我的单位领导已经向你们作了汇报,还录進了档案,在保险箱锁着,你们做领导的不闻不问,没有经过深入调查,怎么可以随便同意他们的决定?我们只是炼功做好人,我们是无辜的,法轮大法洪传世界,使人心向善,道德回升,对任何国家、民族、团体和个人都是有百利而无一害的。我的工作问题没得到解决,我会天天来向你们反映问题的。”临走之前,我向他们递交了有关的申诉材料,并对他们说:“记住‘法轮大法好’,才会有美好的未来。”

我清楚大法弟子并不依靠常人中的任何力量,在逐级申诉的过程中,我思想中也时常会浮现一些不正确的想法,心情沮丧,甚至自卑,这时,我就提醒自己要坚持下去,用正念清除这些消极念头。我想,有法在,怕什么,师父讲过:“你今天是最幸福的宇宙生命了,你是大法学员了,天上的神都羡慕你呢,你还自卑什么。”(《在澳大利亚法会上讲法》)想到这些法理,我又充满了信心,我相信一切问题都能在大法中得到善解。我自己继续努力向有关部门讲真象,其他同修配合发正念。

随着时间的推移,单位领导的态度缓和了一些,他们提出要我签一份“劳动合同承诺书”,签完就可以上班,但我不同意,我认识到如果这样做,就等于向邪恶妥协。因为我不签承诺书,领导仍旧不准我上班,但我还是坚持天天按时去单位。

在与同修進一步交流时,大家悟到还要深入地向世人讲清真象,于是我将自己修炼大法身心受益的经历写成“公开信”,将信发到各个部门的领导那里,我还读给周围的同事听。单位领导知道后威胁我说:“你再散播法轮功资料,我就对你不客气。”过了几天,国安人员到单位找我,问我那封信是谁帮我写的,在哪里打印的,我说:“当然是我写,这是大法的威力。”国安人员又恐吓我,说要把我的情况汇报到劳教所去。

过了很长时间,单位领导仍旧阻止我上班,我心里感到难受,甚至想放弃,觉得不去上班在家学法炼功轻松多了。但我悟到如果不去上班,正好符合了旧势力的安排,我不能贪图安逸。虽然一到单位就感到压抑,孤独无助,但我记住师父讲的法,“有人说:走在马路上,谁踢我一脚,也没人认识我,这我能做到忍。我说这还不够,将来说不定就在你最怕丢面子的人面前,叫人给你两个嘴巴子,让你丢了丑了,你怎么去对待这个问题,看你能不能忍。”(《转法轮》

单位领导见我仍然不签“承诺书”,又换了新花招,让我以家庭困难为理由写一份“申请书”,这样就可以上班了。当时,好心的同事劝我快写,家人也劝我写。我再次感受到一股强大的压力,但我想到师父的法,我与同修坚持按师父讲的法理去破除旧势力的安排,三番五次去本地信访办、法院、总工会、劳动仲裁等部门中讲清真象,申诉工作情况。海内外的大法弟子这时也打电话给相关的人员讲真象,大大的震慑了邪恶。

几个月过去了,单位领导的态度渐渐改变了,春节前终于补发了我这几个月的工资及奖金,周围的同事也开始改变对我的态度,也更理解大法了。师父讲:“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排除干扰》)我的这段经历,再次证实了大法的威力,我们大法弟子只要坚信师父,坚信大法,做好“学法、发正念、讲真象”三件事,一切都在其中,任何邪恶的迫害都不能得逞。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