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归之路


【明慧网二零零五年三月二日】从小就常常问自己:“为什么要当人?自己的人生目标是什么?”但苦思无解,直到我看了《转法轮》这本书,我才突然知道。哦!!原来我生活在这世上,是要来得法,要跟师父一起回家、返本归真的,从得法之后,我觉得我的人生才真正的开始,一条金色大道从此展开。

告别了困扰已久的过敏性鼻炎,真正体悟到师父说的无病一身轻的感觉,真叫重生。记得刚得法在看《转法轮》时,发生了很不可思议的事,就是在白天发生的事情,到晚上要看书,一翻书的那一页就在讲,每天都一样,当时觉得世上怎会有这样的事呢!就这样我再也离不开这本“天书”。

我是在1999年9月21日得法,也就是台湾921地震那天,我永远记得这天,天摇地动,而我的心也在这天被震撼了起来。刚开始得法时,同修拿了一些“法轮大法在台湾”的资料给我看,同时也看到中共迫害法轮功学员。当晚,我睡不着觉,不能接受这么好的功法竟然被如此镇压。第二天,决定去夹报,请同修跟报社夹了5000份资料,然后我跟先生和小孩到公司及家里附近都塞了真象资料,希望更多人知道真象。不能让“法轮大法”受到这种不白之冤,从此我们一家人就走上了证实法之路。

有一年板桥举办运动大会,法轮功学员应邀去表演,那一次就几乎在运动场门口,但计程车来回了3、4次就是找不到地点,后来我们决定无论如何一定要找到,结果终于找到了,但迟到了,大家队伍都排好了,这时同修就请我们站到第一排,拿横幅。那天我们表演时,风雨交加,但不管风多强、雨多大,邪恶哪能挡得住我们那颗护法的心呢!

后来在参加剑潭交流时,同修谈了出国的经验,心中燃起了也要出国去证实法的想法,接着我就参加2000年7月华盛顿DC法会,去到了国外还有一颗玩心,想难得出来一次,正在看地图可以顺便去哪里玩,同修马上给我一棒喝,“现在是正法时期,怎么还想玩呢?”什么是正法?这个名词在我心中从此有了不同的定义。当时也不知道师父会来,但在前一天我梦见师父,眼泪忍不住直流而下,好像亲生的父亲一样,无限思念。第二天见到慈悲伟大的师父,百感交集,久久不能自已,心中下了一个决心,一定要跟好师父,作好每件师父交代的事,才不枉师父慈悲苦度。

正法开天辟地的展开,生活也有了前所未有的转变,但师父就是知道弟子心里在想什么,师父说常人的生活要维持好,要做好自己的工作,这也是证实法的一部分,到了后来,我才知道这有多重要!2001年工作上,公司要升我为高阶主管,当时想,那我不就会变得非常忙碌吗?不就没时间证实法吗?可是又想起师父说的话。所以,我接下了这职务。师父帮弟子安排的路一定是最好的,师父后来在《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中说:“除了新学员外,师父从九九年七.二○以后,就没有给你们制造过任何个人修炼的关,因为你们的个人修炼全面转向到救度众生、证实大法上来了。”是的!一路走来真的是这样的!

接下这看起来不太容易的工作,自己也没把握,但师父让我找到了一位很棒的秘书,帮我处理了内部所有的事情,而业务的工作我只花了以前1/3的时间,就完成了我所有的责任额。四年来,工作的绩效都在水平之上,我顺利的演好公司这高阶主管的角色,但另一方面却多了2/3的时间可以学法、讲真象、出国,做任何我要做的事,这真是当初想都没想到的。回想起来,真心感谢师父帮我安排的这条坦荡的大道。而我眼睛一张开就想着法,无时无刻,而那种温暖、幸福的感觉,是前所未有的。

这些年来,我出国有20~30次,远到欧洲、美洲,近到香港、韩国……大约绕了世界好几圈,每当跟同修一起完成一次次的证实大法活动,觉得总是那么神圣,已忘了多少次的触动,多少次的惊叹!

以下想跟大家分享我的一些讲清真象的心得。

* 香港讲真象:

曾到香港讲真象多次,当我看到那一车一车可贵的中国人,在看到我们真象展板时,他们由不敢看到渴望看,到震惊,到掉下眼泪,原来真象对他们来说太重要了。记得我第一次到香港讲真象,我本来只跟2、3个在黄埔公园等车的人讲,后来围了十几个,最后围了数十个听我讲真象,而得了真象后,每个都好感谢,那一幕幕,清晰在眼前。

* 网路讲真象:

在得法前我是个超级电脑白痴,非常抗拒电脑,连传个信、打个文件都必须请秘书处理,自己真是打从心里不喜欢电脑,也觉得一定学不会。但在三年前,同修去美国回来,交流了网路的重要,我在三个不同地方,听到网路的重要,我知道这不是偶然,我决定了,要用网路讲清真象,就这样学起了电脑,当我下了决心,有一天,同修小孩在上网聊天,请她教我,而我竟然只学了五分钟就学会了,晚上回家聊了三个多小时,没几天就可一次跟十几个人聊天,以前,以为很难的信件发送,竟然没人教就会了,是大法开启了我的智慧。

聊过了无数个晨昏黑夜,记得有一次一位小男生,在网吧跟我聊过后,请我十分钟后打电话给他,十分钟后我打给他,他很喘的回答:“姐,我从网吧跑回来,跑得好快,就等着接你这通电话。”自己被震撼了,真的无数的众生、无数的生命正在等着我们,若我们没作好,他们不见了,怎么办?

* 机场讲真象:

我曾经跟我们桃园同修一同在机场讲真象,大约快两年的时间,每次看到可贵的中国人,看到我们闪闪发亮的横幅,我就觉得这个使命很重要。曾经一整团来台湾的表演者抢着要真象CD。有一次,一位中国大陆的导游还帮我发CD,他们整团的旅客有人不敢拿,她跟他们说这是台湾没关系的。有一段时间,因为横幅大小问题没协调好,也出现了一些干扰,一次一位航警走过来,本来以为他要干扰我,结果是请我去跟另外一位女航警聊天,她本来很凶,后来跟她讲清真象后也理解我们,我常常觉得只要我们心态纯正,师父会帮助我们的。

* 纽约曼哈顿讲真象:

2004年9月份去了曼哈顿回来,从去到回来短短不到十天,就觉得曼哈顿的人有很明显的转变,而这些大法弟子无怨无悔、不求代价的风尘仆仆,又岂是常人所能理解。谢谢师父带我们回家,能与师尊同行,是弟子今生最大的荣幸。师父谢谢您!很多关我过的不是很好,但我会更加努力的。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