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党经历


【明慧网2005年3月4日】前一段时间,老是感觉身体不适,疲倦、困顿。整点发正念也没停下,可是就是突破不了这个状态。也学法,也发正念,看到本地区另外空间层层共产邪灵的因素,弥漫了层层空间,控制着世人,也消除不了,感觉压力很大,活动范围越来越小,也没了大法弟子的感觉。

在此之前,也出了一些事,却一直没有悟透。结果是我的房间里不再有任何关于法轮功的纸,现在悟到其中有为我下一步的路做准备的因素。(不怕邪恶来查)。于是上明慧网,看看能不能找到问题所在。隐约感到是退党的问题。我先前在大纪元声明退党,那时才几千人,也是因为自己感觉状态不好,逼的。后来师父发表了退团声明,心里开始沾沾自喜。见到网上有同修提到上交退党声明,觉得太难了,等一等看一看吧,等到大家都退了,我再退也不迟。结果老是身体状态不佳。在先前我也曾想,为什么我是大法弟子,还成了党员?现在要清算共产党了,我怎么是党员呢?难道我一直在走旧势力安排的路吗?这几天我一直在清理我的范围中恶党的东西。

后来看到3月1日明慧网一位同修交流自己退党的心路历程,很受鼓舞,感到这一步必须要走出来。特别是师父说的:“有些人修炼他觉得难很大,其实并不大。你越觉得它大的时候,它就变得越高大,你就越小。你要不在意,不把他放在心上,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有师在,有法在,怕什么?不管它!一放下的时候,你发现难就变小了,你就变大了,你一步就过去了,那个难变得什么也不是了,保证是这样的。”(《在悉尼讲法》)给了我走出来的信心。

于是,马上开始写退党声明,一开始不知道怎么写,想:这也是救度被毒害了的世人的一种方式,就按世人能接受的内容写吧,但还是要体现出我的视角,我的观察点,这样写对方比较容易接受,也不至很容易联想到很敏感的问题。就从我身边发生的一些事写起,写完后,又修改了一下,想可能会有很多人看,就用硬一些的纸吧。写的过程中背上开始一阵阵发热,后来全身都发热。想,第二天就送上去。那位同修被迫学了一天,感觉不适赶紧写退党声明,经受了教训,那我就得做得更好。我们这里正准备组织洗脑,还没有开始,正好抓紧时间先交上去,拒绝学习共产邪教的东西。这也是一直困扰着我的问题,你表面上是党员,要让你学,你学还是不学?不许你请假,不许你不学,你怎么办?看来解决问题的办法就是上交退党声明,反正我退党了,我就不学,邪恶也没什么借口了。

第二天清晨,天气阴,但不冷,上班后,天上飘起了小小的雪花,脑中想起《洪吟(二)》中的一句:“连天雪雨神佛泪”。感觉到自己很高大,神清气爽。与单位另一位同修(也是党员)交流了一下退党的看法,告诉他我今天就要把退党声明交上去。然后不停的发正念,天一会儿晴了,太阳出来了,我看到一团团的乌云在天空散开。中午,我又针对更上一级写了一份退党声明,因为当时我入党是更上一级定下的(他说发展我入党阻力很大,因为这是99年以后的事,99年时我由于人心太重而邪悟,走了很大一段弯路,在师尊的点悟和同修的帮助下,下决心从新修炼,又从新走上了修炼的路)。当然,这些人都从我这些年的表现中已经明白了法轮功的真象。

中午12点,我针对要做的事集中发正念。并算好时间,决定下午一上班就分别交上去,发正念让这两个人在办公室里等着。下午上班后,也有一些小干扰,排除后,我就决定去交。天又有些阴,脑子中也时不时的出现一些干扰的想法,我背诵着师父的经文“你有怕 它就抓……”,我什么都不想,我就是要交。骑车走在路上,感觉前面有团团东西在阻挡我前進,骑车都费力,又好象什么东西层层包围着我。发正念,消除干扰。走到三分之二的路程,忽然轻松了,头脑也清醒了,那些东西都不见了。

我锁好车子,堂堂正正的敲门進了办公室,说“×××,我要找你谈谈,谈我现在对‘党’的认识”,一坐下,我就对着他发正念,对方还以为我要把“恶党”吹一番呢,说了几句,我交了退党声明,对方接过认真的看了,然后开始讲受了毒害后的“党文化”的那一套,说这次运动也是“清党”的什么什么,还欺骗我说对你负责等等。我冲着他加强发正念,一会儿,他不说了,说这事我不管,找下一级吧。反正我的目地就是交退党声明,交上就完了。现在这个阶段我也不能让他知道我的真实情况。回来后紧接着交到本单位,谈了几句,由于比较熟悉,都比较信任,他也认真的看了我写的退党声明。

我知道其党的邪恶,不去想什么批不批准,我一定要这样走,才能避免被邪教的洗脑迫害

完成后,感觉浑身轻松,身上去了一大块黑色的物质,去掉了一个沉重的枷锁,这个枷锁控制着你,让你在常人中为它表现好,让你按照它想的去做,所作所为都是为了维护它的存在。

不再受邪教的控制,工作起来特别的顺,感觉整个环境都变了,周围的人好象都变了。悟到原来这种安排也是神慈悲世人哪(包括所谓的“保先”运动等等,宇宙的垃圾正在集中,往一起扫,彻底清理,你不想出来,还没那么坏,也要把你赶出来,以免落个悲惨的下场),大法弟子就必须要走出这一步,要为还能救度的“党员”开出一条求生之路。要想让他们自己走出来,太难了,平常人的一思一念里都是“党文化”的那一套,因为从小到大生活在这个环境中,处处灌输的都是这个,党员就更不用说了,就需要大法弟子去讲清真象,破除邪恶,救度世人。

关键是另外空间的变化是巨大的,周围的空间一下子变得清亮起来,整个形势好象都变了。回想一下,这一步可真难,真要放下生死才能走过来,也就是生死的考验,上一次没走好,交了白卷,愧对师父的苦度,感谢师父又给我了这次机会,“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洪吟(二)》)背后的一切,都是师父在做,我们只是做出了人这的表现。后另外空间的邪恶开始疯狂反扑,表面上它抓不到什么把柄,就不停的干扰我的思想,给我思想中施加压力。的确是,周围的一切人,谁的脑子里没有“党文化”的影子?简直到处都是,密密麻麻。看到网上急需交流退党体会,昨天就想写,干扰很大,找不到思路,今天上网看到正法的紧迫,今天再写,写的过程中清除了大量的邪恶干扰,写出来,希望能对同修有所帮助,写完后感觉压力没那么大了,对《向世间转轮》有了更深的理解,只要相信师父,相信大法,就一定能走好,希望表面上还是“党员”的同修,堂堂正正的走出来,这是正法形势的需要,也是救度世人的需要,世人都在指望着你。

个人所见,不妥之处,敬请同修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