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整体”的一点思考


【明慧网2005年3月19日】今天给吉林江北的一个同修A打电话,她告诉我,我们的一个老年的同修(75岁)被病业拖走了。而在此之前的两个月,这个老年同修在床上躺了两个月。两个月,是一个多么漫长的时间啊,周围的同修有足够的时间去帮助他,看他误在哪里,帮他明白证实法比个人修炼更重要,也许他就不会离去了。但是,这件事情发生之后,当地的一些同修议论纷纷,甚至谈论这位老年同修从前(也许是修炼前)如何的不好。而A在与我谈及此事的时候,也有一种很隐约的比较漠然的心理,就是觉得这样的事情自己不会发生的,自己做得好。

这使我想起吉林另一地区的同修们在某种程度上很注重彼此之间的协作。其中有一个叫小文的,她是把别的同修遇到的事情当做大家的事情。她发现某个同修出现问题,无论是思想被外来的因素侵扰还是身体出现病业,她都会帮助这个陷入不好状况的同修走出来。她有时候觉得自己做不了,就多叫几个同修,大家一起找那个需要帮助的同修,给他念法,发正念,期间发生过各种干扰,有些干扰甚至是非常严重的,但是她能够保持心不动,坚信师父,坚信法,最后真的帮助那些陷入误区的同修走了出来。其中包括一个99年因为迫害发生而掉下去,重新走回来又出现脑血栓重症症状的同修。有时候她下班后要到十多里地以外的地方去帮助某个同修,回不来就住在那里,有时候她希望见到哪个需要帮助的同修,师父就会安排他们见面。而在与她交流之前,我也是一个漠然的人,我曾看到一个刚刚得法的同修陷于病业的困扰和执著,但是我学法不够,一直觉得自己不要犯错误、不要强求他什么,结果没有真正的帮助他。等小文提醒我去帮助那个同修的时候,已经太迟了。尽管我们尽了最大的努力,他最终还是离开了人世。一个大法弟子被旧势力以病业的方式拖走生命,这是非常遗憾的。现在我在想到圆满,就觉得,一个修炼的人,如果不能够圆满就辜负师父的付出,那是多么艰辛的付出和期待,把那么大的责任交给我们……而我也越来越觉得我不是为了某个目标而修炼,也许我修炼的全部意义,就是在任何的情况下按照法去做。一个修炼的人,不能走到圆满的那一步,就是没有维护好法。在此之前,我每想到其他同修,总是在想“我与他们”,我把我自己与别的同修分开来看,有时候進行比较,通常我会觉得自己不好,而某个同修如何如何的好。但是现在我觉得自己应该想的是“我们”,并不要被各种分裂这个整体的思想所钳制。

那位老年同修99年7-20以后進京证实大法,堂堂正正的去,堂堂正正的回来,一个什么警察身份的人甚至亲自把他送出门口,告诉他回去好好炼。他回吉林后几次進派出所,几次正念闯出,派出所的所长也客气的叮嘱他:“好好炼。”他做得非常的好,但是,修炼是严肃的。

原本不想写这篇文字,因为怕制造矛盾或者不协调。但是,不写出来是不负责任,因为去年吉林江北地区还有一个人被抓后邪悟,她邪悟的状态是相信了一个什么教,并开始在当地制造一些不好的言论,而当地的其他同修似乎对此感到无能为力。我只是希望吉林江北地区议论此事的同修能够顾全大局,毕竟我们都是师父的弟子,是一个整体。我们都做好了,这个庞大的整体生命才是佛性无漏的。才可能在现在以至将来的任何时候真正的为宇宙里的一切正的因素负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