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对一些“退党”常见问题的回答


【明慧网2005年3月19日】在同家人和常人朋友谈到“九评”及“退党”时,也遇到他们提出了一些迷惑不解的问题。经由各种反馈渠道,将这些具有代表性的问题综合归纳起来。本人结合自己所在层次的理解,试着给出了一个简短的回答,在此只是想抛砖引玉,希望大家共同参与,从不同角度,针对不同背景的人给予回答,让更多的人清醒的认识到“九评”及“退党”于他们自身的重大意义,清除兽的印记,从而使更多的众生得救。下面是相关问题及回答:

问:既然长期不交党费,早已跟共产党扯不上关系,为何还需要发表声明退出共产党或是退团?

答:不交或交不了党费有些可能是客观条件造成的,发表声明则是主动表明,表达个人意愿,性质大不一样。何况,“涓涓细流,汇成江河”,千万个人共同发出的声音才是最强音,才更具震慑力。

问:退党?我们没有必要搞政治吧?

答:俗话说:“惹不起还躲不起吗?”我不想跟你共产党及其相关政治组织再沾有什么边儿,离你远点儿,还不行吗?这恰恰说明了我们不是在搞政治嘛!再有,当初入党入团不说是搞政治,怎么一退就成了搞政治了呢?

问:尽管目前在网路上退党人数逐渐升高,但是似乎没有在国内造成任何影响和反响啊,我也没听周遭的人说起这件事?

答:海内外退党人数急剧攀升是事实。在中国没听说可不等于没产生影响。比如去年关于萨斯病的情况,中共当局一直掩盖,但一旦暴露出来,举世震惊,才知道影响面有多大。退党人士中绝大多数来自大陆,这已经说明反响巨大了,掩盖、压制、阻止信息流通是中共的一贯行径,尤其这次戳到了它的要害,它当然要想方设法的阻止人们了解这方面的信息。但捂是捂不住的,随着更多人退党,人们很快都会知道的。你如果多留心,多打听,也会发现更多消息的。

问:只不过是发表声明退党,对共产体制会有冲击吗?

答:共产党在社会上存在的形式是由党员组成的。当绝大多数人都发表声明退出的时候,共产党不就名存实亡了吗?!到最后彻底走向解体就成了必然的了。而且这是最有效,最平稳的方式,对人们和社会不产生任何伤害。

问:共产党一向主张科学,反邪教,为何说共产党是邪教,从哪些地方看?

答:共产党实质上是打着科学的旗号反科学。科学要求实事求是,可中共的历史就是一部“假大空”和“假恶暴”的历史。共产党自己给邪教下了个定义,有几点,每一点都是给自己量身打造的,例如:教主崇拜(共产党的历次造神运动,对毛泽东的疯狂崇拜等);敛财(共产党是最大的贪污群体);教义、精神控制(已少有人再信的共产主义思想);组织严密(从中央到街道办事处,从党员到少先队员),只能進不能出;社会危害(历次运动对国家和百姓所造成的灾难性打击)等。所以共产党才是赤裸裸的邪教。

问:共产党是一种思想、政治体制,怎么会是邪灵呢,那不就成了一种邪恶的生命体吗,真奇怪?

答:“九评”中描述了邪灵的特征,共产党庞大的体制深入到社会的每一个细胞,控制操纵着社会和百姓的衣食住行甚至思想心灵;它榨取百姓的血汗以养活它,并叫你无条件的服从它,否则就消灭你。它比具体的生命更可怕,自它产生以来,扼杀了多少无辜的生命,甚至自己的党徒,说它是邪灵,不足为怪!它的本性就是邪恶。

问:退党意味不爱国?

答:首先党和国家不是一回事。美国人常说一句话:“我们爱美国,但不爱美国政府”。国家是人民的,政府只是服务于人民的一个行政机构。而中共政府不仅不为人民好好服务,还一直在奴役、压榨、残害中国人民,为所欲为。退出恶党,把国家和政府归还给人民,这正是爱国的举动。

问:我在政府单位工作,看到九评后很想退党,但是要真的退出党,那我就没法活了,怎么生存啊,而且单位要求要缴党费的。

答:首先是我们老百姓养活了党,而不是党给了我们饭吃。退掉这个党,扔掉这个破包袱,除去这个吸血虫,我们会活得更好!在目前情况下,可以智慧的退党,例如用假名,小名,笔名等发表声明都是可以的。如果环境所迫不得不交党费,就权当是被恶党骗取了吧。

问:目前中国政府都是党员所组合而成,号召退党会不会造成国家不稳定?

答:不会的。退党是人们认清共产党邪恶本质后的正义之举。人们退了党,可他们还会做他们的社会本职工作,各个职能部门不会发生任何混乱,只是人们都从心理和形式上摆脱了共产邪灵。一切只会更好。

问:现在共产党治理得很好,老百姓的生活比以前好多了,没有必要退党。

答:如果不是共产党几十年给中国带来的灾难,老百姓现在会过的更好。中国有悠久的历史,人杰地灵,完全可以发展的更好。但是在共产党无穷无尽的反复斗争中,延误了国家的发展。共产党为了维持它的统治,也做了一些改革来发展经济,以避免灭亡的命运。可是它采取的是“杀鸡取卵”的方式,虽然现在有些人的物质生活比以前好了(其实大多数人仍活得很苦),但世风日下,道德沦丧,由此带来的后患无穷。而且现在共产党比以前更腐败堕落,把国有资产通通纳入贪官污吏的腰包,百姓的生活比以前任何时候都隐藏着更大的危机!所以摆脱这个恶党太有必要了。

问:人权和言论自由跟我没有太大的关系,也对我没什么影响,现在我只关心经济民生问题。

答:如果不是来自自由国家的国际舆论的谴责,老百姓还不会知道萨斯病曾在中国的惨重危害。能说这个言论自由跟民生没有关系吗?中共江氏集团投入了国民收入的四分之一用于镇压善良的法轮功,这不是经济问题吗?随意挥霍百姓的血汗钱,每个人难道不都是受害者之一吗?连“真善忍”都要打倒,岂不是“假恶暴”横行,这样的环境会对你没有影响吗?近亿的修炼人(加上家属该有几亿人)的人权都没法保证,可见共产党根本不关心人民的经济民生问题。所以人权和言论自由是经济民生问题的保障,不可分割的。

问:共产党再怎么不好,但毕竟它对我有养育之恩啊,要脱离共产党,实在难以割舍。

答:还是那句话,是百姓的乳汁和血汗养活了共产党,它应该感谢我们的养育之恩。对共产党的感情是其多年用党文化给人们灌输洗脑造成的,欺骗剥削压迫了我们还叫我们感恩,这正是共产党的无耻流氓嘴脸。难道长了恶性肿瘤,就因为是长在自己身上而舍不得割掉吗?

问:共产党没有不好,无论是三反五反文革等,只不过是时代的局限,以及党员们做错事,最终共产党不都将他们平反,还给那些受害者清白了吗?

答:“1949年之后,中共暴力残害的中国人,数目竟然超过之前近三十年的战争时期。”(《九评共产党》)。这不是党员们做错事,是共产党的本性所致。纵观共产党统治中国的这几十年,同样的悲剧以不同形式反复上演,从无间断。这是在犯罪,是对中国人民欠下的血债。如果只是平个反就可以一笔勾销,那跟杀人犯口头认个错就可以既往不咎有什么两样?可能么?中国老百姓在血腥暴力统治下被迫养成的麻木、软弱与缄默,其实助长了中共的邪恶本性,使得惨剧一再发生。如今法轮功学员不惧中共强暴,以和平理性的方式拒绝迫害,实为全中国人之楷模,是中国光明未来的希望。

问:换了一个党,还不都是这批人在做,是换汤不换药。

答:历史上的确有过这种现象,但这一次人都相信是换汤又换药。退出共产党是人们认清其邪恶本质后的正义之举,是人性善良一面的展现。共产党所灌输给人们的是“假恶暴”,摧毁着人们的道德本质。摆脱了它,会有人真正的道德回归,社会安定风气的好转,无论是谁做,人心和道德才是一个美好社会的真正保障。

问:你们说那些高层的共产党员是最了解共产党的流氓本质的,那为什么他们还这么效忠共产党呢?

答:高层的共产党员的确更了解共产党的流氓本质,但是他们也同样长期受党文化的洗脑和欺骗。他们一方面是既得利益者,另一方面也更了解共产党的残忍,因而不得不保持与这个恶党一致,以免随时被其抛弃和残害,这样的例子已经很多了。他们所谓的 “效忠”其实是为了保全自己的既得利益,但他们也知道中共灭亡是迟早的事,所以很多高官早将巨额财产转移国外,也为自己和家人准备好了后路。

问:虽然我觉得共产党不大好,但我相信它会改变,事实证明它也一直改变,在现今民主潮流下,共产党比起以前要好的多了,要给它成长的空间,我觉得如果搞到要退党就太激烈了。

答:共产党不管怎么变,其暴力独裁欺骗的邪恶本质不会改变,那是它生存的基础。虽然它竭力粉饰自己,但看看它的真实情况:政治犯,良心犯全球第一,还有独具特色的“网上长城”(指网络监控)等。有人说,现在言论自由多了,可以公开骂×××领导人,真的是吗?文革时期,如果你到大街上喊一声“国民党万岁!”可能会因此而送命,可在21世纪的今天,就因为在公开场合喊一声“法轮大法好”,就被拘押劳教,甚至迫害致死,这是進步了吗?如果给予“恶性毒瘤”成长的空间和时间,那最后倒霉的只能是病人自己。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