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正行征文〗帮助偏僻地区恢复资料点

整体配合 共同提高


【明慧网2005年3月19日】几天前,一同修找到我说:在一个比较邪恶的地区,以前的资料点遭到了邪恶的破坏;新组建的资料点又因人员及技术问题无法解决,也停了快一个月了,给当地讲真象带来很大困难。他简单的说了一下那里的情况后,希望我去帮助解决技术难关,从新恢复资料点正常运转。我很快答应了。 下面是我在帮助恢复资料点的修炼体会。

1) 遇到困难不能绕着走,突破自我、在法上提高

去之前,我的思想波动很大,开始打算找一个技术过硬的男同修A去。A同修家里上有80多岁的老人,下有未满月的孩子。那里的情况不十分了解,有一个家庭问题。在技术上我不如他,心里没底,样样都是一知半解的;在安全上,心里也是七上八下的。通过学法,自己完全静下来,不管那里是什么样的情况,我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为抓紧时间快讲,救度更多众生,不论我走到那里,都应该是正一切不正的;那里的邪恶也一定会自灭,遇到困难不能绕着走,先他后我,突破自我,还是决定自己去一次。

我以前也常去外地,每次都是由外地的同修来接,这么远的地方一个人去还是第一次。这次是一个同修都不认识。联系去的B同修让她的孩子与我一起去,因为孩子认识当地的同修,有亲戚在当地。

我们一大一小乘坐10个小时车来到当地。 当到了那个地区后,我了解到:那里的学员是二个年近60岁的同修,最高文化上过三年学,电脑知识一窍不通,技术上基本上是找常人来帮忙。在此情况下,两位老同修全凭正信正念,克服种种困难,建起一资料点,供600-700同修的新经文及明慧周刊,还有真象资料,在这种严酷的条件与环境下运作了近半年。这个协调人老同修慈悲、祥和、宽容、总是笑呵呵的,是外地流离失所到这个地方的。这个地区在他的协调下,一个个的小资料点又悄然而起。

这位老同修就象一面镜子一样,照到我的很多的不足之处。在教他电脑知识时,我有时表现的急躁。他总是那样笑呵呵的、不急不躁,真让人感动,只有大法弟子才能做得到的。 在建点、做资料的事情上,我总是觉得就是一些年轻的男同修也不如自己有经验,自以为是,比上不足、比下有余了。然而,通过这次之行,让我倍感惭愧。 原打算第二天返回来,这样就多住了一天。

2) 排除干扰, 在同修的帮助下攻克技术难关

刚到那里,干扰也是很大的,我们坐10个小时左右的车,晚上10左右到达,我晕车了,头晕、恶心、想吐。外面很冷,同修把火炕烧的得热,我对火炕不习惯,一夜几乎没睡。上午到资料点就开始干了一天,晚上发完6:00点的正念后,我头痛得厉害,又是恶心、又想吐。…… 我不停的发正念。后来,我喊了师父,求师父帮我。一夜只躺了三个多小时。早四点多钟起来,头也不痛了,还炼了静功。

在技术上遇到的第一个问题就是常人给装的系统,重启和死机,有好多东西我们是用不上的,安全措施都没有安装。老同修(协调人)说:电脑是去年装的,比较新的。我就用克隆系统,从新装了系统。事后才发现,他们的两台电脑是从网吧淘汰下来的电脑,很旧,我没遇到过,也无法解决这些旧电脑的技术问题。马上打电话请教A同修,在他的帮助下,用了近一天的时间,装好了一台机器。

我对老同修進行了技术培训,这又一次震撼了我。我的电脑知识是一点一点积累起来的,也大都是我在遇到问题时,A同修用电话教会我的。一个问题,我都是多次给A同修打电话请教。而老同修在十几个小时的时间里把上网下载等等基本技术都学会了,并且掌握了那么多的电脑知识。这也不是一般人能做得到的,体现了大法弟子是超常的,大法弟子坚信师父、坚信大法,真是无所不能。

我第一次去,顺利而归。 因没有与那里同修讲清安全的注意事项,我10天以后又去了第二次。第一次去时我心态不稳,头脑里总冒出不好的念头,所以干扰冲着我的心来了,头疼,恶心。这次心放平了,一切正常。老同修接到我,把我送到点上,就走了。只有我自己在那个房间里面,心里感到一种冷漠的感觉。不管多晚都要学法、炼功、发正念然后在睡觉。我照常四点多钟起床炼功学法,没有一点的疲劳感。

我第三次到那里时,老同修去点上把另一台电脑与手提电脑搬来,这样一共三台电脑了。同修给修好的电脑,仍然是重启机。本想就一台电脑需要修,一天的时间应该是没问题。三天过去了,还没有弄好,我给家里打了电话,孩子说:妈妈我只吃了二顿饱饭,你快回来吧。我说明天回去。我以为同修都给装完了,不需要再装什么了,所以没带工具,只好从一个硬盘导到另一个硬盘上,导来导去就糊涂了,二台电脑全部停了。我又打电话请A同修帮助。A同修说:把二台都拿回来,给他们换新的吧;家里也很忙,别在那里浪费时间了。此时,已是晚10点多钟了。如果拿回去,把两台电脑卖掉,买新的需要4000元,这两台电脑连1000元也不值,左右衡量,不能拿回去。我坐下来想一想自己哪里不对劲了,每次来都是还没等下车就想回家,没有真正的认识到我们是一个整体,在那里都一样,不急不躁才对。

这些年来已经习惯于每遇到问题时,先就是背“论语”,使自己的心静下来。当背到“说白了电脑再发达也无法和人脑相比,而人脑在当前依然是研究不透的谜。”师父的话让我鼓起勇气,又一次把电脑拿到桌子上,把机器上所有可以拆下的部件全部拆下来,从新装了一遍。然后,又从新装了系统,最后成功了。弄好这台电脑,信心也大增,那台也一定能修好。虽然这台更旧,在下半夜2点多钟时我终于把这台也装好了。此时我双手合十。轻声的说:“谢谢师父” 。没有师父,我是不可能把这两台电脑装好,装装系统,软件我还行。这样从新拆装还是第一次,在我来说,可以说是一大奇迹。

3) 在整体配合、共同提高中找到自己不足和去该去的执著

通过这4次去外地,为讲真象,救度世人,同修之间互相默契配合,没有很多言语表达,更显偏僻山区人的纯朴善良,从中我体会到“做到是修”尤为重要。也认识到自己总是邋邋遢遢的、做事不认真的缺点,耽误了一些宝贵的时间。每次我都是想快点做,好回家,不管是白天还是黑夜,只管做我该做的。最后一次晚上11点左右到了那里,马上开始工作了,每天都是后半夜才睡觉,老同修也每天都陪着到后半夜,连续10多天每天只睡二、三个小时的觉。

和我第一次去的小同修,在5岁时妈妈被绑架,非法判了二年的劳教,爸爸在他6岁时又因做资料被非法判了十年监禁,他很瘦小,看上去象一个没上学的孩子一样。我开玩笑说:看你又瘦又小,咱们两差不多,你就给我当儿子吧!孩子聪明的眨眨眼睛笑着说:那我就给你当一次儿子吧!在车上近10个小时的颠簸,他不叫苦,很懂事。他本应该在家等着去看被非法关押的爸爸,可是为了送我,他放弃了见爸爸的机会,小弟子的心里装着法,他心里明白和我去做的事是多么重要!

第三次去,车到站已经是午夜零点30分了,车上、车下的人都走没了,我一手提着主机、一手提着一箱光盘,站在大雪中没有看到接站的同修。十分钟后,一个车主过来说:没有人来接你呀,你住店吧。我说:行。心想大半夜的别给同修打电话了,还是住下明天再做打算吧。就这样想着走着,走到店门口突然一下,滑了一下,马上觉得自己不该住店。我不应该这样看同修,这样看太狭隘了。这时店主叫我快進去,我笑着说:“我哥一定会来接我的,我不想住了。”我很快返回原地。来时B同修把当地F同修家的电话给我了,我给F同修打了电话,告诉他我所在位置,一会儿同修就到了,原来F同修接错地方了。与此同时,B同修也给F同修打来电话问我到了吗。我感到羞愧,遇到问题首先想的是个人如何方便,根本没站在同修的角度去想问题。

上了“的士”我一句话也没说,一直发着正念。山路颠簸不平,下车已经是午夜1点多钟了。我把电脑接上,此时已是清晨2点多了。我与F家里的四个同修说:你们都去睡觉吧,不好意思打扰大家,影响你们休息。我上网下载了大法书,开始学法。早4多点钟我和衣而卧,忽然听到炼功音乐声,我赶快起来和F同修的妻子在一起炼动功,真好像回到了99年7.20以前炼功场面一样。 早上,老同修突然出现在我面前,我平和的说:“你怎么不去接我呀!” “我不知道你来呀!不是说不来了吗?”他回答说,我有点笑不出来了,是我错怪其他同修了。又一次深刻的教训! 同修的包容真的让我很惭愧的。

其实这一切非常顺利的進行,都来源于大法的威力,同修整体配合协调得好,有不足时及时互相弥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