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同修陈桂君


【明慧网2005年3月18日】我被四川成都第一看守所非法关押期间,与大法弟子陈桂君有一短暂的接触。

陈桂君,62岁,家住成都市粮食局宿舍,家中六口人中五口都修炼法轮大法,她们经商所得收入都用于救度众生、讲真象中,知道她家情况的由此而了解了大法走進了修炼。

尽管是在黑云压顶的镇压迫害中,陈桂君的一个女儿是江氏迫害修炼者中最早被关進四川资中女子劳教所的大法学员之一,在那座人间地狱中,恶警执行江氏用暴力强迫法轮功学员们放弃信仰,对不服从的人百般折磨,警察叫贩毒犯抓住她的头发从三楼拖到一楼暴打,晚上又拖住双脚拉上三楼,其惨状不堪想象!

不久,陈桂君也被投入这所监狱,她绝食抗议,直到奄奄一息之际,劳教所为开脱罪责,叫当地派出所把人抬出监狱,丢回到她家中。

从九九年迫害开始,陈桂君家中五口人横遭人祸,轮番被抓、关、判刑。零三年,陈桂君处的炼功点多人被抓,她被成都市610办公室恶首非法逼供审讯,说:“陈桂君,你真不简单,能见到我!给你说,见到我吗你的结果就惨了。”

陈桂君被关押到一看守所,她以自己修炼后人格、道德、健康受益的体会讲给监狱的犯人、嫌疑人和所接触的狱警们,讲这场被迫害真象事实,使很多人从被欺骗中清醒过来,给予大法和大法学员道义上的声援,赞颂、敬佩大法弟子为坚持真理而致死不渝的精神。

陈桂君绝食了一个多月,瘦成皮包骨,就见盆骨高耸和一副骨架了,输液已输不進身体了,陈桂君跟我说:输不進液了,它们如果放我回家,我叫丈夫扶我出去讲真象,让被谎言欺骗的生命明白这场迫害,我一天讲一个,一个月就可以救度30个人。然而这场迫害法院是为江氏政权充当打手的,是毫无“法制”的,他们无视她的现状,更无视她的上诉书,强行判九年劳改!

看守所让犯人把陈桂君扶到板凳上靠墙,让犯人喂她豆奶,進行摄像后,明明根本不吃,还在做假,以不可告人的阴谋继续迫害,摄像完毕,用车把陈桂君拉到那个成都臭名远扬的成都青羊区人民医院,专门迫害绝食法轮功学员的魔窟,好多学员死在里面,都是看守所发现因绝食胃已萎缩的,或已输不進液,而又不准放回家的法轮功学员,一个个濒临死亡状态,可一進去,手脚还要用铁链锁在铁床的两手(锁一只手、一只脚)。

青羊区“医院”门外24小时武装警察把守。当我绝食抗议脱离监狱后,才知道陈桂君已被迫害死在青羊区“医院”的魔窟中,死前她丈夫及子女多次送衣物到监狱无人收领,才知道人已死在青羊区“医院”里边了。派出所随便把人拉到温江火化掉,不准亲人去,不给骨灰给亲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