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父亲明真象而退出邪党的经过


【明慧网2005年3月19日】99年7.20事件的发生,我心中很明白大法在遭受迫害,不管媒体如何宣传我都在要求自己不放弃大法的修炼。当时人们到处在议论法轮大法是“×教”时,我却从来没有勇气讲明真象承担起护法责任。从那后就一直是躲在家里带修不修的。《转法轮》要半年才读完一遍,直至2004年11月的一天,妈妈在路上收到大法弟子在街上发的真象影像光碟和资料,当我看完真象影碟才觉醒这场迫害的险恶远远超出我想象,我与同修比起来是那么的渺小自私,我也要做一个精進坚定的大法弟子,我立即开始在做讲真象、发正念、学法的三件事。

我从家走了出来,向人们讲清天安门“伪火事件”和大法已洪传全世界的真象,人们基本上都能接受和明白,但在向人们说明要“声明退出中共党团队”的过程中,碰到很多不成功的事例,我在不断找自身的原因同时也发现《九评》能起关键的引导作用,往往不接受的原因是因为他们没有很好的读完《九评》。因为,我父亲就是认真读完《九评》后退出邪党的。

我父亲是自愿加入中共党的老共产党员,几十年来在邪党组织的灌输下满腹邪党的理论,他的世界观就是所谓“唯物”的,一直顽强坚信宇宙是没有神的存在。尽管他已经了解中共迫害法轮功的真象,但他还是一直申明“信仰自由,你们信我不信。”一次我拿《九评》给他看,父亲开始沉思这个邪党在历史中所有的表现,和歪风邪气的现状,给予了《九评》揭露的肯定。这样,我们有了一次共同话题的交流机会。

不久后“大纪元”网站开辟“退出共产党”的专栏,我将消息透露给父亲,他并不理解发表声明有什么意义。再加上不信神,所以解除兽印的谈话就更难让他接受。我开始在找父亲的问题出在哪。原来他一直始终不相信精神和物质是同一性,讲“医生打开人的脑颅没说有看见精神是什么,宇航员飞到了太空也没有看见神”。

找到关键问题后,我就慢慢开始向父亲讲起《转法轮》中的提起的史前文化、植物的实验、再结合生活中的事例说明精神和物质是同一性的。我并相关提及邪党思想的放下也就是拒绝自身邪恶物质侵入和驱除。

看着父亲渐渐认可后,我和他谈起声明退党,他很严肃地对我说:“这是我的权利,容我再考虑一下。”那晚,我发正念替父亲清理共产邪灵因素,第二天下午父亲给了我他的化名,同意我代他声明退出中共邪党。就这样一位老共产党员退出了邪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