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温江公安局、城西派出所不法人员对罗英的迫害


【明慧网2005年3月20日】在过去几年里,四川温江县公安局、各派出所对罗英无数次的非常野蛮的非法抓捕、酷刑折磨,给她和她家人带来无数次的痛苦,难以言表。不法人员曾经把罗英踢到活麻(皮肤接触后立即红肿、奇痒、疼痛无比)丛里,踢来踢去,长达半个多小时。

罗英,女,60岁,于1997年底幸得大法。得法后,一直坚持每天清晨到温江公园参加集体炼功,身心深深受益。随着不断的修炼,她对师对法越来越坚如磐石。罗英和丈夫都从疾病的痛苦中解脱出来,丈夫给国家节约了一大笔医药费。难道这种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的好功法不应该宣扬他吗?不应该坚持他吗?

2000年3月19日,因在公园里20多人集体炼功,罗英被当地派出所(柳成派出所)非法拘留15天,紧接着又被劫持到温江看守所刑拘30天。

2000年5月罗英去北京护法,在天安门广场被非法抓捕,在成都驻京办被冯警官双手铐上,从北京非法押回温江拘留所,所长陈碧晴用牙刷撬她的嘴,撬掉两颗牙齿,鲜血直流,15天后放回家。

2000年7月18日,罗英正在煮午饭,派出所罗某一行7、8个人,无任何手续闯入她家,强行抄家后,又将她强拖上汽车,带到城西派出所,双手铐在椅子上,不给吃饭,下午送到乡政府(踏水镇)内。晚上不法人员放诬蔑法轮功的录音,强迫她看诽谤法轮功的录像,不许睡觉;白天强行晒大太阳,跑步,又强行让罗英和另二位功友双手举水泥块。三天三夜就这样折磨她们三人。

罗英仍坚持不写保证书,不法人员把她踢到两米多高的老活麻林里。这活麻也叫草麻,全身长满了刺,叶子上都长了大针那样粗细的刺,一接触皮肤后,皮肤立即红肿、奇痒、疼痛无比。不法人员在活麻丛中把罗英踢来踢去,长达半个多小时。因是大暑天,他们怕热,又将她拉出来,割一大把活麻,向她的脸上、手上、脚上反复抽打,把衣服掀开打身上,直至全身红肿才作罢;晚上硬逼她跪炭渣、瓦渣一个多小时。整整非法关押了罗英11天,不给饭吃,让自己找吃的。罗英不断的让自己坚定,不怕任何苦难。

回家后罗英又坚持学法炼功,向民众讲真象、洪法。2001年1月,在路上给行人讲她个人炼功后身心受益的情况,被一恶警看见了,立即被绑架到派出所(天府派出所)。恶人们将她吊背铐在楼梯上,并用脚踢手铐。虽然疼痛难忍,罗英也一声没吭。下午6点后,不法人员把她关在了留置室,第二天又去抄了她的家。两天后,派出所又将她送到了温江看守所非法关押35天。

2001年3月,罗英回简阳老家探亲,和姐姐在赶集的路上向老朋友讲真象,被家乡派出两个恶警强行带到派出所,强行搜去她300元钱,及她姐姐600元钱,然后就去抄她弟弟的家,把姐弟三个人在简阳看守所关押了30天,紧接着又将她由简阳马号街看守所转到铁路桥看守所,关押了50天,她弟弟被非法关押30天。

2001年6月某日下午,罗英在乡镇(和盛镇)某一功友家互相交流修炼情况。派出所5、6个恶警强行把几个功友抓到派出所,用皮带抽打她全身,强行按在地上,按在椅背上毒打她们,当晚绑架到温江拘留所,非法拘留15天。

回家后罗英照样学法炼功。2001年7月19日晚,在墙上喷“法轮大法好”标语,被派出所恶警发现后,强行把她铐到派出所(城西派出所)。罗英强烈抗议派出恶警执法犯法、一再侵犯人权。他们20多个人强行抄她的家,又要强行关押她。罗英坚决不配合他们,跑出派出所在外居住了三天。

2001年8月24日上午10点过,正在家里做午饭,城西派出所恶人又突然闯入罗英的家,一行5、6个人将她双手背后铐上,一直铐到下午6点钟,因抄家没抄到任何东西才放了她。

2001年10月5日晚11点,罗英正准备睡觉,城西派出所一行几人又敲开了她家门,抄到了大法书后强拉她到拘留所,次日10点过后才放回家。

2001年11月30日中午,罗英刚煮好饭,还没来得及吃,派出所一行4人又把她强拖到派出所,下午5点过后又送到温江县拘留所非法关押2天,后又送到温江看守所。罗英一直抗议他们一而再再而三的侵犯人身自由权,从抓她当天起拒绝吃饭、喝水,几天后身体虚弱,4天后被送温江县医院输液,她仍然绝食抗议。她女儿来向他们要人,5日被放回家了。回家后她坚持学法、炼功,身体很快恢复了。

2002年8月5日晚,城西派出所6、7个人开两辆车,在罗英回家的路上拦劫她,又到她家抄走了大法书和资料,又非法关押她40天。

2003年8月21日下午,罗英刚洗了澡,恶警们又再次闯入她家,他们是温江县公安一科和城西派出所的,一行7、8个人抄家,抢走了她的录音机、磁带等,并把她绑架。因她拒绝照相,一恶警用拖鞋打她的脸、嘴。罗英又被非法关押15天。